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蹇宾昏迷


  可是最后国师在刑场上的那句诅咒却让蹇宾时时不得安睡,国师最后看着自己吼道:“蹇宾,你不尊天神,不信天象,迟早有一天会遭到天谴!我在下面等着你哈哈哈哈哈,蹇宾,我等着你!”

  国师最后还对围观的百姓喊道:“你们以为蹇宾是怎么好王吗?错了!天玑会遭天谴的,你们看着吧,你们看着吧!哈哈哈哈哈!”

  国师终究是有些影响,天玑崇尚巫仪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国师被斩,百姓惶恐,都开始骚动起来。蹇宾觉得头疼,一群不明理智的百姓,有时候蹇宾想,罢了,罢了,自己为什么要为这些愚昧的百姓着想,想了想又强压下去,自己是王啊,保护百姓是自己的职责啊,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为了很好的控制百姓,蹇宾开始利用百姓,宣告百姓不得随意言论王上,百姓要互相监督,但凡有人乱嚼舌根,凡经举报证实是真的,便以触犯王上为由,将对造谣者进行严刑处罚!有些则是割去舌头,有些则是杖刑五十大板,而举报者有赏!长此以往,谣言确实减少了,但是百姓开始相见不相认,民生开始萎顿。

  蹇宾最近越来越容易晕厥,他因为会在睡着之后被噩梦侵扰,睡觉变成了一种煎熬,于是他开始整夜整夜的睁着眼睛等待天亮,不睡就不会被噩梦伤害了。

  可是长时间得不到休息,蹇宾的身体开始罢工,长时间不睡,于是开始出现昏眩,长期高度紧张的脑子已经开始混沌,是啊,蹇宾自从重新掌权开始,已经四年了,这些年里,他做了很多事,从未让自己停下来过。

  蹇宾终于病倒了,这一病,迟了几年……

  齐之侃打败了瑶光,瑶光王慕容离死在了齐之侃的剑下,齐之侃收回了原天璇的所有领地,带着将士回来了,等到齐之侃胜利回来的时候,等待自己的不是蹇宾的笑脸欢迎,而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蹇宾。

  齐之侃未解甲胄,守在蹇宾的床前已经一天一夜了。

  “阿蹇,快醒过来啊!”

  “阿蹇,我是小齐,你快醒来看看我啊。”

  可是蹇宾依旧没有反应,蹇容进宫看王兄,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齐之侃一身铠甲,跪坐在蹇宾的床前,双手执着蹇宾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脸上,眼神深情而哀伤的看着床上的蹇宾。

  蹇容走进来,站在齐之侃的身后,轻轻唤道:“齐将军……”

  齐之侃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完全不为所动,蹇容走上前,在齐之侃的身边站立,伸手想要拍拍齐之侃的肩膀,但是在半路中又缩回去了,只稍稍弯下腰,“齐将军,你去歇会儿吧,我帮你看着会儿王兄。”

  齐之侃这才机械的抬起头,脸色憔悴,他看见蹇容,然后又低下头盯着蹇宾,形容木钝。

  蹇容不忍,“齐将军,你长途赶回,本就倦怠,若是等王兄醒来,你又倒下了,王兄该是如你这般担心,你忍心王兄这般担心你吗?”

  齐之侃反应有些迟钝的想了想,终于觉得蹇容说的对,自己不能让王上担心,于是轻轻的将蹇宾的手放在被子里,盖好被子,又摸了摸蹇宾的脸,将蹇宾脸颊上的发丝别到耳后,做完这些后全不在意蹇容在旁,弯腰吻了吻蹇宾的眉心,这才站起来。

  “劳烦公主帮我看护王上半天,我回去收拾一下再来过来。”

  蹇容叹了一口气,“将军明天再来吧,回去好好睡一觉,王兄这里有我。你放心,如果王兄醒了,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且安心回去休息吧。”

  齐之侃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郑重道:“那多谢公主了!”

  说完齐之侃就出去了,留下了蹇容和在床上晕迷的蹇宾。

  蹇容走过去,在蹇宾的床前坐下,“王兄,以前我就知道齐之侃心中有人,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心意相通。”蹇容笑了笑,又说:“其实是我傻,早该发现了,现在想来,你们竟是如此般配的一对,也只有你们才配得上对方,想来这就是缘分吧。”

  蹇容顿了顿,想起自己的遭遇,她被蹇宏指婚给一个无才虚妄之人,她不愿,可是被逼无奈,心死的嫁出去,受尽对方的凌辱,最后她将自己的夫婿杀死,现在已是独身一人,得王兄的怜爱,亲赐公主府,自己便开始汇集妇女讲学,倒是把公主府变成了女宫。

  现在她对齐之侃没有他念之心,只是更心疼他们二人,王兄变了,她看得出来,于是更心疼了,她无能,不能帮助王兄,她常常觉得王兄只有一个人在战斗,和这个世道,和天玑,和百姓战斗,而齐之侃也在战斗,可是因为常年在外征战,待在王兄身边的时间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她为他们心痛,明明相爱的两人,却要分隔开来,在各自的心里默默的思念对方。

  “王兄,你常对我说,我受了很多苦,想要好好待我,可是你呢?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待自己呢?你知不知道,容儿也很心疼王兄,王兄总是忙于国事,殚精竭虑,可是却不曾真正开心过,即使是笑,都没有真正到达眼底,容儿看在眼里,真的很心疼,容儿帮不了你什么。”

  想起了齐之侃,蹇容有自言自语的说:“我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却知道你们和以前都不一样了,王兄,容儿希望你不要再逃避了,你喜欢齐将军,你知道,但是你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你折磨自己就是在折磨齐之侃啊,看着齐之侃这样,王上你难道不心痛吗?王兄,你要快点醒来,你再不醒来,齐之侃这个傻瓜就要疯了,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快疯了!王兄,你可怜可怜齐之侃吧!快醒来啊!”

  不管蹇容说什么,蹇宾都没有醒来。


(这里有个对比,蹇宾对百姓流言的态度和做法与之前的对比,现在和之前相比,蹇宾完全是两个态度,这里已经埋下隐患。)

评论(1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