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九十六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暗中怂恿


  宋安隆率军镇压起义军,却按住此头,翘起彼头,起义军没有镇压住,反而成燎原之势,让蹇宾甚为恼怒。

  在一处茶亭里,仲堃仪探探寻寻的走进来,茶亭里屋出来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

  “客官,您是暂歇呢,还是吃点什么的?”

  仲堃仪打探了一下这个年轻人才问:“这位小哥,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个叫佐与的人?”

  这个年轻人好奇的回道:“是我的父亲,你找他何事?”

  仲堃仪再次打量了这个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佐孝,你认识我的父亲?”

  仲堃仪意味深长的说:“不认识,但是有人认识。”说着走上茶亭:“把你们的招牌菜端来吧。”

  仲堃仪坐了一会儿,佐与回来了,他挑着一捆柴,佐孝上前给他卸下来,“父亲,有人找你。”说着用眼神指了指仲堃仪的方向。

  佐与奇怪,走进来看到端坐的仲堃仪,这里别无二人,但是自己也不认识这人啊。

  佐与试探的问道:“敢问先生是?”

  仲堃仪闻言站起来,对佐与行了一礼,“在下仲堃仪,打扰!”

  佐与不明白,但是还是回了一礼,“先生请坐。”佐与也坐下来,“我与先生素未谋面,不知道先生找我有何事?”

  仲堃仪拿出了一块璜,放在桌子上,佐与拿过一看,惊异的看着仲堃仪,仲堃仪看似淡定的喝着茶,但是眼睛一直盯着佐与。

  仲堃仪放下茶杯,笑着说:“看你的神色,仲某没有找错人。”

  佐与急忙放下这块璜,“我不懂先生的意思。”

  仲堃仪收了璜说:“此物是开阳王佐奕之物,他告诉我一个故事,您的祖父乃钧天国的太子启冉,您的祖母则是当时的开阳国公主佐辛,仲某说的没错吧。”

  佐与一听,腾地一下站起来,语气急切的说:“老夫不知道先生所言之事,还请先生离开。”

  仲堃仪却不在意,优哉游哉的说:“我可以帮你重夺钧天,你愿不愿意?”

  佐与表示:“我不懂,老夫只是个砍柴的,在这里张罗了一个茶亭罢了,还请先生明白。”

  佐与态度坚决,但是躲在后面的佐孝倒是听到了,仲堃仪走后,佐孝追了出去,“先生!先生请留步!”

  仲堃仪笑了,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先生,恕我冒犯,刚才无意听到您和我父亲说的话,我想问,这是真的吗?”

  仲堃仪回道:“这当然是真的,你父亲手里也有一块璜,合在一起就是曾经钧天太子的信物。”

  佐孝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样的身份,自己的父亲也从来没告诉过他,他有些激动,原来他不是一个无名小卒,自己竟然是钧天皇室后裔!父亲老了,不想干一番大事业,可是自己还年轻啊,他早就想出去闯荡了,就是被父亲逼着在这里烧水煮茶,他一直都不乐意。

  佐孝眼神期盼的说:“那既然如此,先生觉得我如何?”

  仲堃仪笑着说:“小哥目光炯炯,志气高满,一看就不是平常之人,不愧是冉太子的后人。”

  佐孝殷切的抓着仲堃仪的手说:“那让我跟你走吧。”

  就这样,仲堃仪又找到了从中兴风作浪的玛法,他到处拾掇原天璇、原天权和原天枢的旧世族,那些世族本就对蹇宾收了自己的财富和权利表示不满,被仲堃仪这么一怂恿,都准备跟上起义的步伐。

  而那些被贪官压迫的百姓也纷纷拿起武器站起来反抗,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仲堃仪在百姓中广布一个传言,就是钧天国冉太子的后人站出来了,要带领大家讨伐蹇宾,复国钧天。

  这样一来,本来还在看风向的百姓都开始起来闹事了,没过多久就聚集了一大群起义军,从各个地方窜涌而上,打的旗帜都是复启伐蹇,拥护冉太子后人。其实冉太子后人长什么样大家都不知道,只是这不重要,重要的反抗,尤其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反抗。

  宋安隆上报蹇宾,起义军声势浩大,自己已经难以为继,请求支援。蹇宾看了奏报,再看看各郡县报上来的信息,才知道事情竟然发展到这样的局面。

  但是这倒让他想起了曾经逃亡之时,在昱照山下遇到的那个老妇人,她就是冉太子之妃,佐辛公主。蹇宾想起了那个老妇人对自己说的话,自己那个时候本打算回国之后就将老妇人接回,可惜这一忙,就忙了十年,他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关于蹇宾想要亲自出征的消息,齐之侃还是从蹇容哪里得知的,听到消息的齐之侃急急忙忙的赶往咸池宫。

  蹇宾今儿倒是有闲情的拿出了琴闲弹,听着琴音,齐之侃却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第一次听蹇宾弹琴是在这王宫里,第二次是自己央求蹇宾弹奏,也是在这王宫了,而第三次却是在天枢的王宫,那时候的蹇宾不是天玑王,而自己也不是齐之侃。

  蹇宾一直在逃避那段经历,殊不知齐之侃也在逃避那段经历,他一想到自己曾经那么的伤害过蹇宾,即使是失忆,他也不能原谅自己,绝对不能!这些年,两人都刻意的忽视那段经历,反而成了两人心中的一根刺,这根刺在蹇宾心里成了心疾,正悄然的夺取蹇宾的生命。

  琴声戛然而止,齐之侃踏了进来,低低的唤了声:“阿蹇。”

  蹇宾悄悄的将手藏在袖子里,但是还是被齐之侃看到了,齐之侃瞬移到蹇宾身边,拉起蹇宾的手一看,手指沁血,是被琴弦划破的。

  齐之侃抓着蹇宾的手在嘴里啄了啄,然后撕下衣角给蹇宾包扎,“阿蹇怎的如此不小心。”一如以前一样的小心翼翼,两人什么都没变,却又什么都变了。

  蹇宾弯了弯嘴角,“大概是心烦吧。”

  齐之侃顿了顿,看着蹇宾,“阿蹇,我听公主说,你想要南下亲征?”

  蹇宾收了手,理了理袖子,云淡风轻的说:“是啊,是有这个想法。”

  “不可以!”

  一声大喝,倒是吓到了蹇宾,齐之侃从来没在他面前这么大声的说过话,蹇宾委委屈屈的说:“小齐,你以前从来不反对我的!”

  齐之侃心疼,也自知刚才的语气太硬了,他复又抓着蹇宾的手,软语道:“阿蹇,对不起,我……我只是不放心,阿蹇现在身体不好,这亲征之路太遥远,关于起义军的事情我正想与你商量,我决定南下和宋将军会合,一起镇压起义军,阿蹇就不要操心了。”


(蹇宾逃亡时遇到的老妪伏笔现在挖出来了,这可是为农民起义添了很重要的一笔,这直接给了农民起义一面旗帜。佐孝的年龄我算了半天,完全没问题。仲堃仪也出来了,大家还记得吧,钧天四国,除了齐蹇,也就剩下仲堃仪了,我可一直没忘记这个让天玑粮食减了六成的人呢。今天我会多更……大家跟我一起倒计时吧~)


评论(1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