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三百章☆完结)

第三百章  烟消云散(完结)


  其实最后仲堃仪说的没输,是有后招,他确实是故意引开齐之侃,然后有一支山匪军队带着一队农民起义军从茗山而下,什么都不干,就是直攻晖眏城,仲堃仪就算是死,也不想蹇宾好过。

  晖眏城突然被围攻,守卫军全部出动阻击这群匪军,他们无所谓抢占地盘,不过是想抢夺财物。

  蹇宾得到消息已经晚了,他急忙发出回援王城的诏令,赵保定率领的西北军得知消息,立马撤军往晖眏城赶,而离得最远的齐之侃收到消息,更是恨不得长了翅膀,他不要阿蹇出事!眼看着起义军快要被镇压住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仲堃仪!!

  齐之侃这才明白仲堃仪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晖眏城突然遭到袭击,百姓都慌乱逃窜,但是这些匪军根本不顾及百姓死活,见人就砍,见财物就抢,抢了东西之后就一把火烧了房子,这种杀光,抢光,烧光的劫匪式作战,让正规的天玑军队傻眼,简直素手无策,一路被紧逼到王宫外围。

  可是那些盗匪军就是要冲进王宫,因为王宫的财宝最多,听说王宫的美人也很多,那些个宫女比外面大户人家的小姐还漂亮。

  那些人没什么作战策略,攻不下就放火,反正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毁灭的,只要拿到自己想要的就行。

  王宫的内侍侍女都开始慌乱,逃出去还有一线生机,在这王宫里,以这些盗匪军的残暴,定然会被围攻杀死。

  蹇容带着蹇华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一路上好多侍女内侍都往宫外逃去,只要逃出晖眏城就安全了。

  “娘,快点,快点,快去救舅舅!”蹇华是真的长大了,反而拉着蹇容直跑。

  终于赶到咸池宫,蹇容和蹇华冲进来,蹇宾居然在弹琴,弹得正是《乱世》。

  蹇容疾步上前,焦急的说:“王兄,赶快离开吧,出宫去避一避,这些匪军残暴狠绝,守卫军快抵不住了。”

  蹇华也上前拉着蹇宾的袖子:“舅舅,快走吧,我们出去,等齐将军回来就会把那些匪军打跑的,到时候我们再回来吧。”

  蹇宾停下手里的动作,摸了摸蹇华的脸,“华儿,这段时间,舅舅交给你的东西,你都记在心里了吗?”

  蹇华忙不迭的点头,看着舅舅淡定的摸样,他无措的看着母亲,用眼神祈求母亲能劝舅舅离开。

  蹇容最后拉着蹇华跪下来,带着哭腔祈求道:“王兄,出宫避一避吧,华儿还小,还要王兄多多教导才是。”

  可是蹇宾还是没有动,蹇容哭出了声,她在蹇宾的脸上看出决绝,她知道蹇宾的想法,可是她不接受!绝不接受!

  蹇宾站起来将蹇容扶起来,伸手擦了擦蹇容的脸,“多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在华儿面前不要如此。”

  蹇容紧紧的拉着蹇宾的手,“王兄,听容儿的话好不好。”

  蹇宾扯下蹇容的手,转过身说:“本王答应过小齐,要在这里等他回来,本王哪儿也不去。”

  蹇华到底是孩子,只能跟着哭,他过去拽着蹇宾的袖子哭喊道:“舅舅,舅舅,我们走吧,好不好,舅舅……”

  蹇宾不愿再说,他听不得蹇华的哭喊,他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仰头眨了眨眼睛,逼回了泪水,然后大喊了一声:“周明陈敖!”

  周明和陈敖从外面进来,“王上!”

  蹇宾背着他们说:“这是本王给你们的最后一道指令,将公主和太子立马护送出城去,你们切记,一定要誓死保护公主和太子的安全!”

  周明不解:“王上,那您呢?”

  蹇宾喝道:“其余的不要多问,只需要按照本王的吩咐去做即可!”

  周明皱眉道:“王上!属下愿意护送王上一起出城!”

  蹇宾甩了甩袖子,刚想说话,心口一痛,急忙捂住胸口,陈敖立马扶住蹇宾。

  蹇宾缓了缓,仍然背对挥开了陈敖的手,他闭了闭眼睛:“走吧,你们都走吧,本王是不会离开晖眏城的。”

  最后,纵使蹇容和蹇华跪在地上如何不愿,还是被周明和陈敖强行带出城了,但是这一路也是十分凶险,幸好周明和陈敖身手了得,这才避开了匪军。

  等把蹇容和蹇华送走之后,他命暗卫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几封密信送往各地,一是宋安隆和赵保定,这两个武将身经百战,虽尚不能和齐之侃比较,但是也是战功赫赫,能力也是显而易见的,蹇宾要他们全力维持天玑的稳定;二是给朝中他甄选出的以丞相为首的几位良臣,他要他们全力扶持蹇华上位,协助新的继任者治理天玑。

  他没有给齐之侃留信,他知道齐之侃定然会追随自己,他虽然不忍,但是也知道,若强留一人在世上,这才是最残忍的。

  就算没有这次的匪军攻城,他也自知活不了几天了,正想着如何走完最后一程,这样也好,也好……

  只是,他终究是等不到再见齐之侃最后一面了,他不想食言,他想等小齐,但是这些匪军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蹇宾召集了咸池宫当差的内侍,几十个人站在蹇宾面前,蹇宾让人搬出一箱子的钱两,让人打开,“你们服侍本王许久,也没有出什么乱子,本王也舒心,看情形,今日那匪军就会攻进王宫,你们都走吧,能逃就逃,这些钱你们拿去分吧。”

  有两个内侍之前得王上恩惠甚大,跪下来想要留下来服侍蹇宾到最后,蹇宾心中感概,“不用了,都走吧,本王不再需要你们的服侍了。”

  最后,内侍们都拿着钱走了,转眼间,咸池宫就变得空荡荡的,蹇宾一一抚摸这里的东西,心中有些不舍,不过转而就释然了,他无力的坐倒在躺椅上,

  快了,自己已经快不行了!

  蹇宾难受的拍着胸口,心口不断的起伏,想要伸手端水喝也做不到了……

  “小齐……恐怕我等不到你了……”

  “小齐,你会不会怪我……怪我没有等你回来……”

  蹇宾斜着身子,回忆着和小齐的点点滴滴,每个画面都是那么美好。蹇宾笑了,他的小齐啊,是最好的!这一生,能得小齐的护佑,他已经知足了,如果有来世……蹇宾伸手扶了扶越来越沉重的头,纵使有来世,他们还能记得对方吗?谁也不知道。

  蹇宾半梦半醒的过了很久,嘶吼声冲进来了,已经很近了,那些匪军要冲进来了,厮杀声把蹇宾从回忆里拉了回来,蹇宾还剩一口气,他不想自己死后也要遭到那些匪军的侮辱,可是自己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该怎么办呢?

  匪军抢劫的笑声都听得到了,真的来了,蹇宾支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站起来,颤巍巍的走到一盏灯前,拿着灯幽幽的踱到床前,然后将帷帐点燃,蹇宾退后几步,站立不稳的倒在了地上,就这么看着火光蔓延开来。

  蹇宾流下泪水,“小齐,对不起,我终究是食言了,我等不到你回来了……”

  大火吞噬了咸池宫,让咸池宫变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

  当齐之侃带着将士终于赶到咸池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被烈火吞噬了的咸池宫,齐之侃的大脑有一瞬的空白,随即回过神来,他身形颤抖的跪倒在地,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这个百战百胜的战神面对再艰难的战局都没有过此时的悲哀,他满面泪流,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和蹇宾相遇相知的画面。

  明明记忆那么清晰,他还记得初次在林中遇到阿蹇的时候,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明明已经跨过了千山万水,明明已经战胜了艰难险阻,为什么……齐之侃不甘心!!

  阿蹇对着自己笑的样子还那么清晰,他的阿蹇只要对他一笑,他的心也会跟着一跳,他的阿蹇,他的一切,他追随了一辈子,守护了一辈子的人!

  齐之侃猛然站起来,冲着燃烧的咸池宫大喊了一声:“阿蹇!我回来了!!”

  这一声声嘶力竭,震荡了还在厮杀的战场,两军都停下来,望着齐之侃的方向,然后就看见那个悲鸣的男人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大火里……

  “将军!”

  “将军!!”

  “齐将军!!”

  ……

  当时你给我一个笑脸

  让我心跳一辈子

  使我的目光永远

  融进了你的背影

  岁月老去 我已不能爱

  转过身 往事突然清晰

  重复你的目光

  再也难串起我的记忆

  夜深深 梦缠绵 人沉醉

  既然离别难免 今生何必相会

  今生何必相会

  流星闪过 莫须伤悲

  千百年之后 谁又还记得谁

  谁又还记得谁 记得谁

        ——《千百年后谁还记得谁》

  “小齐……”

  “阿蹇……”

  ……

  将士们跟随齐之侃日夜兼程的赶回来,可是赶到的时候咸池宫已经燃起来了,齐之侃冲了进去,将士们没能拉住齐之侃。

  后来,那些将士说,当时的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天玑王宫也被毁得面目全非了,那些匪军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王宫财物都付之一炬。

  后来即位的蹇华并没有大肆的修建宫殿,而是在原有的宫殿上进行修缮,想要日日警醒天玑曾经的危局。不过咸池宫却被蹇华按照原有的模样重新修筑起来,以纪念开创天玑大一统的第一位皇帝,蹇宾!蹇宾实现大一统之后并没有改王称帝,蹇华即位后追封蹇宾为文成帝。后世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书写了这位雄才大略,以气吞山河之势结束乱世,统一天下的帝王。

  同时,尊齐之侃为战神,修筑神庙,供奉齐之侃,往后天玑每有战事,都会祭拜战神齐之侃。

  开创天玑大统的一对开国君臣,一个是文韬武略的皇帝,一个是战无不胜的战神,君圣臣贤,犹如龙虎风云会合,君臣携手,一起开创了天玑大一统的盛世,为后世百姓津津乐道,推崇至极!


(此为开放式结局,农民起义攻占王城,夺占王宫只是为了烧杀抢掠,这在历史上是有迹可循的,可以参见西汉末年赤眉军进攻长安,在抢完长安城后又出城辗转到其他郡县觅食,可见农民有其局限性。)


评论(3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