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三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沐浴热汤


  蹇宾在毓埥的引领下来到一个院中,一走进院中,温度就与别的地方不一样,只见中间有一大大的热汤池,上面冒着热气。

  毓埥走下来,看着汤池说:“这是上谷最大的热汤池,就在这里泡吧。”

  蹇宾看了看,周围只是简单的廊柱,并没有别的遮拦,这俨然就是一个大型的露天汤池,蹇宾问道:“没有别的汤池了吗?”

  毓埥说:“这个就是最大的,你不满意?”

  蹇宾并没有走下来,依然站在廊柱下,斜睥着毓埥,带点揶揄的说:“我只是不喜欢在露天下衣不蔽体,这与野人有何区别?”意思就是说毓埥是野人!看看毓埥,须发浓密,半张脸都是胡子!

  毓埥半仰着头,吊着眼睛看着蹇宾,“你的意思是我像野人?”

  蹇宾转过头,假意看着别处,理了理衣袖,漫不经心的说:“我没有说,是你自己说的。”可是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毓埥走上前,就要拉蹇宾,蹇宾退后一步,“如果只有一池热汤,那就请南宿王慢慢享受,我就不奉陪了。”说完转身就要回去了。

  毓埥在后面叫住他,“蹇宾!算了算了,本王不与你计较,汤池不止这一个,后院还有,你要不满意这个,就去后院看看吧。”

  随后给内侍递了个眼色,内侍走上前,“公子,这边请!”

  蹇宾这才在内侍的引领下来到内院的汤池,也是露天的,蹇宾问:“有没有室内的?”

  内侍说:“以前有,但是撤了,现在都是这样的。”

  蹇宾环顾了一下四周,倒是有围墙阻拦,转过身去,命姜芍等人把东西放下去门口守着,其他人也全部被蹇宾赶到了门口去。

  等内院只有蹇宾一个人的时候,蹇宾才褪下衣服放在一边,然后轻轻的用脚探了探温度,这才下水去。

  蹇宾整个身子都沉到汤池中,全身都觉得轻松起来,他闭着眼睛享受着被热汤包裹的感觉,感觉毛孔都张开了,闷了那么久的身体,终于开始呼吸起来。

  等整个身子都暖起来,蹇宾才睁开眼睛,环视了一下这个内院,确实比外面的汤池小很多,但是环境还算清雅,周围的花草都还保持着青绿。

  他捧起汤水,沾了沾脸,然后又靠在池壁上,闭上眼睛享受这池水,确实舒服,天玑也有热汤,只是自己没有时间去享用。因为太舒服了,蹇宾竟靠在池壁上睡着了。

  睡着的蹇宾慢慢的滑下去,直到水淹了自己的口鼻,蹇宾才被呛醒,被惊吓到了,于是开始挣扎,扑腾的水声惊扰到外面的姜芍,毓埥耳朵极好,听到了蹇宾的呼声,立马起身,衣服都没来得及穿,随手在腰间围了块布几步飞速跃到内院,先于姜芍内侍赶到,毓埥上身赤裸,姜芍不好意思看,立马转过身去,而毓埥已经捞出了蹇宾。

  毓埥抱着蹇宾,“我给你顺顺,你把热汤吐出来。”然后给他有规律的拍着后背,蹇宾不停的咳嗽,把不小心吞下的汤水吐出来,头发打湿了,贴在脸庞,散在肩膀上,一抬头,便看到光着身子的毓埥,再看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幸好自己还是穿了亵裤的,只是湿透的亵裤贴在腿上,近乎透明……

  蹇宾急忙推开毓埥,背着毓埥捂着嘴不住的咳嗽,心想:倒都是男人,本没有什么。

  毓埥大摇大摆的坐在池边,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咳嗽的男人,他觉得全身都有些燥热了,自己也算是第一次看见蹇宾光裸的后背,刚刚才在热汤中泡出来,带点玫瑰的嫣红,整个后背光滑莹润,两肩不停的随着咳嗽抖动着,再往下,是纤细凹陷的腰身,虽然穿着亵裤,但是被水浸透,贴在臀上,反而把臀部线条全部凸显出来,那浑圆挺翘的双臀中间,赫然是一道沟壑,一直往下,引人遐想。而背对着自己的人对于自己的身体被这么一双带着情欲的眼睛盯着想入非非而毫不知情……

  毓埥身下难受,喉咙也发紧,他吞了口口水,不自觉的摸上了蹇宾的后背,蹇宾还在难受中没有缓过气儿来,陡然被触摸,像受惊的兔子,立马站起来,又看到毓埥光裸的身体,还有那一瞥而过的尴尬的部位,蹇宾刚才还因咳嗽而发白的脸,现在却被气得通红,一把抓过自己的衣服,胡乱的穿上。

  背对着毓埥,蹇宾闭着眼睛,心里默念道:非礼勿视!

  蹇宾穿好衣服后说:“刚才多谢南宿王相救!”

  毓埥这才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刚才自己在想什么呢!“你没事就好,刚才冒犯了。”说完又大摇大摆的走出去的。

  见毓埥出去了,姜芍才转过身,有些急的问道:“公子没事儿了吧,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蹇宾摇摇头,“无事。”

  经过刚才的意外之后,蹇宾也无心再泡汤,进了屋里,重新换了衣服才觉得好受些。

  蹇宾静下来,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左右想着,始终想不出个法子,自己逃走倒还不是最主要考虑的,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拿到自己的玉佩,没了玉佩,自己什么都不是,何来夺位?

  毓埥一直不放自己离开,自己只有偷偷行动了,他知道为了防自己,毓埥将玉佩一直放在自己身上,而刚才毓埥泡汤,本来是最好的机会,自己竟然没有想到,蹇宾气恼至极!

  休息片刻,蹇宾出来,除了池院附近,其他地方也是白雪覆盖,他走到雪中,弯腰拾起一把雪,然后像流沙一样又让它慢慢滑落。毓埥穿戴好之后,问了内侍,才在这里找到蹇宾。

  “怎么样,泡热汤有没有觉得舒服些?”

  蹇宾看了一眼毓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往前一直走去,毓埥也跟上,蹇宾最后停在一棵树下,随手折下一支树枝,然后递给毓埥,自己又折了一支。

  “南宿王,我们再比试比试剑法如何?”

  毓埥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树枝,“你比不过我的。”

  “不试一试,不能轻易言其结果。”

  毓埥笑道:“好,那本王就陪你比试比试。”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