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临时监护人(五)

  马振桓作息比较规律,到点儿就洗漱了,从浴室出来瞥了一眼易柏辰的房间,倒是没有打游戏的声音了,变成了B-BOX的音乐,那倒也是,都折了一只手了,可没手再打游戏了。他走过去,敲了敲门,没人应,马振桓推了推门就开了。

  只见易柏辰对着电脑捂着嘴跟着B-BOX,还左右摇晃,马振桓觉得好笑,果然是小年轻,手都这样了还不安分。

  马振桓走进去在后面拍了拍易柏辰的肩膀,先说好,马振桓绝对是好心来着,然后易柏辰一个哆嗦就从椅子上飞出去了,身体自保反应让他很好的护住了右手,在看清拍自己的是马振桓后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膛。

  “我的妈呀,哥,您大半夜的吓鬼呢!”

  马振桓好笑的说:“你是鬼啊?”

  易柏辰还是心有余悸的靠在电脑桌上,只有一只手还在比手画脚的说:“哥,虽然这是您家,但是,好歹现在这个房间暂时属于我了,您下次进来前能不能先敲门啊,您这样突然出现,我说不定真被吓死,然后变成鬼了,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还做了一个恶狗咬人的动作。

  马振桓指了指门:“我刚才敲门了,可能声音太吵了,你没听见。”

  易柏辰摊摊手,“好吧,有何贵干?”

  马振桓说:“你,你手受伤了,洗澡会不会不方便?”

  易柏辰看着马振桓身上的睡衣,明显是洗过澡的,倒是明白马振桓的意思,“你要帮我洗澡?”

  “如果你不方便的话。”

  易柏辰有些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

  马振桓双手拍拍腿,事不关己的说:“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说完就往门边走去。

  易柏辰立马讨好的拉住马振桓,“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刚才胡说的,您看我现在衣服都脱不了,完全不能自理,就麻烦您了。”

  其实马振桓并不是个难相处的人,相反平时其实很温柔的,对待同事,对待他人都是如此,也不会斤斤计较。和易柏辰结梁子的事儿吧,纯粹是易柏辰自己找的。不过易柏辰之前送自己去医院,照看了自己半天,易柏辰手受伤他是不会不管的。

  马振桓小心的把易柏辰上衣脱了,小伙子还在抽条,身体骨节清晰,看起来没几两肉。易柏辰自己囫囵的把裤子扒了,马振桓没有看别人赤裸身体的爱好,眼睛移向别处,想着就要出去,却被易柏辰叫住了。

  “哎,别走啊,帮我擦擦背呗,这天儿太热了,不洗干净晚上都睡不着。”

  马振桓犹豫了几秒还是拿着帕子给他擦背,力度得当,擦得易柏辰极为享受。

  “恩,真舒服。”

  马振桓没好气的换了力道,使劲儿搓了几下,立马痛的易柏辰呲牙咧嘴的,“疼疼疼疼疼,你想谋杀亲夫啊。”

  马振桓无语的站起来把帕子扔给他,“其他的你自己洗。”

  易柏辰撇撇嘴,不敢再得寸进尺了,还是自己洗了。

  “洗好之后叫我,我先出去了。”

  洗好之后,易柏辰喊了一声在门外的马振桓,马振桓进来就看到赤条条的易恩,以及小易恩……马振桓看着易柏辰的脸说:“你就不能先把裤子穿上吗?”

  易柏辰嬉笑几声,“这有什么关系嘛,都是男人,怎么样,我还不错吧。”

  都是男人,马振桓自然知道易柏辰在说什么,只是站着没理易柏辰,易柏辰只好自己把裤子穿好。

  等伤患处理好了,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两人各自睡下了。

  本来是准备在上海和哥们儿一起打工挣钱的,可是出师不利,还没开始呢,手就伤了,易柏辰是不可能去水吧打工了。早上迷迷糊糊的听到响动,易柏辰知道是马振桓起来了,也没起来继续睡,这一睁眼起来,太阳已经悬挂在窗头了。

  易柏辰一个直挺坐起来,全然忘了手的伤,这一磕到了,疼得他龇牙咧嘴的。疼劲儿缓了缓之后,他拿手机看,马振桓给他的信息显示:我去上班了,你自己叫外卖吧。

  易柏辰大吼了一声:“人生果然还是一个人的人生啊!”

  本来就不想一个人寂寞难耐才来上海汇朋友,结果手伤了,马振桓这个表哥又要上班,又变成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而且他手受伤了,还不能打游戏,这日子真的没发过了。

  马振桓回来的时候,震耳欲聋的声音不禁让他皱了眉,手里提了一个大的购物袋看着客厅的惨状,叹了口气,所以说他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他这个洁癖患者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状况。

  马振桓随即收拾了一下,然后就去厨房做饭了,今天上班的时候他询问了公司的女同事关于骨头汤的做法,还有一些寻常菜的做法,所以他决定再试一次。

  耳朵不好鼻子倒灵的易柏辰闻着味儿跑出来,这才看到马振桓回来了。

  “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都没声儿啊?”

  马振桓只说:“你把你的音乐关小点儿就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易柏辰偏头去瞅了瞅锅里,“哥,您还敢做饭呢?”

  马振桓没回他,只把他推出去,“出去等着,马上好了。”

  易柏辰脸色难看:今晚这段饭又难熬了……

  马振桓把饭菜端出来,盛了两碗饭,因为两只手都端了碗,饭碗上赫然插了上了筷子。

  碗饭直接送到了易柏辰的面前,马振桓面带微笑的说:“吃吧。”

  易柏辰看着面前这碗饭,饭上的筷子,再看着笑得温煦的马振桓,怎么觉得心里阴测测的。

  “马振桓,我都叫您哥了,您大人有大量,别搞我了行吗?”

  马振桓奇怪,“我好心做饭给你吃啊,你这话也未免太伤人心了吧。”

  “你就是在咒我,前天咒我生病,昨天我就受伤了,现在你又咒我!”

  马振桓还是笑着说:“你在说什么?”

  易柏辰指了指碗,“你不知道吗,饭上插筷子是咒人不好呢,你这还不是咒我是什么!”

  马振桓有些疑惑,恍然大悟的说:“这是中国的习俗?”从小在加拿大长大的马振桓当然不知道。

  易柏辰翻着白眼儿:“你不是中国人啊?”

  马振桓没再接话,把筷子抽出来递给他,然后面带微笑的,出口是温柔的语气:“这样你可以吃了吧?”

  易柏辰完全没回过味儿来,还在作死的嫌弃:“昨天我差点食物中毒,今天我不能再做小白鼠了!”

  马振桓依然笑着,然后重重的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语气还是温柔的说:“你吃不吃?”

  易柏辰被吓一跳,这才嘿嘿笑着,拿过筷子,“我吃,我吃,你做的,就算是砒霜我也吃!”


1、被世界杯伤害的我,今天拒绝看世界杯!!!管你谁赢!!!所以更文来表现我的愤怒!!!

2、我觉得我写左了,我写易柏辰手骨折了,这,要多久才好啊?虽然想要用这种方式让两人接触更多,更亲近,可是这又阻碍了进展了……悲伤……


评论(1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