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九章)

第二百六十九章  齐蹇重逢


  蹇宾在采石场待了几天,终于摸清楚了路线,在一个夜里,他和姜芍在守卫轮流值守的交班之际,正要从一处坎坡逃出去,可是他们正要行动的时候被人拉住了,姜芍吓得差点叫出声,那男人一把捂住了姜芍的嘴,“别叫。”

  姜芍心都在嗓子眼儿了,听到之后才机械的回头一看,这人就是第一天给她窝头的男人。

  姜芍又看了看蹇宾,蹇宾瞪着那个男人,刻意压低声音说:“你要去告发我们?”

  那个男人说:“你们别着急,我不会告发你们,我只是想跟你们一起逃出去。”

  其实男人也观察了很久,只是一直都不敢行动,因为一旦失败了,他们肯定会没命的,所以他迟迟没有行动。但是,当他看到蹇宾和姜芍两人都开始要逃走了,这才下定决心,干脆跟着一起逃走。

  蹇宾心中是不乐意的,人越多越容易打草惊蛇,看着男人一会儿,他勉强同意了,可是谁知这个男人只是个头,他还要带着十几个人一起逃。

  蹇宾看着面前一张张带着点希翼的脸,终是不忍,罢了罢了,就带上吧,况且他不带上他们,自己肯定也不能脱身的。

  两个体力好的男人先在前面带路,后面是蹇宾,还有几个人盯梢,后面是几个体力好的男人断后,看他们这样有秩序,看来是之前就计划好的,蹇宾倒是放心了些。

  这一行人摸黑前进,刚刚爬上坎坡的时候,有人滚了下去,这一下子就惊动了守卫。

  “有人逃跑了!追!”

  “快追!”

  蹇宾一听不妙,加紧往上爬,先爬上去的人一个个的拉起后面的人,蹇宾被拉起来之后再拉起姜芍,守卫已经追过来了,蹇宾急得双手攥紧袖子,然后走到边上,和男人一起将爬上来的人拉上来,然后对那个男人说:“我们得赶紧走,守卫追过来了!”

  还在拉着人的男人看了看下面的人,还有两个在很下面的位置,而守卫已经追到下面了,确实来不及了,于是也站起来对大家表示,先逃跑,跑出这个山头再说。

  天开始亮了,他们要赶紧跑,可是人太多,目标太大,大家自动的把蹇宾当成了领头人,都跟着他,蹇宾心中焦急,后面的守卫已经追上来了,蹇宾边跑边看四周,这里一马平川,哪里是藏身的地方?

  后面有追兵,前方无躲藏,蹇宾望着上天心想:难道上天真的要亡我吗?

  追兵越来越近了,他们躲藏不了,蹇宾突然停下来,形神坚定的对大家说:“后面的守卫有十多个,他们手中有武器,而我们没有,这里毫无藏身之处,大家逃不掉的,只有对抗,好在我们已经跑了一段距离,后面他们想有援军支援已是难事,所以大家不如搏一把!”

  终于逃出来的大家自然是死也不愿意再回去,大家自跟着蹇宾逃出来,就对蹇宾生出了信任,见蹇宾这样说,大家都振奋道:“对,我们要对抗!就算是死,我们也不要再回去了!”

  蹇宾长呼一口气,郑重的点点头,他本是一国之君,看着这群百姓眼神期盼的看着自己,蹇宾心中的责任升腾,他环视了一圈儿,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好!我们一起团结起来,没有刀剑,我们就用石头作为武器,这一仗,是一场硬仗!你们怕吗?”

  “不怕!”

  “我们不怕!”

  一声声坚定的回答震荡在空旷的戈壁。

  蹇宾将大家全部聚集起来,简单的给大家说了一下战术,然后每个人都搬来好几块石头,逃不了,那么就硬上把!

  守军追上来了,还没等守军停下来,大家就开始掷石块,石块如箭一般的飞过,守军猝不及防的躲避,趁着守军躲避之时,另一部分人从侧面扔石块儿,只要守军被砸倒,他们就冲上前,用石块儿砸守军的脑袋,然后再抢夺对方的武器。

  但是还是有好几个人被守军刺中,抢到武器的人作为主力,和对方拼杀,不管的有人倒下,后面的人继续冲山谷,双方陷入胶着。

  姜芍扔了一块石头没砸到守军,倒是被脚下的石块儿绊倒,守军冲上来,眼看守军的剑就要刺向姜芍,正在和人拼命的蹇宾一个旋踢,将敌人踢倒之后猛的扑向即将靠近姜芍的守军,守军被蹇宾扑倒,而被蹇宾踢到的守军刚爬起来,正拿着剑砍向蹇宾。

  姜芍看到了,但是蹇宾和那人抱作一团,早已滚到理她较远的地方,她急得大喊了一声:“公子小心!”

  话音刚落,蹇宾偏头看见了那个举着剑正要刺向自己的守军,可是且不说他没有武器阻挡,就是现在脱身都难,他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挣开桎梏自己的守军,然而刀风已在耳边响起,刀刃甚至晃了他的眼睛,他真的要葬身在此地吗?

  但是,天不亡我!

  在守卫举刀落下的瞬间,一把剑远远掷过来,硬是将守军的刀打偏了,还未等人反应过来,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从马上一跃而起,拔起千胜,一剑解决了两个守卫。

  周明和陈敖也下了马,一脚踢飞了一个守卫,而姜芍立马爬起来就去拉蹇宾,蹇宾在千胜出现的刹那就看到了齐之侃,他手里还握着石块,正在割被自己扑倒的守卫的脖子,这个守卫已死,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爬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他?

  姜芍拉不动蹇宾,焦急的问:“公子?你受伤了?”

  蹇宾随手往自己脸上抹了抹,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他不敢见小齐,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手上全是血,这一抹被自己抹到了脸上,看起来甚为可怕。

  姜芍有点慌张,“公子,你……”

  蹇宾对她摇摇头,在姜芍的搀扶下站起来,只是背对着齐之侃,自己这个样子,不如不见!

  齐之侃解决完了所有的守卫,那些百姓都跪下来给齐之侃磕头,“谢谢大侠救命之恩!”

  “谢谢大侠救命之恩!”

  齐之侃只是点点头,没有什么表情,周明上前问:“你们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那个领头的男人把自己如何被抓来采石场的,如何逃出来的都说了,“都是那位小哥带着我们逃出来的。”说着指了指人群后面的蹇宾,蹇宾侧着身子躬着头,并没有看向这边。

  周明笑道:“现在你们逃出来了,就赶紧散去吧,别一会儿又被官兵追上了。”

  大家点点头离开了,然而齐之侃却像被定住了一样,他心脏抽搐,一步一步的朝蹇宾走去。

  越来越近……

  蹇宾开始后退,他想逃!

  此时,人群散去,空旷的戈壁安静下来,连心跳的声音都能听见。

  齐之侃站在离蹇宾两三步的距离,伸出手,在半空,已是在发抖,他颤抖的喊了一声:“阿蹇……”

  逃不掉了,就面对吧!

  蹇宾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眼里已是决然,他抬起头,看不出面貌的脸又被沾染上血迹,但是那双眼睛,还是齐之侃最熟悉的双眸。

  蹇宾想出声,可是发现自己好像失声了,喉咙颤动了半晌,都没发出一个音节。

  然而,泪已经先滴下来……

  齐之侃上前一把将蹇宾抱在怀里,时间好像停止了,停在了这一刻,蹇宾就这么直愣愣的被齐之侃抱着。

  说都没有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周明和陈敖也认出了蹇宾,周明也忍不住抖了抖手,陈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了然的点点头。姜芍见过齐之侃,只是站在一旁。

  最后,两人什么都没说,甚至谁都没有说一句话,齐之侃将蹇宾抱上马,几个人又朝前方前行。

  不需要语言,大家都知道该去往哪里。

  行过一处水塘的时候,齐之侃停下来,先下马的齐之侃本想抱蹇宾下马,但是蹇宾已经自己跳下马,并没有理会齐之侃伸出的手。

  蹇宾走到水塘旁边,掬水洗了洗脸,齐之侃撕下一片衣角,在水塘边润了润,本想给蹇宾擦拭的手被蹇宾躲开了,他直接拿过衣布擦了擦脸。

  齐之侃看了看蹇宾,转过身对周明等人说:“你们守着些,王上要沐浴。”

  蹇宾惊讶的抬头看着齐之侃,齐之侃只说:“这水塘的水已经晒暖了些,阿蹇就先洗洗吧。”他知道蹇宾是多么的爱干净,现在肯定很难受,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蹇宾这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蹇宾摇摇头,按压着自己的双手,齐之侃握住蹇宾的手,“要我服侍你吗?”

  蹇宾再次摇摇头,拉开齐之侃的手,自顾自的站起来,“你背过身去。”齐之侃毅然转身。

  蹇宾解了衣带,下到水塘边,他真的很久没有这么洗过澡了,洗好之后,一转身,齐之侃依然背着自己,但是手里拿着干净的衣服,蹇宾拿过,自己穿上了。

  暂时休息了一下,吃了些干粮,齐之侃一直看着蹇宾,那眼神就像是不看着他,阿蹇就会消失一样。

  周明有很多话想问,想说,但是现在的气氛也问不出口,蹇宾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一路上只有必要才会说几个字,其他时候都默不作声。


(齐蹇重遇达成!差点要了我的老命!累死我了!真的是超累人!之前删掉了完整的一章,这磨了两天才写出来新的,这一章三千字,超额超额!不过也是删删减减的~齐蹇重逢之后呢,这一篇回国之路也就结束了,下面即将开启新的篇章,名叫重掌政权!是的,你们没看错,饼饼要重掌政权了,不会再受苦了!齐蹇一起夺权打天下吧!)


评论(4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