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三章)

第二百七十三章  攻克鹿阳


  齐之侃的部队已经在这里埋伏很久了,一个将士嘀咕着问:“还要等多久?”

  是啊,太阳正晒得烈,这里又没有什么树阻挡,他们都躲在石头后面,快要被晒焦了。

  齐之侃盯着前方,目不斜视,“再等等!”其实他比谁都着急,他不是不信任蹇宾的能力,只是太过于在乎蹇宾,如果不是这种关键时刻,他绝对不会让蹇宾涉险。

  来了!

  齐之侃看到白虎旗了,那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蹇宾,齐之侃内心震荡,想要立马冲上去,他的阿蹇成功了!

  可是不能,还要继续埋伏,他等的是鹿阳的部曲,蹇宾经过隘口的时候,会意的朝山上齐之侃隐藏的方向笑了笑,然后领着部队继续前进。

  等了半晌,鹿阳的部曲终于追上来了,为首的指挥还在鼓励大家,“快点,抓到蹇宾,我们就立了一大功,以后好吃好喝的等着兄弟们呢!”

  “哟呵!”大家都欢呼鼓舞。

  而此时,齐之侃一个指令,山下就开始滚下巨石,世族的部曲开始嗷嗷直叫,在冲散了这些部曲的阵型之后,齐之侃带着大家冲了下来,同时,听到开战声音的蹇宾立马率军从山的另一边绕到后面,和齐之侃前后夹击世族部曲。

  这些世族部曲在齐之侃和蹇宾的夹击下,艰难对战,齐之侃已经杀过来了,蹇宾已经看到了,他有点怔住了,他知道齐之侃是不世将才,也打过几场闻名天下的仗,但是亲眼见证还是觉得太过于震撼。

  只见齐之侃一马当先,几个纵身就砍杀敌军几十个人,可以说无人能近他身,他的那把千胜像是神兵利器,在他手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且饮血铮亮,滴血不沾,偶尔与阳光相交,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这就是传说中的战神吧!

  蹇宾在护卫的保护下,还算安全,他也并没有深入敌军,齐之侃在战场上如入无人之境,直直的冲到了蹇宾面前,手执千胜,站在地面上,抬头仰望着蹇宾,刚才还一脸杀神戾气的脸上瞬间换上温柔的笑容。

  齐之侃伸出手,“阿蹇!”

  蹇宾莞尔一笑,将手搭在齐之侃的手上,齐之侃将蹇宾扶下来。转眼之间,战争已经结束,胜负已经分出,敌军死伤大半,剩余的全部投降于蹇宾。

  他们跪在地上,向蹇宾叩谢,谢他的不杀之恩,蹇宾站在中间,看着周围倒下的敌军,心中全是胜利的激荡,他切身感受到了齐之侃第一次上战场之后回来的那种激荡不平的心情。

  而他一转身,这个战神就在自己的身边,他忽然开始期待了,期待接下来的考验,都来吧,统统都来吧,他蹇宾什么都不怕!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发现他更强大了!

  鹿阳被攻破的消息传到了王城,蹇宏更慌了,他摔了所有的奏报,然后质问国师。

  国师能有什么说法,现在只能期待宋安隆的军队了,可是宋安隆的军队走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到黔昌。国师知道,如果蹇宾重新掌权,自己的命必然不保。

  于是在王城百姓慌乱之中,他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先逃出去再说,什么蹇宏,什么天玑,他才不管了。

  正在蹇宏无法再依仗世族之力,准备亲自上阵,准备调派王城守卫军的时候,有人来报,有一支军队从云关挺进,直逼晖眏城,而且已经在晖眏城的近郊了。

  蹇宏瘫坐在地上,他秘密派出求救于慕容离的密探至今也没有消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他知道这一次,蹇宾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自己了。

  对了,还有办法!那个被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魏淑兰还在自己手中,他的初衷只是觉得杀死魏淑兰不足以解气,这才关着魏淑兰日日折磨,这就是自己最后的武器。

  当赵保定的军队赶至晖眏城外的时候,蹇宏站在城墙上,他曾经在逃到鹿阳的时候想要召出西北大军,但是西北大军却不为所动,后来没过多久南宿就攻打天枢并没有北上,蹇宏倒是没有多想,而今天他要问清楚。

  “你就是西北大营的赵将军吧?”

  赵保定回道:“正是!”

  蹇宏还保持着君王的姿态,背着手问道:“你为何要帮蹇宾造反?难道你不知道本王才是先王亲封的的继任者吗?”

  赵保定只说:“这与末将无关!末将的职责只是保护天玑,保护天玑王。”

  “哼,好一个保护天玑王,现在本王是王,你却造反,你们西北大营对得起先王吗?之前,本王受困,命你们出兵,你们居然视而不见,这也是你的职责吗?”

  赵保定说:“我们为将的只看虎符,不看人。”

  蹇宏皱了皱眉头,他有其他军营的虎符,恰恰没有西北大营的,“那蹇宾就有虎符吗?”

  赵保定点点头:“对,他有虎符,西北大营虎符向来都是亲封继任者才知道的存在,你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你说,谁是先王亲选的继任者?”

  蹇宏扶住了栏杆,不可能!这不可能!自己才是诏书上的太子,天玑的王本就该是自己,自己不是篡位,只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蹇宏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不管谁是真正的天玑王,现在天玑为政的是本王,本王决不允许逆臣贼子踏进晖眏城,如果你敢硬攻的话,本王就一把火烧了晖眏城,让整个晖眏城的百姓给本王陪葬!”

  赵保定听及此言,觉得这个蹇宏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既然想让整个王城的百姓陪葬,简直太疯狂了。

  赵保定先是让将士在城外各个地方打探虚实,寻找防守最松懈的地方下手。

  而这个时候,王城内有个人也在秘密行动,这人就是蹇容,她本来是想趁乱救出太后的,但是太后被蹇宏转移了,蹇容找不到太后,于是只能想方设法的与外面的人联系上,她想要帮蹇宾。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