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变小魔咒(第三话)

  大概就是王上莫名其妙等比例变小了,然后每天会长一截儿,最后长到正常身形就恢复了的故事。

第三话  王上变成了八寸小人儿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蹇宾就醒了,准确的说是被饿醒的,不,再准确的说是在半夜就饿了,可是晚上又困,实在不想起来,而且旁边还有个齐之侃,他觉得自己半夜起来吃东西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啊,他现在长身体的速度那可以说是惊人的,吃的多些也是正常的。

  终于熬到了天亮,蹇宾睁开眼睛,第一时间就是伸出手看了看,然后悄咪咪的在齐之侃的脸上比划了一下,他高兴得差点呼叫出声:他又长大了!

  蹇宾轻轻的掀开小被子,刚想要跨过齐之侃……跨得过去才怪!

  蹇宾伸了几次腿,还是退了回来,现在的齐之侃就像一尊巨型睡佛横亘在自己面前,而前面小凳子上昨晚吃剩下的绿豆糕在自己面前闪闪发光。

  最后蹇宾爬到了床尾,打算从齐之侃的脚下空隙翻过去。

  蹇宾的动作很轻,从床位爬出去的时候,看了看齐之侃特意为自己做的几个阶梯矮凳都在床头,他又轻轻的从外围爬到床头,然后顺着几个阶梯矮凳下去。

  终于来到了点心面前,他伸手拿一个绿豆糕掰开,然后咬了一口,感觉到绿豆糕的松软清甜,眉眼都眯在一起了。这么几口下去,肚子终于不那么饿得要命了。蹇宾吃完一个又拿了一个,刚咬一口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就听到齐之侃那独有的低沉嗓音喊了声“王上?”只是声音里多了一丝惊诧。

  不知道为什么,蹇宾第一反应就是躲,他立马端了点心盘子就躲在了小凳子的细缝腿柱中间,恩,刚好和木腿柱子合为一体。不过下一秒他就后悔了,他是王啊,为什么要做贼心虚啊?!

  齐之侃醒来就不见了蹇宾,又不知情况,只怕蹇宾又变小了,也不知道小成什么样子,于是不敢动弹,轻轻下床,然后呼叫王上。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王上回应,齐之侃才掀开被子,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仍然没找到王上,心中着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特意制作的小矮桌上的点心不见了。也是因为王上小吃不了多少东西,但是进食次数变多,他才特意准备的。

  齐之侃已经发现了蹇宾,性子直的齐之侃立马走到矮桌旁蹲下,“王上?”

  蹇宾气闷,就算发现他躲在这里也应该装作没看见好吧。他是王上耶,躲在凳子下面是什么操作啊,蹇宾不出来,他现在真的觉得丢脸,可是肚子饿得要死了又不是他的错。

  齐之侃等了一会儿蹇宾还是没出来,齐之侃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上,蹲太久了腿会麻的,出来吧。”

  蹇宾眼睛一闭,气愤的从矮桌下钻出来,双手一甩就把手里的糕点全部砸在齐之侃的面前,“你给本王出去,本王不想看见你!”

  齐之侃被吼得一愣,他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怒了蹇宾,但是看清蹇宾身形之后却是大喜。

  “王上,你又长大了!”

  “……”

  “……”

  这个早上就是这么以蹇宾单方面生气,齐之侃惊喜之中度过的。

  吃完早饭,蹇宾打量了一下自己才说:“看样子是好的发展,我每天都比前一天长大很多,这样不出一月就会回到正常状态,只是我这一天天长大,你的屋子肯定是待不下的,你府里的下人都识得本王,要打点好,切忌把本王的情况泄露出去。”

  齐之侃当然知道此事的重要性,对蹇宾严肃的点点头,只是这事儿过于诡异,天玑上下都信巫仪,怕是府里的下人也会害怕。

  “我想再等几日,等王上稍微再长一些再知会下人。”

  蹇宾看了看自己的手,点点头:“也罢,小齐总是思虑得当。反正我现在还小,还能藏得住。”

  蹇宾比之前大不少,内心的恐惧之心慢慢的减小,看到东西也没那么巨大了。

  齐之侃是天玑的上将军,事务也很繁忙,因为蹇宾的事情这两日也没有去军营坐镇,于是将士们有事都往将军府跑。齐之侃吃过早饭就在大厅面见将士,蹇宾倒是想跟着去,但是他已经长大许多,已经不能藏在齐之侃的衣服之中,无奈只能在齐之侃的书房无聊的翻书。

  齐之侃书房的书基本都是兵书,好些都是蹇宾看过的,蹇宾翻得实在无聊了就开始翻箱捣柜的。他站在矮凳上,准备去书架再找一本书,发现书架的下面有个抽屉,于是打开抽屉瞧瞧,然后就发现了……

  画,很多很多画……

  蹇宾好奇的拿了一张看,画技一般,甚至稚嫩,可是他还是看出来这画上是谁。

  是他自己。

  画得粗糙,但是从发髻和服饰上一眼就可以认出画中之人就是自己。

  蹇宾迅速放下手中的画,然后急切的把柜子里的那一叠画都拿出来,每一张都是自己,各种不同姿态的自己:有在朝堂上端坐的自己;有在桃花下伫立的自己,有在卧榻上看书的自己,有在池边喂鱼的自己,有批阅奏折的自己,甚至还有在庭院中不小心睡着的自己……

  蹇宾不知道千胜不离手的齐之侃居然会作画,当然,忽略作画的水平,但是,他画中的自己的神态却是神似。蹇宾有点不知所措,他放下画,坐在柜子上靠着书,环视这间书房,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他给齐之侃置办的,他信任齐之侃,珍惜齐之侃,重视齐之侃,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齐之侃是不世将才,因为齐之侃不慕财权,因为齐之侃耿直忠诚,因为齐之侃对自己忠心不二,因为齐之侃是唯一真心待自己的人,也是自己唯一真心相待的人。

  他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齐之侃会结婚生子,妻妾成群,子孙满堂,在他心里,齐之侃是一个人,永远都只是一个人,是自己一个人的。

  蹇宾对齐之侃有占有欲他承认,但是他从没有想过他们之间还有别的关系,不就是君臣之情吗?

  对啊,是君臣,还有点别的什么……

  蹇宾把画通通都收起来,甚至按照原来的顺序放好,然后把柜子关上。

  齐之侃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蹇宾正在矮桌边吃橘子,看到齐之侃高大俊逸的身姿出现在门口,逆着光,像是踱了一层金光,蹇宾居然有些看楞了,然后一不注意就被橘子呛到了。

  “咳咳……咳咳……”

  齐之侃连忙把门关上,然后疾步走到蹇宾的面前蹲下,刚伸出手想要替蹇宾顺顺气,可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蹇宾小小的身体,不自然的收了回去。

  他怕自己这么一掌拍下去就把蹇宾给拍死过去了……

  咳咳,蹇宾要是知道自己的想法肯定又要砸东西了。

  齐之侃转而端了一杯茶给蹇宾,“王上,喝口水顺顺吧。”

  蹇宾咕噜喝了一口,自己不停的拍着胸口,这才稍微好点儿。

  气顺了之后,蹇宾抬头看着齐之侃英俊的脸,突然就想起齐之侃书柜下的那叠画,蹇宾突然就觉得不好意思,忙撇开头,空气不自然的沉默。

  最后还是齐之侃开口,“王上,起来坐到凳子上吧,地上潮。”

  蹇宾这才站起来,看似随意的问:“军营有什么大事吗?”

  齐之侃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直存在着老兵欺负新兵,军中赌博的不良作风,昨天闹出了事,几个将士打起来了,不过这事儿末将已经处理好了。”

  按以往来说,蹇宾会追问一下处理的情况,齐之侃的看法之类的,但是今天的蹇宾却很奇怪,并没有追问下去,齐之侃心中奇怪,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这一天都很奇怪,齐之侃感觉蹇宾在有意无意的避开自己,然后在自己看向别处的时候又看着自己,齐之侃是习武之人,在清醒之下自然能感受到那道视线。

  齐之侃在院中练了会儿剑之后坐下来歇歇,蹇宾坐在石桌上看书睡着了。

  齐之侃静静的看了会儿小人模样的蹇宾,伸出手摸摸蹇宾的脸,蹇宾感受到温度,伸手抱着齐之侃的手指,权当一个抱枕,齐之侃怔住了,一动不动的随他抱着。

  这个下午,蹇宾睡了一下午,齐之侃就这么直直的坐了一下去,而手被蹇宾换了各种姿势抱着,最后全身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齐之侃的手臂上睡着,齐之侃就这么看着也觉得甚为有趣,脸上一直挂着温柔的笑意。


评论(18)

热度(71)

  1. 七只影繁华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繁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