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临时监护人(三)

  马振桓只喝了一碗粥就停下了,易恩还在往嘴里塞包子,别说这包子还真好吃,全部都被易恩吃了,毕竟还在长身体嘛。

  易恩终于心满意足的停下筷子的时候,抬头就看到马振桓双手抱胸冷着脸盯着自己。

  “吃好了?”

  易恩抬手擦了擦嘴,还打了嗝的说:“还成。”

  马振桓继续说:“易柏辰是吧?”

  易恩撇撇嘴说:“是,昨天就已经认过亲了,怎么,您老健忘症啊。”

  马振桓哼笑一声,“错!我的记性很好,即使是喝醉了,我腿上和腰上的瘀伤是你踢的吧。”他早上起来头还痛着,但是另一个地方却碰一下就痛得要命,一照镜子发现侧腰青紫了一大块。

  “我……”易恩没想到这人记性是真好,但是别只记住自己踢他啊,他可是给人伺候了好一阵儿呢,“我承认我踢你了,但是那是因为你吐我身上了,我那是自卫!”

  马振桓呵笑一声:“呵,自卫?这笔账,我记下了!”

  易恩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啊,好,先不说这个,我后来还帮你洗澡来着,把你伺候的好好的,不然你今天醒来不是舒服的躺在床上,而是缩在地上好吧。”

  马振桓皱皱眉头,不悦道:“所以这就是你把我脱光的理由?”

  易恩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喂,姓马的,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醉成烂泥,我帮你洗澡,不脱衣服怎么洗?”

  易恩声音很大,马振桓耳朵生疼,伸出手摆了摆,“算了,这事儿就算了……”

  “算了个屁,你要给我道谢!”

  马振桓宿醉本来就还难受,被吼着更难受,“你今天吃的早饭就是我给你的道谢。”

  易恩瞪着马振桓,这是什么理儿啊?

  马振桓不等易恩说话,继续说:“听着,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同住,虽然你是我表弟,但是我们隔得很远,也从未见过,相当于陌生人,你是学生,还未成年,我受你妈妈所托,你在上海这段时间住在我这里,我算是有责任照顾你,算是临时监护人,但是我要工作,你也不是三岁小孩,白天你自由,晚上必须回来睡觉。家里不用你打扫,但是你不能弄脏,你弄脏的你自己要收拾,我基本不在家里吃饭,所以你自己的吃饭问题自己解决。”

  易恩小声嘀咕:“这算什么监护人啊。”

  马振桓没心思理他,宿醉让他还是不舒服,反正话已经说清楚了,他起身去门前的柜子上拿了把钥匙递给易恩:“这是钥匙,你自己拿好,以后就不用在门口当门神了。”

  说完马振桓就回自己房间了,走到转角对易恩说:“我买的饭,你收拾碗。”说完转身回屋了。易恩在后面对他做了个鬼脸。

  易恩是真实的感受到寄人篱下的滋味了,不情不愿的收拾了桌子之后给哥们儿打电话,哥们儿今天休息,刚好可以约,中午太阳烈,两人约好半下午的时候碰面。

  马振桓其实胃一直难受着,吃了药还是觉得难受,昨晚确实喝太多了,他不喜欢喝酒,但是工作需要,他也没办法,这个项目他一定要拿下来,现在还好些,他刚回国那一阵儿真的很不能理解中国的酒桌礼仪,只是觉得那些当官的是真能喝,看来都是练出来的。

  虽然才吃过饭没多久,但是到中午的时候易恩还是饿了,那个人进房间之后就没出来过,易恩也不去讨没趣,自己点了外卖,除了喝水上厕所,易恩就一直窝在沙发上打游戏,这个游戏他氪金也不少,现在等级算是很高的了,他今天要再次冲关,一打也是昏天暗地的,直到哥们儿打电话来才看到太阳都要落山了。

  易恩这才关了游戏,伸了个懒腰,收拾着准备出门,可是说也奇怪,这个人居然一直都没有出来过?

  易恩想了想还是敲了敲那人的房门,至少自己出门跟人说一声为好。

  易恩敲了半天也没反应,摸着门把一拧门就开了,屋里也没人,易恩喊了声:“马振桓?”

  卧室里的卫生间传来马桶抽水的声音,马振桓开门出来,脚步虚浮,脸色惨白惨白的,易恩在他脸上瞧了瞧,只见马振桓还在滴汗。

  易恩问:“你咋啦?”

  马振桓没理易恩,直接想要躺床上去,易恩看着马振桓说:“喂,你是不是生病了?生病就去医院。”

  “我没力气……”

  最后易恩回绝了哥们儿的约见,带着马振桓下楼随便拦了辆出租车去了附近的医院。

  经过各种检查,是急性肠胃炎,因为脱水严重,打了点滴,易恩就在医院里看着马振桓打点滴,马振桓随便翻看医院的杂志,易恩就在一旁打游戏。

  天黑了,易恩去附近买吃的,临走之前还是好心的问马振桓要吃什么,马振桓摇了摇头,他现在是真的什么都吃不下。

  不过最后易恩还是顺便给他买了碗稀饭,马振桓磨蹭了一会儿才吃,看着马振桓脸色稍微好些,易恩又开始管不住嘴了。

  “马振桓,今天某人好像说自己是监护人哈,怎么昨晚是我在照顾你,今晚还是我在照顾你,我们身份是不是反了?”

  马振桓喝了稀饭,瞟了眼快要见底的挂瓶,然后优雅的用纸巾擦了擦嘴才说:“某人昨天踢了我几脚,现在照顾我不是应该的吗。”

  易恩不满的说:“我说你怎么这么记仇啊。”

  马振桓边放碗边说:“我腰上的伤还在呢,啊,如果你真的那么不满意,要不你明天生病,我勉为其难的照顾你。”

  易恩狠狠的把筷子丢在碗里,“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我送你来医院,你却咒我生病啊。”

  马振桓笑笑说:“不然呢?难不成还指望我以身相许?”

  易恩这下笑了,“我倒是想,如果是个大美女的话,年龄大点儿我也不介意,可惜你是个男的,本大爷不要!”

  马振桓回道:“大美女还看不上你,小屁孩儿!”

  易恩这次彻底放下碗,站起来抬头挺胸的说:“看不上?我风度翩翩,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貌若潘安,我在我们学校那可是万人迷,追我的人能绕地球一圈儿,看不上我,开什么玩笑!”

  马振桓毫不客气的说:“不吹牛你能死。”

  易恩还想说怼回去,护士小姐就来收瓶儿了,最后也没找到机会怼回去。

  两人回到家里又是晚上10点了,两人都累了,囫囵收拾了洗了澡就各自睡下了。


评论(3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