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临时监护人(二)

  这房子挺大的,看来这小子挺能赚钱的,在大上海能住这么大的房子,易恩简单的看了看,最后去客房把床铺铺好就拿着睡衣去洗澡了。经过客厅的时候,易恩瞟了一眼沙发上的人,还躺在那儿呢,易恩没管他,还是往浴室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咚的一声,易恩退回去一看,我的乖爷爷,这人自个儿翻到地上了。

  易恩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行行好,至少这两个月两人还得同居呢。

  易恩走过去,那人好像已经发现自己在地上了,有点挣扎着要起来,易恩上去扶他,“喂,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马振桓难受得紧,头痛欲裂,胃里也翻滚着,他借着易恩的手要撑起来,可是全身都是软的,他突然推开了易恩,捂着嘴又软倒在地,自己半睁着眼睛拿过茶几旁边的垃圾桶就开始狂吐。

  易恩赶紧捂着鼻子退后,“我说你也真够恶心的。”

  马振桓听到声音,知道屋里有人,低低的说:“水……水……”

  易恩觉得自己肯定倒了八辈子霉,本来就长途跋涉,舟车劳顿,结果在屋外蹲了半夜,这回到屋子吧,还得被迫处理个醉鬼。

  易恩还是去冰箱拿了冰水递给马振桓,马振桓接过,刚要拧开,又忍不住要吐,这次没控制住,还没找到垃圾桶就开始吐,这次直接吐在易恩身上了,易恩僵直了三秒,然后一脚把马振桓踢开了,“我去你大爷的!”

  马振桓被易恩踢倒撞到了茶几上,侧腰锥心之痛让他直接躺在了地上,他抱着侧腰躬成一只虾米。

  “痛……难受……”

  易恩看着自己的衣服,闻着这味道他也想吐了,捂着嘴干呕了几下,再也不管那个醉鬼,迅速的跑到洗浴室去洗澡了。

  冲了几次,易恩才觉得舒服些,他虽然没有洁癖吧,但是却真的很讨厌酒味儿,尤其是醉鬼吐出来的,易恩心想,这次绝对不会理那个人了。

  等易恩洗了澡出来,马振桓还缩在地上,抱着肚子缩成一团,易恩假装没看到,进了卧室把门一关万事不闻。

  在床上翻了好几个身,还是睡不着的易恩狠狠的捶了一下床,最后还是爬起来看看那个醉鬼。

  易恩上前一看,马振桓全身都在滴汗,看起来真的是相当痛苦,易恩不明白,不能喝就别喝这么多嘛,干嘛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他架着马振桓到浴室,把他丢在浴缸里,然后开始用水往他身上冲,冲了几遍之后确定没有味道了才给他把衣服脱了。

  三两下把这人的湿衬衫扒掉,不过这人身材是真的不错,尤其是上身,胸肌比他可大多了,只看过限制级的片子毫无实战经验的处男易恩觉得这人的胸都有女的大了,鬼使神差的上手捏了两把,有点硬。顺手再剥了西装裤,连带着内裤一起给剥了,两条白花花的腿就在自己面前晃,还有那男人的象征。男人也有比较之心,易恩正大光明的看了看,跟自己不相上下,不过这腿是真的,又长有白,屁股也翘,易恩顺手又摸了摸。之前因为被对方晾在外面大半天,心中不忿,也没仔细看过这人,这么一看,这人长得顶好看的,身材也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刚才还粗鲁的动作不自觉的放轻了些。

  刚才吐了干净的马振桓倒是安静了些,任由易恩搓圆捏扁,只是觉得泡在水里舒服,全身都软软的泡在水里。易恩可不给他享受的时间,洗干净之后把他捞出来,又给他冲了一遍,当然易恩身上早就湿了。

  最后马振桓赤条条的被易恩架着走,可是刚出浴室马振桓就完全瘫了,易恩只好把他抱起来,易恩心想:幸好我打篮球锻炼着,不然肯定抱不动这个醉鬼,看起来瘦瘦的,还真特么的重!

  易恩把马振桓抱到床上,也没有给他穿衣服的心,随手给他盖上了被子,刚盖上这人就给掀开了,易恩又给他盖上,结果还是被掀开了,易恩觉得自己真是仁至义尽了,最后还给他开了空调,调了温度,然后再给他盖上被子,这下倒是没再给掀开了,易恩终于轻松了。

  易恩再去洗了个澡,折腾了半天再次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凌晨3点了。

  大清早,易恩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呢,昨天可把他折腾惨了,迷迷糊糊的梦见一个美女,正准备一亲芳泽的时候就被咚咚咚的声音给吵醒了。

  易恩捂着被子准备继续睡,可是咚咚咚的声音越演越烈,易恩被吵得不厌其烦,大吼一句:“走开,别打扰老子清梦!”

  然后咚咚咚的声音消失了,易恩继续在梦中与美女幽会,看到美女脸的时候易恩一下子就清醒了:搞什么鬼,我真的是被一个醉鬼折磨疯了才会在梦里也不放过我。

  易恩还是不想起来,在床上滚来滚去就是不起来。外面传来些微的声响,不知道在干嘛。

  硬是磨到上午十点的时候,易恩才爬起来,打开门,昨晚的酒味没有了,换了一种很清新的味道,客厅也收拾过了,连地板都清理过了。 

  但是没看到人,易恩移到盥洗室去洗漱,浴室也被打扫过的,昨晚他胡乱丢的衣服也不见了,看不出这人还挺爱干净的嘛。

  易恩洗漱好出来,还是没看到人,他悄悄的推开那人的卧室,依然没有人。刚退出来的时候门口有动静,易恩走过来一看,那人提着吃的进来了。

  虽然昨晚认了亲,但是易恩也知道那是在马振桓不清醒的情况下,这下突然这么面对面,易恩还有些局促,倒地还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尤其是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易恩希望对方什么都不记得了。

  “醒了就吃早饭吧。”还是马振桓先开口。

  马振桓把东西一一的拿出来放在饭桌上,易恩这才环视了四周,马振桓这屋子装饰得很素雅,看来是个讲究生活的人,但是昨晚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易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低头喝粥,马振桓也没说话,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吃早餐。


评论(2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