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六章)

第二百六十六章  民生疾苦


  蹇宏上位以来,一直依仗世族的力量,因为之前的南宿借道,天玑南部多城也被南宿占领,天玑国土面积大幅的缩水。

  再加上在几年前就已经失去的粮仓冀中,天玑已经不复之前的富足,现在三方被南宿围困,北方偶尔又有游牧民族的侵扰,蹇宏已经感到疲累。又因为身体孱弱,渐渐地,国师和世族大家开始把控朝政,蹇宏即使心有防备,但是也有心无力,甚至开始纵情享乐。

  是啊,他要尽情的享乐才是,不然自己不是白夺下这天玑了吗?这么说服自己的蹇宏开始搜刮财富,收集美女,生活极尽奢乱。

  国师为了稳住蹇宏,从民间选用了很多漂亮的适龄女子入宫,蹇宏渐渐的身体亏空,卧病的时间越来越多,开始国师做什么事还会向蹇宏禀报一声,现在已经直接下达诏令了。

  但是有一点,蹇宏还是坚持着,就是养兵蓄力,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到军防上,这是他最后能守住天玑做的事情了。

  王上投财力到军队上,而国师和奉常令等人又开始大肆的兴修庙宇,百姓赋税徭役极重,人民苦不堪言,都寄托在兴修的庙宇上,希望自己死后能上天,而不是入地狱。

  邱九游荡到越丘,他已经跑了大半个天玑,从去年冬天接到齐之侃的信之后,他就开始帮忙到处寻找蹇宾,蹇宾没找到,一路上看到的百姓疾苦倒是令他愤懑不已。

  听说齐之侃会流转到越丘,邱九这才赶到越丘,他觉得找到蹇宾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如果天玑再在蹇宏的手中,怕还没等到他国觊觎,就被自己人弄没了。

  不知道是谁人把齐之侃的消息散布出去的,邱九发现越丘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有些他认识,有些不认识,但是他并不想给齐之侃带来麻烦,刻意远离这些人。

  邱九在路边一个酒肆喝酒之际,正遇到一队官人押着一行百姓在这里歇脚。

  官人坐在桌子上喝酒,而百姓只能蹲在角落里一人捧着一碗白水,半个馒头。

  其中一个人趁旁边人不注意,一把抢过对方的馒头,三下五除二就往嘴里塞,这一举动引起了骚动,官人站起来不耐烦的拿起鞭子就往几人身上抽。

  那个被抢了馒头的人跪下来,“官人,那人抢了我的馒头。”说着指着边缘的那个人。那人后退,被另一个官人踢倒在地,而告发的那人也被官人鞭打,“叫叫叫,就知道给我惹祸!”眼看就要没命了,邱九一步上前,拦住了官人的手。

  “这位官人,不知道这些人都犯了什么法?”

  官人想要抽出手,却发现手快要被邱九捏断了,吃痛的说:“不关你事,你少插手,不然连你一块儿收拾了!”

  邱九再一用力,官人痛得往后大喊一声,“兄弟们,上!”

  后面的几个官人提刀就向邱九砍来,邱九几下就收拾了这些人,官人们倒在地上嗷嗷直叫,酒家上来劝道:“这位侠士,还是算了吧,别把事儿闹大了。”

  邱九不解,他转头问酒家,“这些人都是干什么?”

  酒家说:“都是官府征集去修神像庙宇的,哎,上头的命令,谁敢不从啊。”

  邱九看了看蹲在角落被吓坏的了的百姓,掏出了银子,放在桌上,对酒家说,“给他们再拿几个馒头吧。”酒家拿着银子摇摇头往后厨去了。

  邱九走到官人的面前,说:“要人干活也要给人饭吃,以后不许再打这些百姓了,听到没?”

  几个官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也只好点头,但是心里想的是以后再收拾这群人。

  刚才被鞭打的男人跪着爬出来,爬在邱九的面前,哭着说:“大侠,大侠,你救救我吧,我们这一去都会没命的,听说修筑那什么神像,每天都有好多人被石头压死,还有从山上掉下来摔死的,我不想死啊,我家人都死完了,我死了,我们一家就绝户了啊,大侠,救救我吧。”

  看着那人跪下来求邱九,好几个人也过来求邱九,只有后面还剩几个家里还有人,不敢逃的人。

  最后,邱九把想走的都放了,不敢走的依然留下来,那些官人没有完成任务,回去也没有好下场,只能焉焉的带着几个人走了。

  后来邱九在酒家的口中才了解,越丘当官的为了迎合国师,想在险峻高山上,利用山势,就山修一座高达几百米的神像,在全县范围内征集壮丁,壮丁征集完了又开始把老弱妇孺都抓去充数,越丘的百姓都过不下去了,难啊!

  邱九心中不是滋味,上位者这是把百姓往死里逼啊!

  邱九回到越丘县城客栈的时候,打开门一看,齐之侃正站在自己的屋内,邱九心中高兴,两人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互相拥抱以示欢喜。

  邱九赶紧把齐之侃引到桌子旁:“来来来,齐贤弟快请坐,齐贤弟是什么时候到的?”

  齐之侃说:“比你先一步罢了,邱兄近来可好?”

  邱九笑得开怀,“还不是老样子,”想起什么又严肃的问:“怎么样?有蹇宾王的消息了吗?”

  齐之侃一听蹇宾,皱眉紧皱,脸色沉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正想问邱兄呢,看来并没有什么消息。”

  邱九拍拍齐之侃的肩膀,“贤弟莫要伤心,好人有好报的。”

  齐之侃也只能苦笑一下,邱九又问:“对了,你知道越丘修神像的事情吗?”

  齐之侃点点头,“天玑现在到处都怨声载道,岂止是越丘,蹇宏这是要把天玑毁了。”

  刚刚说完门就响了,邱九去开门,门口赫然站着七八个江湖侠士,邱九认出几个,“黄大哥,李兄弟,你们这是?”

  几个侠士对邱九抱拳道:“久仰银剑客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七八个人进了屋子,对着齐之侃又是一礼,“你就是齐之侃,齐将军吧?”

  齐之侃有些狐疑,他回礼道:“不敢当,在下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


(我都割大腿肉了,大家不要大意的点心支持我吧!看着这么惨淡的心心,我早就开始自我怀疑了,心拔凉拔凉的~)

评论(2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