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十指交缠(五)

又名:一张照片引发的故事


  马振桓再次醒来的时候,眼睛转了转看着天花板,感觉到手上的束缚,偏头一看就看到了易恩。

  易恩惊喜道:“Evan!”

  马振桓也扯出一个笑容,“你来了……”

  易恩眼睛泛红,猛的扑在马振桓的怀里,“对不起,Evan,对不起,我太任性了,我太莽撞了,什么事儿都没做好却害了你,对不起。”

  马振桓拍着易恩的头安慰他,“我这不好好的吗,别担心。”

  易恩抬起头狠狠的揉了揉眼睛,然后站起来给Evan调整了下床高,又理了理被子,这才理了理情绪说:“还痛吗?”

  马振桓一直盯着易恩的动作,微笑着摇摇头,“你坐下来,我这样看你难受。”

  易恩干脆蹲在床边,马振桓伸手抹了抹易恩湿润的眼角,“我爸妈呢?”

  易恩顺手抚上马振桓的手,“我来替班,让华哥带着爸妈去酒店休息了。”

  马振桓点点头,看着自己固定的腿,转瞬又移开了,易恩抓着马振桓的手:“Evan,你别担心,医生说能治好的,只是需要些时间。”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可能会成为一个残废……”

  “不会的,Evan,不会的,就算真的是那样,我也会陪在你身边。”

  马振桓心中凄然,结果未知,他也在害怕,不过他却不想再待在芬兰,他想回家,回到熟悉的地方,他再也不想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地方什么都做不了干着急了。

  马振桓看着易恩说:“易恩,以后别再这样了,别一个人走,我害怕……”

  易恩不住的点头,眼泪顺着脸颊掉在两人十指交缠的手上,“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被马振桓救下的小女孩在家人的带领下来医院看马振桓,随同而来的还有芬兰的电视台记者,他们想要将这个舍身救人的感人事件给全世界的人民报道。

  记者问:“恐怖事件发生时,你当时在现场是什么感受?”

  马振桓:“害怕。”

  是的,害怕,他毫不避讳的说出来,他当时真的害怕极了,他甚至在脑海中回忆了父母的脸庞,最后定格在易恩的笑脸上,他以为他再也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记者问:“害怕?那你什么还义无反顾的救下cherry?”

  cherry很乖巧的依在马振桓的床边,在记者和马振桓脸上来回的巡视,听到自己的名字又看着马振桓。

  马振桓摸了摸cherry的头笑着说:“我想这是任何一个在现场的人都会做的事,毕竟cherry那么可爱。”马振桓还能对cherry眨眨眼睛,幽默的对镜头逗趣,换来的是cherry大大的笑容,不过好像害羞了一样立马又扑到旁边母亲的怀里。

  一个美好的像花儿一样的小女孩儿,她不该受到这样的伤害,而是该平平安安的长大。可是马振桓转而又沉下了脸,“不过我确实也害怕,我害怕再也见不到家人,再也见不到爱人,我……也是害怕的。”不是毫无畏惧,而是害怕仍然奋不顾身的救别人。

  一直立在旁边的易恩蹲下来抓住了马振桓的手,紧紧的,生怕马振桓不见了一样,而摄像机也捕捉到这个画面,两人再一次的十指交缠。

  毕竟马振桓还有伤在身,时间一到,医生就表示时间到了,采访的人和小女孩一家都走了,只剩下易恩和马振桓。

  “易恩,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害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当时的场面在马振桓的脑子里回旋,马振桓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真的害怕极了,面对死亡,他原来也是如此害怕。

  易恩无比心疼,其实他也在后怕,只能抱着他安慰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别想了,一切都过去了。”

  后来他们看电视才知道,那场恐怖袭击造成了21人死亡,还有48人不同程度的受伤,画面闪现,马振桓将头埋在易恩的胸口,他还活着。

  两个周后,马振桓坚持要出院,于是几个人坐飞机回中国。国内娱乐圈这个月以来一直都不缺劲爆新闻,之前的“十指交缠”照片引发全民的议论,还没等到当事人发声又出了这样的事情。马振桓因为舍身救人被西方媒体大加赞扬,因此,国内的风向也跟着变了,由起初看热闹的心态转变为对马振桓的欣赏,全民跟风夸赞,都说不管性向如何,人品就值得喜欢,这个时候大家有意无意的找出以前两人做过的慈善,圈内人也纷纷站出来说和两人拍戏时对方的敬业和谦逊待人的事情。路人也说说他们两人作品的都很好,演技也好,也不炒绯闻,这么多年来,两人一直都是专注演戏,是很低调的演员。

  回中国的第三天,易恩对马振桓说了自己的决定,他还是要公开,马振桓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些回避易恩,易恩何尝看不出来。

  “易恩,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我和爸妈说了,想要回加拿大继续治疗。”

  易恩听了没有表现多惊讶,只说:“好,我陪你一起去加拿大治疗。”不管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

  马振桓摇摇头:“我没让你一起。”

  易恩说:“Evan,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腿不好了,不想连累我。”

  马振桓还是摇头,“我没这么说。”

  易恩站起来,大声的说:“可是你就是这么想的!”

  马振桓撇撇嘴,他确实是这么想的,易恩还年轻,在娱乐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年龄段最是演员的黄金段,他不想易恩陪自己耗时间。

  易恩“哼”笑一声,“你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吧。”

  马振桓也不恼:“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去加拿大治疗,你好好的拍戏,这不是最好的吗?”

  易恩反而笑了,他坐在马振桓的对面,执起马振桓的手,十指紧扣,“Evan,你这么了解我,你觉得我会好好的一个人的去拍戏吗?”

  一句了解就让马振桓投降了,是啊,易恩就是这么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走到今天,一瞬间马振桓就豁然了,既然易恩不肯听自己的,那就让自己好起来吧,医生说希望还是大的,那就朝着这个希望去努力,为自己,也为他们的爱情。


  (Evan受伤是转机,国内就是这样,当年哥哥2000年热情演唱会上戴长发,穿裙子,本来是为了粉丝精心设计的舞台,却被当时苹果日报等港媒抨击的体无完肤,大陆的媒体也是一样的,后来国外媒体的一番赞扬,当时抨击哥哥的媒体才掉转风向,开始说好话,甚为可笑。)

评论(2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