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变小魔咒(第二话)

  六一儿童节,狂写近四千字送给大家作为礼物,祝两位和看文的大家节日快乐!前文请戳▲第一话


第二话  王上变成了四寸小人儿


  早上,齐之侃半梦半醒间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跟一个黑衣人决斗,经过几番对决之后,黑衣人扼住了自己的脖子,齐之侃扳开对方用力一甩,自己终于脱险了,只听“啊”的一声,床上有动静?!

  齐之侃呼的一下鲤鱼打挺,身手敏捷的跃下床随手抽出千胜,这才想起来……昨儿是跟小王上一起睡的……

  齐之侃定眼一看,小王上被自己摔在床的角落里……原来刚才是蹇宾趴在他的脖子上睡觉。

  “齐之侃!你混账!”一声怒吼袭来,可惜人小声音也小,显然没什么威吓力,想蹇宾也是很生气,睡得好好地,还在睡梦中就被齐之侃给甩出去砸得头晕眼花的。

  齐之侃丢了剑,立马爬上床去跪在蹇宾的面前:“王上恕罪,末将以为是敌国奸细。”齐之侃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到蹇宾坐在被子上揉手背,齐之侃长呼一口气,幸好是摔在被子上,要是被自己摔在地上,王上现在估计就废了,不过这一看,齐之侃惊喜道:“王上,你长大了!”

  额,长大了?

  长大了?!

  长大了??!

  本王本来就是大人!!

  长大个大头鬼啊,齐之侃还是这么雄壮的立在自己面前!蹇宾极度不满,不过左右看看好像确实有点长大了,昨儿裹的小布片都遮不住他了,四肢露出来一大截儿。他在柔软的被子上不好走,连走带爬的爬到齐之侃的面前。

  “把手伸出来!”

  齐之侃依言伸出手,蹇宾熟门熟路的爬上齐之侃的手,在齐之侃的手指上比划了一下,确实比昨天大了一圈儿,蹇宾也惊喜道:“我真的长大了!”

  齐之侃估摸了一下,比昨天大了一轮儿,两人合计了一下,这是好事儿,说不定长着长着就恢复到正常了,两人也无法,只得听天由命了。

  下人端来水,齐之侃仔仔细细的照顾蹇宾洗漱,像是对待一个布偶娃娃一样,蹇宾虽然不满,但是现在他人小不得劲儿,只得忍气吞声。

  蹇宾不知道的是齐之侃借着洗脸的名头悄悄把他的脸捏来捏去,手感很棒。

  昨儿就在屋子里闷了一天,蹇宾想要出去见见天儿,齐之侃挥退了下人,这才用手托着蹇宾到院子里。

  这个院子还是蹇宾亲自命人修筑的,连花花草草都是他选的,蹇宾不敢下地,坐在齐之侃的肩膀上欣赏园林,什么花在自己面前都放大了,连蜜蜂都很大,蝴蝶比他脸还大,眼看着一只彩色斑斓的蝴蝶直直的朝自己飞来,蹇宾觉得全身汗毛竖起来了,他可不想被蝴蝶糊一脸。

  “小齐,有蝴蝶!”蹇宾猛地将脸趴在齐之侃的脖子上,身子失去了平衡,就要掉下去了,齐之侃一手拍掉蝴蝶,一手搂住蹇宾。

  “别怕,没事了,王上,蝴蝶已经被我打死了。”哄孩子的语气。

  蹇宾扒开齐之侃的手指,在手指缝里看了看地上的蝴蝶,撇撇嘴坐回齐之侃的手上,他心里不舒服,不知道会不会被齐之侃看低了自己,堂堂的天玑王居然被一只蝴蝶吓到,蹇宾气闷,不想在齐之侃的身上了,又不想叫齐之侃把自己放下来,自己往下探了探,然后一声不吭的贴着齐之侃的衣襟往下慢慢爬,又顺着齐之侃裙挂前的腰带往下爬,而齐之侃就这么嘴角含笑的看着蹇宾的动作。

  生闷气的王上也很可爱!

  蹇宾终于落地,然而地上也没有比齐之侃的身上更让他安心,可是他刚刚自己爬下来,也不好再爬上去,一个人在石凳旁的一块碎石上坐下来。蹇宾身上这身儿衣服是齐之侃给他裁的,早上他坐在翻过来的水杯上吃早饭,齐之侃就在一旁给他缝衣服,蹇宾发誓,这之前,他不知道齐之侃竟然还会女红,蹇宾在心里给齐之侃安了个贤惠的名号。

  齐之侃也不敢坐下,就这么直愣愣的站着,看着小小的蹇宾双手撑着下巴看着院子。

  不一会儿,一个小厮急急忙忙的进来,将军府没那么多规矩,下人过来也没通报,齐之侃一看蹇宾正对着小厮,于是掀袍坐在蹇宾靠着的石凳上,蹇宾被齐之侃的袍子遮了个彻底。

  齐之侃淡定的问:“何事?”

  小厮递上拜帖说:“将军,魏大人求见。”

  齐之侃看了看说:“好,知道了,你去大厅候着吧。”

  待人走后,齐之侃立马站起来,退后一步,可是蹇宾却不见了,齐之侃急道:“王上?”

  蹇宾本来趴在齐之侃的脚边,可是齐之侃突然后退,直接把蹇宾给绊倒在后面了,蹇宾气呼呼的抓住齐之侃的袍子,齐之侃这才感觉到重量,转头一看,蹇宾挂在自己的袍子上。

  齐之侃弯下腰朝蹇宾伸出手,蹇宾爬到齐之侃的手上,气鼓鼓的说:“你什么时候和魏洵走在一起了?”

  齐之侃说:“回王上,末将和魏大人并没有什么私交,我也不知道魏大人找末将有何事。”

  蹇宾说:“算了,去瞧瞧就知道了。”

  见齐之侃还立在原地,蹇宾催促道:“还不走?”

  齐之侃犹豫一下说:“我先把王上送进屋吧。”

  小小的蹇宾背着手,“怎么,小齐和魏洵说话本王还听不得了?”

  齐之侃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的蹇宾不适合在人前出现,“可是王上现在这样,要是被魏大人知道了就不好了。”

  蹇宾低头看了看自己,扶额叹了一口气,然后说:“算了,我还是在你身上吧。”蹇宾是真的想知道这个魏洵找他的小齐干嘛。

  于是蹇宾又躲在齐之侃的衣襟里,倒也看不来,齐之侃抬腿进了大厅,魏洵已经等在那里了。

  “齐将军,打扰了。”

  “魏大人不必客气,请坐。”

  两人坐下,齐之侃就问:“不知道魏大人光临寒舍是有何事?”

  魏洵知道齐之侃直接,也就直接说了:“前天,王上召见我,明里暗里的意思大概是说要我出使天璇,我觉得目前我们和天璇的关系,我这个时候出使天璇恐有不妥。”

  齐之侃说:“这事儿我倒是没有听王上提起,但是王上的决定都是对的,如果真是,那魏大人走一趟便是,为何要跟本将说。”

  魏洵有些勉强,他说:“我是觉得也许齐将军出使会更好一些,齐将军之前打败过天璇,在天璇更具威名,齐将军出使或许会事半功倍。”

  蹇宾倒是听出了魏洵的意思,这个魏洵不过是贪身怕死,怕之前齐之侃让天璇吃了败仗,强扣自己而不敢出使天璇,想齐之侃替自己跑这一趟,蹇宾一个不满,想要喝斥魏洵两句,直接从齐之侃的衣襟出来,刚出一个头就对上了一直看着齐之侃的魏洵,蹇宾这才想起现在的自己不该出现的,一时间空气都凝固了。

  额……蹇宾不知道是该把头缩回去还是怎么的,齐之侃看魏洵神色不对,这才低头一看,然后二话不说,猛的将蹇宾的头按进了怀里,对魏洵笑笑:“这事儿不是本将能决定的,今儿本将还有事,就请魏大人先回去吧。”

  魏洵擦擦眼,指着齐之侃的胸口说:“齐将军,刚才有什么东西在你胸口……”见鬼一样的表情。

  原来魏洵也没看清楚,齐之侃松了一口气的说:“看来魏大人为天玑劳心劳力都出现幻觉了,来人,送魏大人回府。”

  “可是……”魏洵还想说什么,下人已经站在魏洵面前做出请的姿势,魏大人只好随着走了,边走还便嘀咕:“难道我真的眼花了?看来得找国师给我做做法了。”

  等人走后,蹇宾才探出头来,对齐之侃说:“这事儿小齐别管。”

  齐之侃点点头,又想起蹇宾看不到,便回答说:“一切谨遵王上吩咐。”

  蹇宾离了宫,暂时丢开了国事,齐之侃的军务倒是还要处理,蹇宾倒是想看报请,但是字太大了,他看着费劲儿,也就算了。齐之侃在书房处理军务,蹇宾就在一边磨墨,磨累了,也有些饿了,想要去拿点点心吃,可是齐之侃看军务也很认真,没注意蹇宾,蹇宾慢慢的爬到齐之侃的束腰处,本想抓着腰带下去,可是一不留神就顺着袍子滑下去了。他站在地上拍了拍衣服,完全没看到头顶上齐之侃的嘴咧得都要绷不住了,齐之侃心想:好想把他按在怀里揉啊揉啊。

  蹇宾走到茶几面前,可是又犯难了,茶几太高,他爬不上去啊,蹇宾双手抱胸,脑子里闪现几个方法:

  方法一:要不要叫齐之侃来?不要,啥事儿都要齐之侃,会显得自己很笨!

  方法二:要不忍着,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悄悄的回去?不要,肚子是真的饿了,他人小,胃也小,每次都只能吃一点儿,可是他要长身体啊,烦!

  方法三:要不试着爬上去?可是木腿儿刷了漆,很滑的,行不通!

  方法四:要不把点心摇下来?可是这个茶几对于现在的自己就是庞然大物,摇不动!

  什么方法都被自己否决了,蹇宾正要转身的时候,齐之侃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自己身后,蹇宾有种被抓住现行的感觉,愣愣的立在原地,齐之侃蹲在地上:“王上,末将刚才看到一个难题,想请王上帮忙看一下。”诚恳请求的语气,蹇宾欣然同意,爬上齐之侃的手,齐之侃站起来,随手端了茶几上的一盘点心。

  原来是关于练军之事,蹇宾听齐之侃说了之后沉吟片刻说:“兵贵在精,可以通过考核查看各地练军情况,如果真的是毫无用处的士兵,就干脆放回原籍,小齐觉得呢?”

  齐之侃点点头,“末将同意王上的看法。”

  齐之侃又问:“王上要去外面透透风吗?”

  蹇宾看着面前的奏报摇摇头,“你继续看吧,军中事务要紧。”

  齐之侃又低头认真看了,蹇宾慢慢的移到桌上的点心上,抱起一块糯米糕吃,糯米糕比他脸还大,一口下去只啃到些皮儿,再啃下去还是皮儿,蹇宾气闷,把糯米糕抱在怀里用力的掰成两半,中间是红豆,红豆煮的软软,一口下去,红豆的甜软香气袭遍口腔,蹇宾吃的很欢,一口一口,把红豆都啃完了,一个糯米糕里的红豆就撑到了,蹇宾把两半糯米外皮儿合在一起,再捏一捏,跟没吃过一样,然后不动声色的放在盘子的最边上,擦了擦嘴,继续去磨墨了。

  殊不知整个过程都被齐之侃给看了去,齐之侃假装不动声色的一边看奏报一边伸手拿吃的,刚好就拿了蹇宾放在最边上的空了心儿的糯米皮儿。蹇宾眼看着齐之侃吃下去,想要阻止最后还是忍住了,要被齐之侃知道自己扣了心儿吃留下皮儿,这个脸他丢不起。




评论(32)

热度(83)

  1. 七只影繁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