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临时监护人(四)

  第二天一大早,马振桓很早就起来了,睡了一觉起来觉得好了很多,浑身都轻松了,收拾了一下穿着运动服就去跑步了。等马振桓运动了一个小时之后回来,易恩还没有起来,马振桓把早餐放在桌子上也没管易恩,自己先吃了。

  易恩顶着个鸡窝起来就看到马振桓捧着个电脑斜靠在沙发上,别说,穿着休闲装这么闲适的靠在沙发上,阳光洒在那人身上,还真是……好看!

  易恩去洗漱之后就拖拉着身子去餐桌吃早饭,这期间安静得只有马振桓敲击键盘的声音和易恩咀嚼的声音。

  快到午饭的时候,马振桓出门了,易恩以为他出去买饭,可是一想为什么不叫外卖啊,这才明白这人是出去留他一个人在家了。易恩拾掇了一下,和朋友约好碰面的地方也出门了。

  半下午,还在健身房的马振桓接到电话,是易恩打来的,说要他去医院接他。

  马振桓这周份的健身还没结束,没好语气的说:“你咋啦?腿断了?不能走路了?”别怪马振桓没好语气,第一是他健身还没完,第二是他和易恩第一天见面就结下梁子了。

  易恩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受伤了,腿没断,手断了,你是我在上海的唯一亲人,你不能不管我!”

  马振桓一听骨折,也有些心惊,刚才只是调侃,可真没想到他受伤了,“你在哪家医院?”

  电话那头的易恩拿下手机问护士,然后才说:“仁和医院,你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你待在那儿别动,我一会儿就来。”

  挂了电话后,易恩就靠在椅子上独自感伤,本来是准备去朋友打工的水吧打工的,和朋友吃了午饭两人骑单车到处逛逛,谁知道他骑着骑着突出路上冒出只小奶猫,急忙躲避之间与小车撞到了,幸好对方及时刹车,不然他这条小命就算交代在这里了。看着吊着的手臂,真的是幸好只是手臂骨折了。

  手臂处理好之后小车司机急着开会付了医药费就走了,给了他电话,说是后续医药费他会承担,算是负责人的人了。本来朋友要送他回家的,但是之前就知道朋友一会儿要上班也就把他赶走了,这才给马振桓打电话。

  马振桓赶到的时候,易恩都在长椅上睡了一觉了。马振桓看了看他包着的手臂,问:“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易恩用还完好的左手伸伸懒腰:“被车撞了一下而已。”

  马振桓惊讶道:“被车撞了还而已?这是出车祸了吧,肇事者呢?做过检查没?还有其他地方受伤吗?”

  马振桓拉着易恩上下左右看了看,很担心的问东问西的。易恩却咧嘴笑得欢,还特别欠打的说:“这还不是你咒我的?”

  马振桓气不打一处来,他严肃的说:“我不想跟你开玩笑,你给我老实点儿,说,怎么回事儿?”

  易恩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马振桓听后点点头,心里其实有点惊吓,也没再说什么,把易恩领回家了。

  开车到了一个商场,马振桓把车停好,对易恩说:“你在车里待会儿,我去买点东西。”

  易恩无聊的说:“我也去!”

  马振桓解了安全带,头都没抬的说:“不行,这是周末,商场人多,你手臂受伤不方便,要是被到处跑的小孩子撞到了不好。”

  易恩小可怜的嘟着嘴巴,眼巴巴的看着下车的马振桓,“哥,哥,带上我嘛。”

  马振桓看不过去,“行吧,别给我到处跑。”

  两人直接去到地下超市,马振桓基本也是一周逛一次超市,在路上的时候他就在想这孩子手受伤骨折了不能不管他吧,于是想着同事说受伤要多补补啊,要喝家里熬的骨头汤之类的,他也不忍心不管他,这亲戚远是远了点儿,到底还是自家老妈交代的。

  可是马振桓没有做过饭啊,只能随意的买点菜菜肉肉,易恩倒是听话的一直跟在马振桓的屁股后面。不过两人这身高颜值一路上倒是引来不少人的侧目,尤其是两人还形影不离。

  马振桓买了猪大骨,买了点牛肉什么的,最后停在一大片绿油油的蔬菜面前。

  这些蔬菜马振桓是一个都不认识,觉得都差不多,他拿起一把芥菜的时候,易恩从后面伸出一个头,“这个好吃,多买点儿。”

  马振桓偏头瞪了他一眼,“你会做?”

  易恩立马站出来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手,“我没手!”

  马振桓没怼他,还是把菜放下在购物车里,又拿了好几种蔬菜。

  这期间易恩一直喋喋不休的,这个菜不新鲜,这个菜不好吃,嫌弃东嫌弃西的,最后马振桓把菜放下,很不爽的看着他,“我刚才还有点同情你,现在觉得你被撞得挺轻的,怎么不把你脑子一块儿给撞了。”

  易恩连忙摇头:“别别别,那样你得像护工一样在医院照顾我,我于心不忍。”

  最后买了些水果两人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们的学霸马振桓就开始在网上搜做饭的方法,看来看去觉得做饭是真麻烦,还要计量,很多东西他都没买,只能囫囵的做做。

  易恩开始还假惺惺的去厨房问他需要帮忙吗,马振桓斜着眼睛看了看他的手,“你有手吗?”

  易恩挑挑眉,于是心安理得的去客厅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不一会儿就听到锅碗碰撞的声音,易恩没理会,一会儿又传来马振桓各种嘀咕的声音。

  易恩爬起来又贴在厨房门口,“哥,您真没做过饭啊?”

  马振桓慌忙之中回道:“是啊,我又不是厨师。”

  易恩仰天叹了一口气,“那今晚我估计要饿肚子了。”

  过了一个小时,饭菜终于上桌了,很一大碗猪骨汤,真的就是纯猪骨汤,倒是白花花的,上面放了点葱段,或许马振桓想的是放葱花的。然后炒芥菜,焉不拉几的,还有一个牛肉,易恩实在看不出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马振桓像是累死了一样,瘫坐在沙发上,对易恩说:“你先吃吧,我歇会儿。”

  易恩嘴角抽搐了一下,脚步僵硬,他很勉强的坐下来,因为右手受伤了,只能用左右颤颤巍巍的拿起筷子,这饭菜看起来最保险的估计就是这碗饭了,易恩挑起几粒饭放在嘴里,干硬没熟,显然是水少了。

  然后看了看,骨头汤或许没有危险,于是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骨头汤喝了一口,易恩立马吐在了饭碗里。

  “马振桓,你是故意的吧?你想害死我啊,你说你是不是拿我当试验品?”

  马振桓眼睛转了换,他做的饭他自己都不敢尝试,他的确是拿易恩当试验品,不过却装作无辜的说:“怎么了?不好吃?我因为太急了,也没尝,但是我按照网上说的做的,应该还好吧。”

  易恩伸出勺子:“那你喝一口,你就知道你的水平了,来啊!”

  马振桓讪笑两声,“是太淡了吗?”

  易恩咬牙切齿的说:“淡你个头,你去尝尝海水的味道就知道你是什么水平了!”

  马振桓有些不好意思,“算了,我也没经验,不好吃就算了,还是叫外卖吧。”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一时脑子发热自己都没做过饭想着要给这小子炖骨头汤。

  看着马振桓的表情,易恩也没再抱怨了,最后还硬着头皮把芥菜和牛肉都尝了一口,硬生生吞下去了,希望自己不会食物中毒。

  两人最后还是叫的外卖。


(最近看世界杯真的看得我生气气!!支持谁谁回家!!不过lofter改版之后是不是限流了?上一个阅读量真的是“感人”,虽然我本来也就没什么热度,摊手~所以我想知道是因为限流了还是因为真的没人看了?给我点心心啊~)


评论(3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