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九十三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  规划钧天


  第二日,齐之侃对蹇宾说让御医给他瞧瞧身体,蹇宾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说,御医再怎么看也就是这样。

  果不其然,孔御医带着几个御医过来,每人都瞧了瞧,都是一个答案:心疾!

  齐之侃不懂这个心疾是个什么病,其实御医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心病加上劳累堆积而成的一个疾病,而且蹇宾已经出现幻觉,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了,御医们也是束手无策。

  蹇宾早就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若无其事的继续看自己的古籍,完全不理会齐之侃揪着几个御医询问病情。

  等御医走了,齐之侃神情低落的走过来,“阿蹇,御医都说你这病是忧思成疾,阿蹇还是多多休息吧。”

  蹇宾摇着头,“现在天玑刚刚大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不然合在一起很快还会再分散,这么多年了,天玑已经打不起仗了,百姓也消耗不起了。”是啊,天玑一直都在打仗,百姓已经无力承担了。

  齐之侃表情凝重,他知道蹇宾是如何也放不下天玑的,本来以为钧天大统之后,蹇宾会放松一些,可是齐之侃不懂治国,天下大统,上位者只会更忙更累。

  蹇宾也无心力理会齐之侃的情绪,倒是和齐之侃谈起了如何治理原天权和原天枢的地界。

  最后,两人讨论了半晌,原天璇之前实行新政,收效还不错,也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于是商定干脆都按部就班,将新政在全国范围内实行。

  而不管上位者怎么变,世族大家还是安逸的过活,但是蹇宾的政策却让世族大家难受了,现在整个钧天大陆都在新政的统治下,世族的权力被瓦解,一些世族心中怨恨,并不买蹇宾的帐。

  下面的反对声音很大,已经吵到了蹇宾的耳朵里,蹇宾并没有因为这些不满的声音而停止新政,反而是下令,将不归附的世族就地处决,于是不断的有折子递上来,蹇宾一一都按斩立决批复,暴君之音越传越烈。

  齐之侃从南方收整士兵之后回来就被一些大臣拉住,这些大臣大部分都是蹇宾亲选的新政大臣,也一心想要天玑长治久安,他们听到下面的传言也不敢直接跟蹇宾说,想要让齐之侃去劝劝王上,如此狠绝的对世族,恐遭受反噬。

  齐之侃其实也是同意蹇宾的做法的,在他的观念里,既然不服,那就杀了,免得祸乱国政。

  只是,他不想蹇宾的杀孽太多,这几年传到自己耳朵里的暴君之音不绝于耳,他很想反驳那些人,他的阿蹇才不是暴君,但是他一个人不能堵住悠悠之口。

  齐之侃到宣政殿的时候,蹇宾刚和丞相商议完事情,丞相出门就看到齐之侃,对齐之侃行了礼之后就走了。

  齐之侃走进来就看到蹇宾扶着额,齐之侃上前给蹇宾按摩太阳穴,蹇宾倒是觉得舒适,闭着眼睛享受齐之侃的按摩。

  “之前天权和天枢的将士都收编好了吗?”

  齐之侃回道:“恩,已经分散在天玑的其他军营,阿蹇放心,这些士兵不会对天玑造成威胁的。”

  蹇宾笑道:“小齐做事,我总是最放心的。”

  他想了想,又站起来,“可是原天权的那些煤矿和铁矿还掌握在那些世族的手里,他们不交出来,小齐觉得该如何处理?”

  齐之侃想了想才说:“我觉得可以让他们暂时管理,但是要派专人去监督,王上觉得呢?”

  蹇宾叹了一口气,“终究不是根本之计,如果因为他们强硬的把持我就服软,那之前被我夺了权的世族岂不是要闹起来了,这样我还怎么管理这偌大的钧天?”

  齐之侃知道蹇宾的忧虑,他只是担心蹇宾做下了这些狠绝的事情,到头来不放过自己的还是蹇宾自己,他太了解蹇宾了。

  他想劝蹇宾,但是也知道在其位谋其政,有些事情他也无能为力,而且就算他和蹇宾关系亲密,关于天玑政事也不是他能多加干涉的,以前在乱世也就罢了,现在天玑一统钧天,天下大统后就应该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就像他在将位,手上有多少万的人命,他们都在这局中,谁也逃不掉。

  最后,蹇宾还是用强硬的手段将那些不归附的世族斩了,其余的世族见到蹇宾如此狠厉也只好放弃手里的权力,世族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现在整个钧天都亟待恢复民生经济,战乱了那么多年,百姓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

  蹇宾在治水官的建议下,决定修一条水渠,连接冀河和泗水河,解决沿线农民的灌溉问题,这条水渠修好,必将使两岸的粮食收成翻两翻,只是线路很长,工程巨大,恐要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以及人力,耗时也很长,总工事给蹇宾的说法是至少要五年。

  蹇宾琢磨了几天,最后定下来了,觉得五年就五年,这水渠一修好,将是得益几百年,这样算起来是值得的。

  修筑水渠的消息一经传下来,全国的郡县都开始向蹇宾建议修筑民生工事,比如水利工程,驰道,粮仓之类的,蹇宾找内史和少府等人对这些工事一一查看,对照地图,看看哪些要求是可行的,哪些是不可行的。

  最后,蹇宾下令全国各个郡通往晖眏城都要修筑一条驰道,方便交通,同时在祁昆山脚加筑城墙,尤其是曲沱,撤出曲沱的百姓,在曲沱修筑军事防守,派了一支军队长期驻守曲沱,严密控制南宿通往钧天大陆的通道。

  蹇宾还想到一事,那便是西北大营,从西北大营于天玑的重要性考虑,决定从西北大营修一条直道,直通晖眏城,若是以后晖眏城有难,西北大营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支援。

  蹇宾半年间不眠不休的想着如何治理统一后的天玑,一下子制定了这么多的工事,各郡县都开始行动起来,征集百姓,规划工程,拨发财物,一时间全国都在为民生工事忙碌。

  蹇宾的政令是好的,只是下面的人没有按照蹇宾的要求做,在这么大的工事中,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很多的贪官,这些贪官私吞了百姓的工钱,逼迫百姓干白工,为了和别的郡县争功劳,责令百姓日夜不停的赶工,百姓苦不堪言。

  慢慢的,有一些地方开始出现小规模的反抗,他们被贪官压迫,已经走投无路,只好拿起手里的工具和看守的官兵反抗,不过力量太弱,这些小规模的反抗之声很快就被压下去了,但是武力压制始终不能从根本压制,往往是压下东边,西边的百姓又造反了,后来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互相接应,反抗之声越闹越响。


注:

  (1)“他想劝蹇宾,但是也知道在其位谋其政,有些事情他也无能为力,而且就算他和蹇宾关系亲密,关于天玑政事也不是他能多加干涉的,以前在乱世也就罢了,现在天玑一统钧天,天下大统后就应该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就像他在将位,手上有多少万的人命,他们都在这局中,谁也逃不掉。”——这里说的是齐之侃站在将军的身份在考虑,蹇宾是君,他是将,历代君王本就忌讳将有兵权,所以齐之侃知道自己不是什么话都能对蹇宾说的,他不能过多的参与文臣的职责,这是无奈,但是也是事实,齐之侃拎得很清楚,不是说蹇宾猜忌,而是他首先就要杜绝这种可能性。在局中的意思是说,他也不是全然清白的,他作为上将军,手上有数不清的人命,他和蹇宾都是从乱世中走过来的,若是有什么反噬,谁都逃不掉,他齐之侃也不例外。

  (2)这里其实我有参照秦始皇,王莽等,还有参照战国时期的各国变法,比如李悝变法、商鞅变法等,只是参照,寻找了些共性,而并不是说照写他们的变法的具体政策。

  (3)这里提到农民起义,是的,会有,我认为出现农民起义是必然的,蹇宾逃不掉,其实天下大定,这个时候,历史告诉我们,其实应该实行的是无为而治,就如刘邦开国之初实行的黄老学说,此为个人浅见。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