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狗娃的春天(三十二▲终章)

(三十二)

  蹇宾几乎是被齐之侃拉扯着回去的,回去之后,齐之侃就关上了门,蹇宾瑟缩着躲在屋角,齐之侃这种狠厉的表情,蹇宾从来没看到过,他真怕齐之侃抽出扫帚打自己一顿。

  蹇宾装作不怕的一样,昂首挺胸的对齐之侃吼道:“你想怎样?你要打我吗?打老婆是家暴,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

  齐之侃刚才还是怒不可恕,现在对着蹇宾反而有些害怕,他有些伤心,有些落寞,低低的说:“你觉得我会打你吗?你觉得我舍得打你吗?饼饼,我们结婚这么久,你当真觉得我会打你吗?”

  蹇宾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立在原地不动,齐之侃上前,将蹇宾抱在怀里,“饼饼,老婆,宝贝,我怎么舍得打你呢……”

  蹇宾被齐之侃散发的失落侵袭了,他抱着齐之侃的腰,轻轻的拍打着,安慰这齐之侃。

  “老公,我错了,你别伤心了,是我不好,我该听你的话,我以后都不会见若向东了,我错了!”

  齐之侃的偶尔的示弱,收效很不错,齐之侃也知道怎么让蹇宾乖乖听话,自那天之后,蹇宾就很乖,一直都待在家里,洗衣做饭什么的,就是出去吃酒,也跟在齐之侃身边,不离开齐之侃半步,齐之侃很满意这样的蹇宾。

  大年三十儿的时候,若家却出事了,几个来势汹汹的人突然闯进若家,把若向东抓起来了,后来才听人说,若向东在外面赌钱输了,输了四万多块,借了高利贷,这才被高利贷的人找到,被带走了,听人说高利贷的人要砍他的手脚,说的可吓人了。

  齐之侃没说什么,但是二愣子在他面前说的时候,齐之侃故意让蹇宾听到,蹇宾确实被吓到了,晚上,他拉着齐之侃问:“那些人真的会砍若向东的手脚吗?”

  齐之侃摸着蹇宾的头,说:“不知道,但是这都不关我们的事儿,饼饼别害怕了。”

  蹇宾躲在齐之侃的怀里,叹了口气,觉得外面的世界也很可怕。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蹇宾再也没有提过要出去挣钱的事情了,齐之侃终于放下心来。

  过了年,又是新的一年,狗娃的日子还是照样过着,两口子的日子像是蜜里调油一样和和美美的,就连二愣子也不逗蹇宾了。

  二愣子媳妇儿又生了个男娃,二愣子偷偷找齐之侃说,他媳妇儿能生,要不,这个男娃就送给齐之侃带,没孩子始终不是个事儿,有了孩子,才像一个家。

  齐之侃犹豫了三秒之后,毅然拒绝了,孩子是蹇宾的一块心病,现在蹇宾终于不提这事儿了,他不能让蹇宾多想,他觉得没孩子也没什么,他和饼饼两个人就很好了,人不能贪心,什么都要全了,总会失去什么的。

  二愣子见齐之侃态度坚决,也就不再提了,但是对齐之侃更是多了几分敬佩,说实在的,也是因为两人关系好,要是别人,他才不会把亲儿子送人呢,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蹇宾越来越懂事,做饭洗衣,操持家务,已经从不会到肯学,再到做得很好了,而齐之侃就专心在外面干活,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甚为和谐。

  齐之侃和蹇宾后来成为了红旗村儿的夫妻榜样,在村委会上,还被点名为模范夫妻,谁也不会带着有色眼镜了,大家都把两人当做正常夫妻看待。

  后来,齐之侃和蹇宾两人成为了红旗村儿的传说,不过这已是后话了,他们的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下去……

  后记:这篇文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文就是一个萌趣小文,谢谢大家的喜欢。这文一开始是为了调节《乱世之王》而写的,也是因为大家的喜欢才继续写下去的,但是好像乱世最虐的过去了,这文也就暂时告一段落,本来还想写村庄的新时代的故事,比如在地下挖出什么古代墓葬成为了旅游区,或者发现了什么稀有金属开发成工业区之类的,嘛嘛,那都是后话了,目前还是先结束在这里,我也好有更多的心思和时间写别的,就这样吧。

评论(2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