繁华

【IE】相识如梦,相守成真(上)

  ☆《相识一场,如梦一场》续篇☆


  各位,你们要的续来了,你们说的话我都有记在心里,特意写的《相识一场,如梦一场》的续,本来只想写一个两三千字的,可是发现写着写着就超纲了~因为续篇的话就不是如梦一场了,而是梦想成真了,所以改了名字~

  《相识一场,如梦一场》请自戳赏阅:

  () () () (剖析



  易柏辰从长沙回到上海总部,一切又要重新熟悉,毕竟每个地方的办事风格不一样,易柏辰就这样忙碌了半年。这次回来,他直接升任了市场部总监,各种应酬也更多了。

  这天,易柏辰开完会刚走出会议室就收到一个消息,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长沙的同事发来的,说是在他长沙以前的办公室的柜子里发现了一包东西,问是不是他的,并发来了一张照片。

  易柏辰往下划拉信息,一张照片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有些愣神,这是一个黑色塑料袋,同时为了查看是不是有用的已经被打开了,纸手袋里装的是一块手表,一个项链戒指,易柏辰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按灭了手机屏幕。

  那一天还那么清晰,他中午才从长沙回到上海,却在路上看到马振桓和陈向熙抱在一起,于是他头也不回的又坐飞机回到长沙,他知道,他和马振桓彻底的结束了。回到长沙已经很晚了,他独自一人公寓里静坐了很久,直到对面最后一盏灯熄灭的时候他才缓缓抬起手,将手腕上的手表取下来,拉开衬衣,将里面贴身戴的项链戒指取下来,做完这些像是抽干了他身上的血一样。他走到窗户面前,想将手里的东西从17楼扔下去,可是,试了几次,他都不能放手,差一点掉下去了他还死死的拽住,这一段感情,他倾注了所有,他知道,以后他不可能那样深的爱一个人了。易柏辰收回了手,抱着东西靠着墙慢慢的滑下去了,他舍不得!

  可是,他不得不放手,他也要继续生活,留着这些东西就是留着念想,他想绝了自己的念想,于是大半夜里,他拿了车钥匙,随手在玄关处拿了个垃圾口袋,准备将东西扔到他再也找不回来的地方。

  那一晚,易柏辰开着车在长沙的街头晃悠了很久,直到天已经泛白他才回到家里,他没有把东西随便丢到哪个地方,他还是做不到,在上班的时候他都没有想好怎么处理,随手就放在公司的柜子里锁起来了。

  后来,他的刻意忘记,直到有了新恋情,而现在突然看到,易柏辰有些慌乱。

  来来往往的同事看着立在门口的新任总监,有些奇怪,易柏辰回了大家一个笑,要大家好好工作后就进了办公室。

  易柏辰想了很久,最后给同事回了信息,说是自己的东西,请他帮忙寄过来。易柏辰在回地址的时候顿了顿,最后回的是公司的地址。

  没过两天快递就到了,当被助理告知签收快递的时候,易柏辰一抬眼便看到了送快递的人,竟然是陈向熙。

  易柏辰一瞬间有些慌张,随即一想,自己究竟在怕什么,易柏辰自嘲的笑了笑。

  易柏辰认识陈向熙,但是陈向熙却不认识易柏辰,易柏辰签字之后,陈向熙礼貌的笑了笑,拿着单子就要离开,易柏辰拿着包裹心情复杂的看着陈向熙的背影,最后在即将拐出去的时候易柏辰叫住了他。

  “陈向熙!”

  陈向熙条件反射的回头,想着又觉得很奇怪,他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

  易柏辰点点头走了过去,陈向熙眼里充满了疑惑,问:“先生,您认识我吗?”陈向熙看着对方走过来,想了想,自己服务这个区没多久啊,也不认识这人啊。

  易柏辰走过来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有些恼自己,他刚才脑子里居然是想问他和马振桓很幸福吧,想想有些尴尬,于是拿着包裹示意了一下,“谢谢你。”意思是谢谢他送来的快递。

  陈向熙还是觉得奇怪,多看几眼,恍惚觉得这人有点面熟,陈向熙也说不清楚。

  易柏辰转身就要回办公室,陈向熙也转身按了电梯,在电梯门上看着自己的脸,突然之间想起了三年前他在电视台门口等了马振桓几次都看到一个男人去接马振桓,而这人就是……他!

  陈向熙转头看着那人的背影,只一秒就消失在视线里,他内心苦笑,拿着单子一看,易柏辰三个字写得很潇洒。

  时间仿佛回到了曾经的那个晚上,办公室的人都下班了,夜幕降临,易柏辰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拿了一杯红酒,笔直的站在窗边,看着路灯亮了,遥望远处的住宅区也亮起了一盏盏的灯,哪里是他的家呢?

  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在桌子上震动的从桌子中间跳到了靠在电脑旁的黑色塑料袋旁边,一遍又一遍,可惜易柏辰就是没有听见。

  过了好久,易柏辰才回过神来,酒已经被自己喝了半瓶了。他放下酒杯,这时手机又响了,易柏辰拿起一看,10个未接电话,都是赵俊飞打来的,他还没来得急接对方就挂了,他刚想回过去,对方又打来了。

  “你有这么忙吗?易柏辰,这是我给你打的第11个电话!”对方已经是用吼的了。

  “不好意思,还在办公室,刚才忙别的事儿了,没听到,对不起!”

  对方没再说什么,立马就挂了,易柏辰长呼了一口气,瞥见桌上的黑色袋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上了。

  因为喝了酒没开车,易柏辰打车回去的,回去之后,对方明显还在气头上,一根一根的抽着烟,眼睛从易柏辰进门就一直盯着他,直到把视线转移到了他的手上。

  易柏辰走进之后,对方皱着眉,吐了口烟,脸色难看的问:“你喝酒了?”

  易柏辰点点头,对他说:“你也抽太多了,少抽点吧。”

  对方反而笑了,“怎么?你是女人了吗,还闻不了烟味了?”

  易柏辰知道他今天有点反常,也不再多说,转身想要进卧室,那人站起来吼道:“你说你在忙,在办公室里忙着喝酒?易柏辰,你什么意思?你回到上海半年就忙了半年,公司离了你就不活了吗?”

  易柏辰知道,他这段时间确实因为忙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这是他无法反驳的,只能低低说一句:“对不起,差不多要忙完了。”

评论(1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