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乱世之王》写作历程/整体解读

  我写完这个之后觉得有点好笑,我真的是一个话唠耶,写作历程一写就是上万字……


  《乱世之王》这个文,我动笔前就立了框架的,而且大纲也在我心中,我开始写文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列了几国的人物关系图,把主要人物的名字和关系理清楚。主要人物的名字是按照一些原有的名字相关来取的,比如蹇容蹇宏就和蹇宾一样是宝盖头之类的,取名字我会翻看字典。

  第二步做的就是画地图,地图可以说一直是我写文的基底,因为我的故事就发生在这片土地上,很多时候我都是看着地图写文的。

  然后就是参照了秦汉时期的官职制度,采用的是三公九卿这样的制度,专门查找了资料,做了一个职位表,什么职位是做什么的,自己又画了一个职位金字塔。

  做好了上面这些,我就开始下笔了,首先用一场战争为开头,想要开篇就开启紧张模式,同时也是用最简单的情节来表达天玑和天璇的矛盾,这也为后来做铺垫,为什么天璇几次三番的刺杀蹇宾。

  这场战争我还是比较详细写的,最主要的是突出蹇庸,迅速的让蹇庸下台,让主角蹇宾登场,同时写了小时候的蹇宾一些事情,以及和蹇宏的关系,为后面做准备。可以看出小时候的蹇宾就很骄傲,原因是蹇庸的宠爱,这为他的性格做了解释,他其实有点恃宠而骄。

  其后引出了另一个主角,齐之侃,我原先想法是让齐之侃因为父亲死了,无钱下葬,卖身葬父,被刚刚即位的蹇宾看到,于是齐之侃被蹇宾买下了,成为了蹇宾的贴身侍卫,一起长大的。为了切合剧中捡饼,同时觉得不去游历江湖一番,不能体现江湖齐之侃胆子自然大些的性格,所以有了文中的相遇。

  而为什么后来齐之侃对只相处数日的蹇宾有深厚的情意?是因为那个时候齐之侃父亲刚刚死,他失忆了,对这个世界可以说是陌生的,对父亲也没有什么感情,像一个懵懂的婴儿,他遇到蹇宾,情感自然是不一样的。

  小时候只是过渡,所以不会长写,长大后,蹇宾遇到的问题就是不能亲政,首先他要收回政权,然后再与其它几国联系。

  为了表现蹇宾知民生,勤政务,把蹇宾塑造成一个励精图治的王,同时开展情节,就用微服私访来说明。

  这个时候我列了一个大概的走势表,一直到收拢政权,列了关系和矛盾,然后就开始添加故事。

  在这途中,齐蹇重遇,这也是我立马就安排微服出巡的原因,因为要让两人尽快重遇,才能更好的开展下面的剧情。而这其中的细节就是边写边想的,留了悬念,最后那个青云道长逃了,其实沐天盛典这个骗局就是青云道长设计的,我的设定是他是天璇的人,是故意加速天玑全国巫仪化,让蹇宾被国师彻底压制,然后才更利于天璇吞食天玑,这本来是埋的一条线,触发天璇和天玑以后的矛盾。当然最后这条线没有挖出来,是因为删减了天璇和天玑斡旋的这部分内容,但是影响不大。

  然后是去甽隅郡,中途让齐蹇遇到风暴,遇到波折,目的是让齐蹇二人独处,加速感情的进展,也为了展现齐之侃这个行走江湖十年的江湖人的履历,为日后做准备。然后齐之侃就找到结识的朋友,住在朋友家里,肯定要遇到什么故事,我就设计了一个拐卖妇女的案子。

  写的时候其实也就是想写个案子,边写边想后面的剧情,因为所有的情节我都想连接起来,而不是让人感觉这个案子是可有可无的,去掉也无伤大雅,对我来说这样的故事就是失败的故事,所以我引出了南宿。后面四国出使南宿,发现南宿的一些钧天的一些东西,其实就是侧面回应南宿有暗地里和钧天接触,而这些被拐卖的妇女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详情可以参见后面齐之侃寻找蹇宾来到南宿遇到的那个老板娘,她就是被拐卖的,而她会做钧天的美食,南宿人很喜欢,所以她那儿的生意很不错,这就是联系。

  拐卖妇女案,我写了一对相爱却没有在一起的恋人,这其实就是我个人的观念,我觉得像邱九这样豪爽的江湖侠客,儿女私情并不是第一位的,如果是一般的女子倒还好,可惜丁胧月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而且丁家只有丁胧月一个女儿,丁家的绣坊又需要丁胧月的照看,包括丁家父母。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丁胧月不能离开甽隅,而邱九也不是能定下来的人,因为各自的责任,他们就不能在一起,但是我没有写得悲悲戚戚要死要活,我设计他们两人都是理智的,有成熟思维的人,所以他们只是无奈的接受这样的结局。

  而这里我还埋了一个伏笔就是那个背后模仿他人字迹的神秘人,此人就是慕容离,献祭女童的案子把天璇扯进来,这里我又把天权或者说瑶光扯进来了,同时也为后面留下伏笔,这条线在后面蹇宏的那个先王诏书那里挖出来用了。其实先王诏书我一开始就是埋下伏笔的,最开始写那份诏书的时候,其实我自己都没想好诏书立的是谁,但是埋在那里,慢慢思考也是可以的。后来立蹇宾为王的时候,魏淑兰问国师盗贼的事儿,其实就是侧面写诏书那个时候就已经丢了的。

  这个案子完了我当时有在考虑要不要再去一个地方,但是想了想,齐蹇的感情已经进展得挺快了,蹇宾的身份应该要揭晓了,不然齐之侃估计就要表白了,那样的话后面侍卫齐之侃的小心翼翼就不好表现了,所以就结束了微服出巡。

  回到宫中,小齐按照剧中的设定,先做了蹇宾的侍卫,设计了蹇宾匆匆回宫是魏淑兰的要求,理由是朝中流言四起,而让齐之侃去处理这个事情,就是想让齐之侃在宫内树立一个冷厉的形象,对嚼舌根的侍卫不留情面,这也为后面齐之侃成为杀伐天下的战神的身份做铺设。

  而这其中我又塑造了一个云竹这个宫女,这个宫女其实就是蹇宏在王宫里的探子,云竹小时候是蹇宏宫里的侍女,同时她喜欢蹇宏,所以她才想要保住清白,为了蹇宏。而她最后招出的天璇也没说假话,刺客确实是天璇派来的,因为蹇宏已经和天璇有勾结了。

  然后其中穿插了蹇容这个公主,也不是可有可无的人,在后面有大作用大家也看到了,甚至是决定天玑未来的人。但是其实我写公主扭着齐之侃学骑射时,我的安排是让公主在最后蹇宾统一钧天的时候上战场作为一个传奇的女将军做铺设的,后来姜芍这个侍女没有孩子,所以才改了,让蹇容有个孩子,为天玑后继考虑。

  然后公主喜欢齐之侃简直是太正常了,毕竟齐之侃那么那么好,而且很对蹇容的胃口。但是蹇容不会和蹇宾有冲突,因为蹇容是蹇宾的助力,是要帮助蹇宾的。

  然后就是拉出南宿,连接之前的拐卖妇女案,蹇宾派使臣出使南宿,摸摸南宿的底细,这其中就遇到盗匪,然后拉西北大营的赵保定出来亮亮相,为以后赵将军的将才之能做铺垫。

  其实刚刚写这个将军的时候我没有多想,写到后面才发现后面有大用途,所以加了戏。

  接下来就是收拢政权的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整垮丞相,可以说冀中大水的出发点就是这个目的,一早就设计好了的。

  冀中大水,涉及面很广,地图都标不下了,让齐之侃去处理,会合了宋安隆将军,其实就是为了凸显齐之侃的将才之能,为后面齐之侃当上将军做准备,也收拢一个宋安隆。宋安隆这个角色我写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要多写,是写到后面又挖出来用的,因为我觉得这个角色比较有意思,他面对瘟疫想要放弃病人,后面也说他治军不严,但是看了全文的都知道后面他起了很大的作用,军事才能突出,这就是一个进步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齐之侃起了很大的作用,蹇宾这个王也给了他很多机会。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本来冀中大水中还有一个傅传君,这个将军我要写成好将军的,后来觉得宋安隆这个人物更戏剧化,不脸谱化,比较有意思。

  齐之侃染上瘟疫,其实最大的一个作用是让齐蹇二人心意相通,我觉得齐之侃再这么小心翼翼下去,齐蹇二人进展要停滞不前了,而且都这么快一百章了,还没表白,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齐之侃这人就不会轻易的踏出那一步啊,所以给他一个生死徘徊间表白,我觉得是最好的。

  冀中决堤这里我真的花了很大的心思写的,查了很多资料,看了很多黄河决堤等的实例。齐之侃在其中发挥的各种才能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东西,地图也是看了又看,想了又想。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粮田淹没情况都是我算出来的,包括最后的赈灾物资之类的,都不是随意写的数字,都是一个个算出来的,查看了很多资料,包括官员等级,官员人数,我按照秦汉时期的计量单位,核算出一担粮食是多少,多少钱一担这样来的。说到数字,我打仗那些写的需要多少粮食之类的都有这样大概的核算出来的。

  冀中大水之后就该是赈灾的事情,蹇宾的赈灾策略今天看来是很普遍的,但是那个时候却是不一般的,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历史经验,所以蹇宾的以工代赈其实是创举,所以国师等人才觉得是妙计。我看历史就很不喜欢带着现代人的思想去看古代人。中国历史上范仲淹就施行过以工代赈,西方近代史上罗斯福新政就有以工代赈,即使是那时也是能写进史书的创举。

  在这些事情中间插了齐蹇二人的情感发展。

  赈灾之后肯定都会出现赈灾贪官,这里我就引出了一条贪官线,从县到郡到中央官员,当然最大的就是要引出丞相,局已经做好了,路都铺好了,就等着蹇宾顺着这条路去揪出丞相了。

  所以我设计了蹇宾和齐之侃出宫去遇到流民,然后才会知道真相,不过其实蹇宾早就有所怀疑,在很早之前就着密探开始查了,这次只是更加清晰了而已。

  丞相被揪出来后的刺杀王上也是历史可循的,蹇宾受伤其实我没有着重写,但是张老这个人物我主要是为了塑造一个忠臣的形象,和他的儿子张和进行了一个强烈的对比。丞相和太后有染,我是为了让太后歇歇,别天天逼着蹇宾纳妃,也引出后面的内容,也就是蹇宾心伤出宫去到丹茗宫。不过年轻的太后和大臣有染,这也是太正常的事情了。魏淑兰为什么能那么快的解决王后等人让蹇宾上位?而且就算蹇庸死前立了蹇宾为太子都很难即位的,所以魏淑兰和丞相有染就解释了这个情况。

  蹇宾去丹茗宫其实我只是想让蹇宾和蹇宏尽快见面,拉蹇宏出场,为后面做准备,而且为了这一天我前面已经铺垫了很久。齐蹇二人在雪山上的那一段是我为齐蹇二人设计的旖旎氛围,给两人肌肤相亲的机会。

  蹇宾那个时候早就已经对蹇宏有点怀疑了,一直都有派密探盯着蹇宏,这里也是体现蹇宾的聪慧。回去的时候半路遇刺,也是为了凸显剧中蹇宾常常遇刺的体质。遇刺之后又是两人独处,所以我让齐蹇二人真正的拥有了彼此,半路拐道去艋舺军营也是临时加的,目的是为了突出蹇宾的勤政,走哪儿都不忘国事,尤其是巡查边防这样重大的事情,剧中也有这个意思。而齐之侃的练军方案也是为了突出齐之侃的军事才能,为以后做铺垫。我认为,一个人的军事才能不是嘴上说的,要从各个方面体现出来。

  这样下来,丞相就下台了,蹇宾完完全全掌握了天玑的大权,不过还有一个国师掣肘,这个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

  处理了国内的事情,就开始放眼钧天了。这里写四国会盟其实是私心想要四个王见一面,剧中好像没有见过面的,都是刺客会面。但是这里就为后来埋下伏笔,之前就一直想如何让孟秦见到蹇宾,并生出爱慕。但是其实四国会盟又是必要的,因为这体现钧天同宗同源一脉相承,在我这里就类似中国华夏一族。而历史上几国会盟也是有的,比如春秋时期的齐桓公,晋文公等就召集过诸侯王会盟。此次蹇宾的四国会盟对南宿其实就类似齐桓公的尊王攘夷。

  四国会盟可以说留了好几个伏笔,一个是陵光错认齐之侃为裘振,一个是孟秦对蹇宾的不怀好意,甚至暗写齐之侃将来会对蹇宾造成伤害,一切都有缘由,只怪命运弄人。

  四国会盟之后就是四国使臣出使南宿,几个出使人的事情,展现了几个人的不同性格和不同的才能。

  齐之侃不在天玑,天玑因为去年的大水,今天就干旱,这是一般规律,缺水造成的村民群殴现象很严重,蹇宾的狠厉手段,强硬镇压,表现蹇宾为政的宗旨,他不是软软弱弱的王,他是为了天玑大部分百姓可以牺牲小部分百姓的王,正因为这样的王才能在后面以气吞山河之势统一钧天。但是他还是受到反噬,那个被斩的老人说的那段话,说他杀功臣的话深深的刻在了蹇宾的心里,他的心也不是铁打的,受到咒骂也会心伤,况且是这么敏感的蹇宾。

  所以剧中蹇宾身体不好,常常晕眩其实是有原因的,敏感而易怒,劳心劳神治理天玑,怎能好过?

  接下来就是天玑和天璇的一战,艋舺士兵闹事引出的,这一战,齐之侃初试牛刀,大胜而归,真正当得起上将军头衔,为了这一天,我给齐之侃造了多少势,铺了多少路啊!

  有战功,朝廷再怎么反对齐之侃,蹇宾也能压住不满,重用齐之侃。

  接下来就是天璇议和,这里我多掺合了剧中的情节,算是全部揉进去了。公孙钤逃离晖眏城也有慕容离从中谋划,也是剧中的。齐之侃后来搬离王宫,齐蹇二人独处的时间变少了。

  和天璇一战后便是和天枢的交集,我按照剧中的设定让仲堃仪联结其他两国共同设计天玑,这样几个国家都联结在一起了,乱世开始走向高潮。

  互市开通后,就让齐之侃去艋舺和西北练军,练军的目的是为了以后齐之侃好统帅这些将士打胜仗做准备的,一个统帅不能很好的管理将士,一切都是空谈,为了让以后齐之侃率领的部队战无不胜,练军就是必要的,我希望所有的发展都是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的,逻辑性一定要经得住反复推敲和琢磨。

  这个时候齐蹇二人就聚少离多,因为齐之侃已经是上将军了,责任就开始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前是侍卫的时候齐之侃只需要保护蹇宾一人,现在他要为了蹇宾保护整个天玑。所以西北练军的时候,蹇宾就追上去了,不过也有个正常的理由就是巡查西北军营。因为西北军营以后会发挥重要的作用,所以给了西北军营好些戏份,赵保定和裴荣老将军都是我比较喜欢的人物形象。

  这一来二去也就过了一年,互市的阴谋也显露出来了,其实这对于天玑来说是雪上加霜,因为天玑这几年都不好过,像是冀中大水,冲了天玑的重要粮食产地,然后第二年是干旱,粮食本就减产,这一年又被天枢联结天权和天璇设计,作为农业大国,天玑真的是难以为继,这不是一年的祸是三年累积的。

  因为难以为继,所以齐之侃提出以战养战,攻打天璇,有了襄陵之战,这一战异常惨烈,齐之侃“战死”,蹇宾心死,这是蹇宾日后心态变化的第一步。

  襄陵之战我花了很多心思,上一次对天璇我查了很多的古代战术,古代阵型,也是花了大量的时间查找资料,对应地形用什么战术阵型之类的。而襄陵之战我主要是看了很多古代名将的纪录片,最后考虑以少胜多的策略,我着重看了白起这个不败战神的战略战术,尤其是长平之战。

  襄陵之战我是听着战歌写的,先把自己的热血点燃再下笔,可以说是边写边感概,最后齐之侃“战死”的那里我真的是哭到不能自已。我写文带着感情写的,如果你们觉得虐,其实我已经体无完肤了。

  襄陵之战是本文的重大转折,两人自此之后身份错位,一步步的走向不可挽回的局面。

  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情节就是齐之侃秘密回到天玑,和蹇宾告别这个情景,这个情节是我在没有关注齐蹇,在构思这个故事框架的时候就已经详细的过了这个画面的,可以说是完完全全按照我的画面来进行的。为什么齐之侃会回天璇?为什么蹇会放齐之侃离开?不要问,前面所有的情节都在告诉大家,他们会这么选择,齐之侃如果不顾母亲和姐姐的生死,不顾裘家的忠君之责的话,他就不会是齐之侃;蹇宾如果用卑劣的手段留下齐之侃或者哭哭啼啼的祈求齐之侃留下来的话,那也不是蹇宾。这里可以想一想邱九和丁胧月,其实有一定共同点的。

  但是,其实后面蹇宾的心境变化也看得出,这个时候的蹇宾是多么希望齐之侃留下来,非常希望!

  为什么齐之侃这么毅然而然的离开?因为他还想着相聚,他想着要回天璇给蹇宾争取粮食,至少也是停战,他带着希望回的天璇,所以他才会这么依然的回去,只是没想到这一回去,齐之侃就真正的变成了裘振,不仅没有给蹇宾帮助,还率兵攻打天玑,让天枢和南宿钻了空子,让天玑面临灭国危机,让蹇宾万劫不复。

  然后就是在慕容离的协助下篡位的蹇宏出场,蹇宾陷入绝境,以蔚泽君的身份被迫入质天枢。这里其实给了蹇宾一记重击,蹇宾尊重的父王,他当时是真的相信了诏书是真的,以为父王最终还是更相信蹇宏。

  这里为什么蹇宾能忍辱去天枢,而不是自杀?第一,蹇宏用母亲妹妹等人逼迫他,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入质天枢,天枢撤军,如果他能争取的话还能争取一些粮食,这对天玑来说是最好的,他即使被夺了王位,依然想要为天玑尽力,哪怕是屈辱,这才是蹇宾真正的想法。

  事实证明,蹇宾确实让天枢撤军,在天枢朝堂上舌战群臣,获得粮食,这一幕其实我有借鉴张仪舌战魏国丞相,历史证明,巧舌如簧是真的可以战胜别人的。

  蹇宾走的时候给蹇宏留下了策略,这也是蹇宾精于治国的表现,他是一个高才略的王,同时也揭示蹇宏没有蹇宾的治国之能,为后面蹇宾夺位留下伏笔。而蹇宾的那几个策略我也想了很久,觉得是非常好的,南宿本就是慕容离可以拉来搅局的,天璇也不敢对上天玑和天枢两国,甚至还有一个不明朗的天权,所以天枢撤军之后天璇也撤军是有理可循的。

  接下来就是齐蹇二人各自都不在天玑,换了另一种身份活着的故事。蹇宾被孟秦侵扰,齐之侃在天璇有另一个故事发生,也就是陵雪和吴钺的故事,齐之侃假意娶陵雪,蹇宾不知道齐之侃失忆而伤心欲绝,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尤其是在被孟秦强迫之后,更是如此。

  陵雪吴钺这个故事其实我之前的想法是吴钺是个软弱的书生样子,陵雪所托非人,吴钺最后黑化,然后陵雪心伤,最后喜欢上齐之侃。但是我写着写着就变了,其实写齐之侃去看吴钺我都还是想黑化的,临了临了笔锋一转就变了,因为觉得陵雪这样的大家闺秀,眼神儿也太差了吧,所以不让吴钺负了陵雪,想着他腿都被我给写断了,这怎么好呢?又不想回去改,所以就让毕且出来给他治腿,顺便再教他医术,这个时候我还没想过吴钺和陵雪的未来,也就是先把这个人物放在那里。看了文的都知道后面的发展,吴钺这条线挖出来了,解封了齐之侃的记忆,和陵雪一起照顾齐之侃的母亲,甚至后来给线索让齐蹇二人找到毕且治疗蹇宾。

  其实在很久之前蹇宾出现晕厥之时,我就想好了毕且这个神医的线,一定要有一个神医,不管用不用,先埋在那里,要用就挖出来就可以用。

  然后就是想无论如何要让齐蹇二人见一面,于是有了孟秦寿宴,蹇宾和齐之侃见面,或者说是裘振和蔚泽君的碰面,这更是在蹇宾血淋淋的心上再刺一刀。

  这里就要说到孟秦强迫蹇宾,写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的朋友都跟我说,这个情节要慎重啊,大家可能真的不能看,我也挣扎了好久,可是现在这文完了,大家也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坚持,我不是有这个癖好,只是日后蹇宾心态变化,这一步是必须的,不能逃避的,不然蹇宾不会走到后来那样。

  关于蹇宾弹琴这个设定,我不是喜欢主角有弹琴的技能,而且我写的时候也写的是蹇宾其实琴艺一般,他又不是琴师,不是天天弹琴,哪里就会好嘛,蹇宾不是个啥都会的天才,而之所以写他弹琴,是因为弹的曲子是《乱世》,这是切中主题,我时刻都是点出我的主题,乱世,蹇宾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乱世这个局中,他在一步步的推动这个乱世,最后一次,匪军攻进王宫,蹇宾还在弹乱世,那也就是呼应现在还在乱,但是已经快要结束了,蹇宾那一次弹便是最后一次弹。

  然后就是最虐心的一个部分,蹇宾问齐之侃是谁,或者说蔚泽君问裘振是谁,那里我是边哭边写的。我写文,带着情感,我会先酝酿一个氛围,创造一个情景,想让我自己沉浸在那个氛围里,所以在写这个的时候我记得我去听了很多悲伤的歌,离别的歌,然后我再写下来的,所以我说很多内容,再叫我删了写第二遍,我是写不出来的。这也是我不喜欢改文的原因,因为这样,我必须在写文的时候就要顾忌很多东西。

  也就是这里,蹇宾彻底对齐之侃死心,强迫自己接受齐之侃已经“死了”的事实,之前的他,即使他不承认,但是他内心还是对齐之侃抱有希望的,他仍然期待齐之侃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带他离开。这里之后,蹇宾发现齐之侃已经“死了”,世界上只有裘振了,于是他放下了依赖,开始谋划出路,他就是死,也不要以蔚泽君的身份死在天枢王宫。

  蹇宾本是和孟章合谋,各取所需罢了,只是中途他忍不住杀了孟秦,但是孟章还是放了蹇宾,只是也不全然是放,只给了他十天的时间,其实以当时蹇宾的状况是很难的,若不是徐台的帮助,蹇宾和姜芍也很难逃出去的。

  接下来就是蹇宾漫长的逃亡之路,艰难而辛酸!同时天下也开始重新洗牌,这是同时进行的,天枢很快就被南宿灭了,这也是慕容离的暗中协助。

  途中遇到老妪,本来只想给个普通的老妇人,写着写着觉得给加点神秘的色彩,然后想着后面会有农民起义,还可以用,于是算时间算了半天,终于算出老夫人可以是钧天国最后一位太子妃。只是确实夸张了一点,活到了八十多岁九十岁的样子。

  其实这个逃亡之路我之前就设计好了,怎么艰难怎么来,当时给朋友说的时候就说什么“趟过沼泽,跨过河流,翻过雪山,路上经历各种危险,最后侍卫也死了,侍女也心死了,他终于回到了天玑”,这是我和朋友说的原话,不过看了地图,抛开了不切实际,就一个翻越雪山就行了,就够蹇宾受的了,一个昱照山,一个祁昆山,都是天险。徐台在途中丧命也是必然的,他出现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的,只是太惨烈,蹇宾也被黑熊抓伤,后来晕迷,遇到了刚刚打败天枢返回的毓埥,其实幸好遇到了毓埥,不然蹇宾的伤估计撑不了几天,这一切都是命啊。

  蹇宾去了南宿,慕容离继续搅局,用失踪之计让天权和毓骁攻打天璇,陵光和公孙钤都死了,天璇灭。

  这里我要说明一下,这其实是一事两计,慕容离恨天璇,毒死公孙钤也是剧中设定,天璇陵光死在战场也是剧中设定,不过我还有一个设定就是天璇灭,齐之侃就解脱了,天璇先灭,齐之侃不用在天璇和天玑间挣扎,我确实不想再虐齐之侃了,这算是无意中解了齐之侃的难局。

  齐之侃在慕容离的设计下,恢复了记忆,吴钺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慕容离并不是为了帮助齐之侃,他甚至囚禁了齐之侃,想齐之侃为自己所用。这时候一开始蹇宾的侍卫周明陈敖就出现了,这两人真的是哪里需要我就往哪里搬,辛苦他们了。周明陈敖救出齐之侃甚是他的母亲等人。话说其实我本要着墨写周明陈敖这一对的,不过被我砍了,但是他们仍然是一对,他们的名字在我这里大部分都是一起出现的。

  然后齐之侃就开始寻找蹇宾,同时还在江湖上大片撒网,这也是我之前铺下的设定,齐之侃有很多江湖朋友。

  不过蹇宾本就不在钧天,哪里能找到,就算在,蹇宾也是远离人群的,其实蹇宾这一招是很厉害的,大家都没有想到一个王竟会吃下那份苦走祁昆山。

  蹇宾在南宿待了大半年,就像陵雪对齐之侃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毓埥对蹇宾也有喜欢之情,但是我并不想把这份感情放大,在我认为毓埥也是一位志向天下的君王,他不会执着于情爱,所以他只是止步于心中喜欢而已。蹇宾自然不会多看毓埥两眼,在上谷温泉离开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这里我之所以说的是离开而不是逃开,是毓埥其实在之前就知道蹇宾会走,而且两人在之前就已经达成协议,蹇宾的说法毓埥是赞同的,所以才会如此待蹇宾,只是毓埥忘了一个人,那就是齐之侃,蹇宾有齐之侃在,天下是谁的?毓埥说了可不算。

  在南宿的时候,蹇宾和齐之侃错过了一次,也就一次,这也是当时我亲身经历的,阴差阳错,其实生活中更多,甚至更狗血。而齐之侃遇到的老板娘,前面我也说了其中点出了之前拐卖妇女的案子,也侧面指出这些被拐卖的妇女在南宿的作用,这里就不多说了。

  这其中我设计了一个小情节,蹇宏统治下的天玑,民生凋敝,赋税沉重,百姓疾苦。而齐之侃请江湖朋友寻找蹇宾,一些江湖侠士听到消息,知道齐之侃会去越丘,就在越丘聚集,为的是请齐之侃站出来带领大家反抗蹇宏的统治,蹇宾生死未知,他们更寄希望于齐之侃的领袖之才带领大家反抗腐朽朝政,这在历史上也是多的。不过齐之侃拒绝了,第一是他相信蹇宾还活着,他就是死也要找到蹇宾,第二是他根本就无心天下,这也凸显了齐之侃只为了蹇宾而活。

  后来我在想齐蹇要怎么重逢?最后在蹇宾快要看到希望的时候来了重重的一击,沦为苦役,这其实是为了让蹇宾知道天玑百姓现在的苦难生活。蹇宾在逃亡之路上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变,看他剥兔子,看他砸死抢窝头的男人,他已经变得心狠残忍,一切都只是为了活下去。

  最后齐蹇在蹇宾带着大家逃跑阻击追兵的时候相遇,我觉得这个点儿还算恰好,快一步或者慢一步都不好,快一步的话,蹇宾前面一个人独立面对困境就显得可笑,因为不管他如何坚强,最后都是死路一条,唯有齐之侃能救他,这就不好了;慢一步的话,等蹇宾都到了西北军营,一切都转危为安了,齐之侃的出现就显得多余,我不忍齐之侃如此。这一部分可以说是我这文唯一一次删除了重新写的,考虑了良久,算是比较满意的。对了,我之前删了的是蹇宾已经转危为安了才遇到齐之侃,不好不好。

  两人重逢后第一步就是夺回王位,这一步其实不算太难,因为齐蹇二人合在一起了。进攻鹿阳的时候,蹇宾作为诱饵,引出敌军,和齐之侃会合的时候其实是很振奋人心的战场,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描写出这种感觉,但是我是有这个画面的,烈阳当空,蹇宾骑在马上,以睥睨天下之姿俯瞰战场,而齐之侃勇猛杀敌,非常英勇狠厉,一路过关斩将犹如猛虎,闯敌阵犹如入平地,然后来到蹇宾的面前,刚才嗜血的杀神却收起了戾气,仰头给了蹇宾一个微笑,这个笑容和阳光重叠,晃花了蹇宾的眼,齐之侃伸出手,迎接他的王。这是蹇宾第一次站在战场上,战场的热血他充分的体会到了。

  攻晖眏城的时候遇到阻碍,蹇容这时候发挥了作用,我没有明写,但是侧面可以看出蹇宾不在天玑的这几年,蹇容也过得很艰难,她被迫嫁给一个无能狠暴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家暴,蹇容从一个高高在上心地善良的公主逼的成长,在成长中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可以用见不得人的手段贿赂守军,可以眼睛都不眨的毒死守军将士。

  其实蹇容出城见到蹇宾那里,我是哭了的,尤其是蹇宾说“以后有王兄保护你”,而蹇容却笑看着说“容儿也会保护王兄的”,这就是亲情。

  后来蹇宏妄想用魏淑兰胁迫蹇宾答应分治天玑,魏淑兰跳下城楼也是亲情的成全,这又给蹇宾心上插了一刀。

  到后面的剧情可以说就像按了快捷键一样的快,蹇宾先是收拾了天玑的原大臣们,手段可以说是狠辣,我想了想,后面还真的不能概括了,后面的内容基本都可以算是概括的内容了。

  蹇宾在朝内处理朝中腐臣,处理蹇宏留下的烂摊子,齐之侃率军收复艋舺。慕容离趁机搅局,仲堃仪也怂恿开阳佐奕参与其中,天权成为了牺牲品,毓埥率军东出攻占天权,佐奕也被灭了。

  蹇宾大量的斩杀世族,心疾之症越发明显,蹇宾已经无法安睡。解决了朝中的大臣,蹇宾开始广纳贤良,实施新政。齐之侃又出兵夺下了原天璇以西,然后是攻下瑶光。蹇宾把新政用在原天璇上,同样的斩杀了很多原天璇的世族,蹇宾的病症越来越明显,出现了幻觉,蹇宾清醒的时间越发少了。

  最后就是和南宿的一战,这一战打了三年,等齐之侃回来后才知道蹇宾的病,本想一直守在蹇宾身边,可是蹇宾在一统钧天后实施各项政令,开展各种大型工事,包括派齐之侃到曲沱监督军事防御工事,曲沱是南宿进入钧天的通道,这里大家可以想象是修筑防御城墙,同时有长期驻守的大军。

  没两年,发生了农民起义,齐之侃才从曲沱赶回晖眏城,此时蹇宾基本上已经病入膏肓,卧病不起了,南方起义军越演越烈,齐之侃纵使再不愿离开蹇宾还是领军上战场了。

  蹇宾日夜教导蹇华,想让蹇华尽快成长起来,然后就是最后的结局,最后仲堃仪还在搅局,茗山下来的匪军就是仲堃仪的阴谋。而这种农民起义军占领王城之后的暴行以及抢掠之后又走了,可参见西汉末年的赤眉军。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蹇宾一把大火把王宫烧了个干净,也是好的,算是用最决绝的手段阻止匪军的抢掠。

  天玑是齐蹇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我最终还是舍不得被他人占了去,不管是南宿也好,是世族也好,或者是农民军,都不想。但是最后的局势其实已经开始扭转,赵保定和齐之侃加入战局已经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后来齐之侃不在了,还有赵保定和宋安隆傅传君等将军,收拾后面的残局是完全没问题的。蹇宾还给蹇华留下了以丞相为首的几位良臣,还有周明陈敖等忠心的侍卫,保蹇华上位是完全没问题的。而蹇华是蹇宾的外甥,蹇华也尊重蹇宾,算是自家人,是蹇家的后人,蹇华聪慧明理,经过蹇宾的教导,在文臣武将的拥护下统治天玑是没有问题的,蹇华将开启一个盛世天玑!

  再说看第二个结局,蹇宾和齐之侃归隐,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在末章结尾我也说了。毕且这个神医治好了蹇宾,两人安逸的度过了下半生。同时一开始我就是把蹇宾和天玑联结在一起的,有种说法叫命格,天玑就是蹇宾的命格,天玑在,蹇宾在;天玑败,蹇宾败;天玑兴,蹇宾兴。最后天玑还在,并且兴盛,那么蹇宾也会好好的,蹇宾好好的,齐之侃就会好好的。



评论(3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