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高烧遇险


  现在为了避开曲沱,两人已经爬到了很高的半山上,现在要怎么办呢?

  姜芍很急,她也背不动蹇宾,就算是能勉强背,这本来就是选的一条艰难的崖壁,这么下山,恐怕没走两步就滚下去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姜芍生了火,为了避免野兽的靠近,然后自己出去找找,她想起以前御医给她的药中,说一味药可以退烧,她循着记忆,准备去找找。

  几个南宿的士兵下午在山下扎营之后,听当地的居民说这山上有熊出没,大家都说还没见过熊,于是几个士兵结伴从陡峭的山崖爬上来,准备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猎到熊,南宿向来以勇猛为尊,大家都服强,要是他们能猎到熊,肯定会受大王赏识!

  可是几个南宿的士兵在这里转悠了好久,这啥都没看到,几个人还是不甘心,准备在这里过夜,天亮再下去,说不定晚上熊就出现了。

  他们是看到更高一些的地方有火光,摸着上去,又听到什么声音这才挪过来的,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他们胆子大,直接摸过来,竟然真的看到火堆,走进一看,旁边躺着个人。

  几个人走近一看,是一个乞丐,只是乞丐好像睡着了,在说梦话。

  “小齐……”

  一个人说:“这什么情况?”

  另一个人说:“看样子是个乞丐。”

  一人说:“哎,走走走,我还是比较想看到一只熊。”

  大家呼啦要散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小声说:“不对,这里这么隐秘,是不可能有人的,乞丐也不会跑到这里,说不定是奸细!”

   一人附和道:“对啊,我们占领了曲沱,天玑的大王并不知道,这人若是奸细,要是知道了我们的密道,就惨了!”

  “把他杀了!”

  “对,杀了!”

  一个人举起手里的刀,慢慢靠近蹇宾,蹇宾迷迷糊糊的喊了声:“小齐……不要走……”倒是让对方顿了顿,就在这个档口,姜芍回来了。

  “不要!”姜芍一看,有人举着刀对着蹇宾,吓得赶紧丢下了手里的一堆草药,扑过来,跪在地上,“大哥,刀下留情!”

  后面的几个人也是一愣,这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人,那人拿着火把一照,也是破破烂烂的乞丐,是个女的。

  姜芍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人,看样子还是当兵的,她心中想过数种可能性,但是她现在只能跪在地上装可怜。

  “大哥,我们兄妹俩家里吃不饱饭,父母也死了,流浪在这里,请您开开恩,放过我们吧。”说着还抽了抽鼻子,可怜无比。

  士兵刚从钧天大陆打了胜仗回来,心情还算不错,有点怜悯之心,一人说:“哎呀,就是两个乞丐,算了吧,我们还是下山吧。”

  可是另一人却不同意,“乞丐就算了,这里这么隐蔽,我们哥几个身强体壮,都是好不容易才爬到这里?这两个乞丐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个女的。”

  不管姜芍怎么恳求,他们还是被带下了山,蹇宾一直在晕迷,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士兵给扛下去的,说是给他们长官审问,若是真的是一般的流民就算了,如果是奸细,绝对不能放过。

  摸黑下来的结局就是,姜芍几次差点掉下山崖,被一个士兵拉住才看看稳住,到了山下,已经是半上午的事情了,几个大汉倒是没什么,姜芍已经瘫倒在地,一步也走不了了。

  立马就有人上前,拖着姜芍进了一个帐篷里,那个大汉也把蹇宾甩在地上,蹇宾已经完全没有意识,趴在地上,姜芍赶紧爬到蹇宾面前,颤颤巍巍的摸着蹇宾的额头,又跪着对一个人哭着说:“大哥,我的哥哥发高烧晕迷了,求求你,给点药,救救我哥哥吧。”

  那人蹲下来,也摸了摸蹇宾的脸,“这么烫,怕是不行了吧。”

  姜芍一听,吓得瘫坐下去,然后又急忙跪在那人面前,给那人磕了好几个头:“大哥,大哥,求求您,救救我哥哥吧,求求你!你们是当兵的,肯定有军医,求求你,行行好,我给您磕头了!”

  姜芍一直磕头,额头上都冒出了血迹,那人看不过去,阻止了姜芍,“行了行了,我去叫军医过来看看,你不准跑,要是跑了,我就把你哥哥一刀砍了!”

  姜芍急忙摇头,“我不跑,我要守着哥哥。”

  不一会儿,军医真的来了,让人把蹇宾抬到席上,跪在地上给蹇宾把脉,又看看脸色,查看眼睛,东东西西搞了半天,姜芍忍不住问:“大夫,我哥哥怎么了?”

  军医拉开蹇宾的肩膀,血肉模糊,已经有些腐烂了。

  “这是被什么伤的?”

  姜芍忙说:“是黑熊,我们遇到了黑熊,哥哥被黑熊抓伤了,一直都没有好。”

  后面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我们要找熊还没找到,倒是让你们给遇上了。”

  军医说:“这伤口要立刻处理,他发烧也是伤口引起的,再不处理,这人性命堪忧!”

  姜芍急切的问:“那要怎么办?”

  军医说:“我先给他把伤口的腐肉刮干净,再消毒清理上药。”

  两人出去找酒给人消毒,一人说:“诶,我们是抓他们给上头审问的,怎么变成了给人治病的了?”

  另一人拍拍那人,“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但是军中的酒是定额配送的,平时不允许士兵动的,两个士兵偷偷摸摸的去拿酒,刚好被将领抓了个正着,直接将两人抓到了将军面前,而正好大王也在。

  将军问:“何事?”

  那个将领说:“启禀大王、将军,这两人私自偷酒,被我抓了个正着。”

  将军看了看毓埥,摆摆手:“多大事儿啊,你带出去,军法处置就是。”

  南宿的军法十分严厉,他们心中害怕,一人跪下来,“大王,我们偷酒,不是我们自己要喝的,是军医要用酒给人治病,本来要直接报告将军的,但是那人烧得厉害,再晚些估计就没命了,这才……”

  毓埥奇怪,问道:“谁人受伤了?”

  两人把昨晚的事情都统统和毓埥说了,毓埥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觉得两人做得对,不仅没罚他们,还亲自去看看带下山的两人。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