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二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 将士东进

蹇宾召出西北二十万大军,命齐之侃和赵保定两人各领一支,而裴将军驻守在西北,率领剩余的军队。

东进军队马不停蹄,直奔向郢,这一消息传遍了天玑,蹇宏立马召集大臣,商议阻击之法,国师告诉蹇宏,现在天玑正规军除了西北就只有屯集在夜宁的宋安隆傅传君统领的军队,那里整合了西南东南以及之前艋舺的驻军,尚能和西北大军对抗。

蹇宏想想也是,于是即刻调令宋安隆率军北上,保护晖眏城,宋安隆接到诏令之后却有些犹豫。

宋安隆和傅传君商量了一下,现在是蹇宏为王,但是蹇宏却不施仁政,宠信奸佞,为害百姓,天玑在蹇宏的手中才几年,现在已经凋敝不堪,但是他们是将,见虎符,必听令,这也是他们作为将领的基本原则。

两人陷入了沉思,宋安隆说:“而且领兵的是齐之侃齐将军,我与齐将军并肩作战过,齐将军领兵之神,我亲眼见证过,就算是正面较量,我们胜算也少。”

傅传君也见过齐之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两人决定听从诏令,率兵北上,只是他们行程慢一点,夜宁到晖眏城与西北到晖眏城的距离差不多,齐之侃率领的部队急速东进,他们慢一点,应该就能错开,这样不管齐之侃能不能成事,他们也不算抗命,如果蹇宾顺利夺下晖眏城,自己也算不得对家,这样一来,就是两不相耽的事。

东进大军行到向郢之时,齐之侃决定自己率领一队走鹿阳,而赵保定率领一队走突阪,齐之侃想迷惑天玑当局,让他们以为所有的重兵都聚集到鹿阳,突阪到云关就一路顺畅,好尽快行到晖眏城。

只是中间出现了一点分歧。

蹇宾甩甩袖子背手伫立,“本王要走鹿阳,其他的不用再多说了。”

赵保定看了看齐之侃,齐之侃对他示意,他对蹇宾行了一礼就先出去了,等赵保定一出去,齐之侃就走到蹇宾面前,“阿蹇,鹿阳有世族部曲,我是去迷惑敌军的,你随同赵将军会更安全一些。”

蹇宾摇摇头,“不行,我要走鹿阳,鹿阳是我天玑东西要地,本王一定要在鹿阳看着那些世族私兵是如何被歼灭的,而且本王也会领兵,虽不能与齐将军相媲美,但是做你的副手还是可以的!”

齐之侃想想,蹇宾这样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理由,那就随了他吧,蹇宾在自己身边自己倒是放心些,自己总是能护他周全的。

这么决定之后,赵保定就带着一队将士奔向突阪,他要更快到达晖眏,在齐之侃在鹿阳牵制世族大军的时候,他要出其不意的攻破晖眏城,然后打开城门,迎接天玑的王。

国师就猜想蹇宾会走鹿阳,听到前方的传报,国师上报了蹇宏,可是宋安隆的部队现在还没赶到黔昌,蹇宏心急如焚。

国师说:“王上莫急,鹿阳和黔昌都有世族大家们的部曲,王上此前封郡侯是非常明智的决定,现在这些郡侯为了保住自己已有的利益,定会全力维护王上的王位,还请王上准予这些郡侯部曲现在就到鹿阳阻击蹇宾和齐之侃。”

蹇宏觉得现在也只能依靠这些郡侯的部曲,于是发布诏令,命国师全权负责调令郡侯部曲的事情。

国师从宣政殿出来,满面笑容,这相当于给了自己最高的军事调任权,他又可以“建功立业”了。

齐之侃和蹇宾疾行赶赴鹿阳的时候,果不其然,鹿阳被世族部曲围起来了。

齐之侃不能进鹿阳,只有把世族部曲引出鹿阳,齐之侃让将士退后五十里驻扎,看着地图思索对策。

蹇宾从外面进来,齐之侃走到蹇宾面前,引着蹇宾坐下,蹇宾热得不行,用广袖当扇子扇,“怎么这么热!”

齐之侃给蹇宾倒水,蹇宾咕噜咕噜喝了,感觉凉意,抬头正看到齐之侃用地图给他扇风。

蹇宾笑笑:“当真是物尽其用!”不过转而又忧虑起来,“不能一直驻在原地,要突围出去才行,不然大军就要缺水了。”

齐之侃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是啊,强攻也不是不可,只是耗损会很大,得不偿失。”

蹇宾说:“把地图展开,我看看。”

齐之侃把地图放在矮桌上,蹇宾凑上去看,鹿阳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修筑城墙的时候就做了加固设施,强攻确实会造成较大的损伤。

蹇宾看着地图,幽幽的说了一句:“那干脆让我做诱饵。”

齐之侃陡然看着蹇宾,立马就想开口否决,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办法。

“阿蹇,这很危险!”

蹇宾拍拍衣服又坐到了凳子上,“你是将才,打胜仗才是你第一考虑的,况且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抓,你也不用太担心。”

最后几经商讨,齐之侃还是接受了蹇宾的建议,由蹇宾带着五万人马假装突围鹿阳,然后在鹿阳迎战之后又假装不敌而溃逃,将士随意丢下些兵器,以示逃跑匆忙,然后引大军追击,而齐之侃自己率领五万将士,在鹿阳郊外的一处关隘埋伏,打鹿阳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