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五章)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夜闯南宿


  还在南宿的齐之侃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在酒楼里住了半月有余,老板娘终于告诉他在来喝酒的士兵那里听到说自己在南宿王宫当差的时候,曾经见过王宫里有一位常常着白衣的公子,毓埥对他还很客气,当齐之侃拿出那幅画的时候,那个士兵惊讶的表示就是这个人。

  夜里,齐之侃翻进了南宿王宫,站在南宿王宫的宫殿顶上,齐之侃心急如焚,但是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蹇宾了,心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震荡起来,只想快点见到阿蹇。

  他寻了几个宫室,都没有见到蹇宾,心中着急,看到几个内侍提着灯过来,于是跃下来,在转角处擒了一个在后面的内侍,捂住内侍的嘴,把内侍拖到隐秘的树丛中。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许大声嚷嚷,不然我就杀了你!”

  内侍忙不迭的点头。

  齐之侃问:“宫里是不是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公子。”

  南宿人不喜着白衣,而宫里也只有一位白衣公子,内侍点点头。齐之侃挟制内侍,然后掏出一张画,展开在内侍面前,“你看是不是这个人?”

  内侍接着灯看了一眼,然后又点点头,齐之侃放了内侍,“你好好说,我不杀你,你告诉我,这个人住在哪里?”

  内侍指了指方向,立马又缩起来,“在南阳宫。”内侍不知道蹇宾已经离开了。

  齐之侃抬抬头,示意内侍可以走了,等内侍一走,齐之侃立马穿到南阳宫,看着南阳宫三个大字,齐之侃却生出些胆怯,他又怕见到阿蹇了。

  齐之侃走到侧面的窗前,轻轻一推,窗户就打开了,齐之侃跳窗而入,刚一落地,就惊动了屋里的人,毓埥翻身而起,抽刀就刺向齐之侃,齐之侃亦提剑相对,两人对打了起来。

  最后,毓埥被齐之侃划破了手臂,并挨了齐之侃一掌,毓埥退后几步,外面的守卫听到声音立马闯进来,团团围住齐之侃。

  从刚才的对打之中,毓埥有些熟悉,有几招他和蹇宾的比试中见识过,这人是……小齐?

  “你是何人?为何半夜闯进我南宿王宫,是想行刺本王吗?”

  齐之侃有些失望,阿蹇没有在这里啊?那阿蹇在哪里呢?这人是南宿王,他还记得。

  被团团围住的齐之侃并不畏惧这些侍卫,只是冷冷的说道:“把蹇宾交出来!”

  毓埥会意的点点头,说:“你就是小齐?齐之侃?”齐之侃出使过南宿,只是毓埥不记得了。

  齐之侃点点头,毓埥笑道:“原来你没死,那蹇宾知道吗?”

  齐之侃皱皱眉,齐之侃和蹇宾三年未见了,他不知道……

  毓埥说:“你的剑术确实高明,不过本王刚才只是抵御,没有发全力,我们再来比试一番如何?”

  齐之侃觉得奇怪,这个南宿王莫不是有毛病?只说:“你已经受伤了,胜负已经分出,何必再战!就算再多几倍人手,你也困不住我,我今天一定要带走蹇宾,你挡不住我。”

  毓埥有些悠哉的说:“蹇宾并不在我南宿王宫内,不信的话,你可以尽情的搜寻。”

  齐之侃心中翻腾,举起剑对着毓埥,语气急切道:“你休想骗人,阿蹇明明就在南宿王宫,你若是敢伤害阿蹇,我定将你南宿王宫一把火烧了!”

  毓埥笑着说:“你既然已经找到这里,必然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蹇宾曾经在这里住过,但是,现在蹇宾确实不在这里,上次去了上谷汤之后,蹇宾就离开了,你现在不应该找我要人,而是赶紧到天玑去,说不定还能帮到蹇宾。”

  齐之侃将信将疑,毓埥站起来,走到齐之侃面前:“我每字每句都是真的,你来迟了一步,不过你应该快点赶到天玑去,蹇宾说不定已经在谋动夺位了,我曾说要帮他夺下天玑,被他拒绝了,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你的帮助。”

  齐之侃从毓埥的眼神里看出的是坦然,但是齐之侃还是不敢再次错过,要是蹇宾被毓埥扣押在南宿王宫,而他却走了,他不敢想象!

  齐之侃内心挣扎,毓埥继续说:“在蹇宾心里,无人能取代你,他在晕迷之中都叫着你的名字,我有时候都觉得羡慕你……”

  后来毓埥又说了些什么,齐之侃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痴痴的离开了南宿王宫,奔走在南宿街道,一直冲出了城门,在一处树林里才停下来,他扶着一棵树,向着漆黑的夜里喊道:“阿蹇!!你在哪里???”

  齐之侃马不停蹄的直接赶到了曲沱,给周明和陈敖书信一封,大概说了下情况,让周明和陈敖立刻赶回天玑,阿蹇就在天玑。

  几天之后,周明和陈敖赶到肃州,在肃州和齐之侃会面,齐之侃又将详情向两位解释了一下。

  周明急不耐的说:“那就是说,王上一定会往晖眏城去?”

  陈敖没有头绪,只能看着齐之侃,齐之侃只是摇摇头,“王上应该不会直接去晖眏城,晖眏城现在被蹇宏占据,而且晖眏城的世族都拥护蹇宏,王上去,并不会有什么好处,而且是最危险的地方。”

  齐之侃站起来,他想起毓埥最后给他说的,他遇到蹇宾的时候,蹇宾正试图穿越祁昆山,想想阿蹇的艰难,齐之侃攥紧了拳头,是他没有保护好阿蹇……

  齐之侃转过身,“我们跟着祁昆山脚走,从那里可以通往天玑的西北军营,西北军营的裴将军和赵将军我都见过,也很拥戴王上,王上说不定会去西北大营。”

  被这么一说,周明也有些同意,只是,如果不是呢?

  “那如果估计错误,王上没有往西北大营去,又该如何?”

  齐之侃拍了拍周明的肩膀,“放心,我已经召集了一些江湖朋友,分散在天玑的各处,寻找王上,一有王上的踪迹,便会通知我。”

  是了,齐之侃召集了自己的江湖朋友,曾经游历天玑,在各地都有结识江湖朋友,这样一来,找到蹇宾的希望就更大了。


(啊,两人终于在一条路上了~)

评论(2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