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九十八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封立太子


  蹇宾外出一趟,回宫就病倒了,这一病已经不能起身,齐之侃很忧心,日日守在蹇宾身边,他一直看着蹇宾,这样蹇宾有一丝的动静就急切询问,是不是不舒服之类的,蹇宾想让齐之侃去休息,可是齐之侃哪里肯,为了不让蹇宾担心,他就先躲在后面,等蹇宾睡下了才又来到蹇宾的身边。

  宋安隆的军情战报又呈上来了,之前蹇宾就派出赵保定东出原天璇阻击起义军,但是在原天权和原天枢的交界处的起义军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黄巢岌岌可危。丞相不懂战争,王上又卧床不起,于是还得齐之侃过目,可是这个时候,齐之侃也无心他顾,而且日夜守在咸池宫,丞相也见不着面。

  蹇容拿着战事奏报到咸池宫来,进了寝宫就看到齐之侃坐在蹇宾的床边,深情而忧伤的盯着蹇宾,蹇容仿佛看到了很久以前蹇宾晕倒了,齐之侃也是这样,刚刚打仗回来,连铠甲都未换,就一直守在蹇宾的身边。

  蹇容走进来,“将军,将军?”

  齐之侃仿佛才听到一样,机械的转过头看着蹇容,“啊,是公主,有事吗?”

  蹇容上前一步,她实在说不出让齐之侃去休息之类的安慰话,只是这事还不得不齐之侃来处理。

  蹇容拿出一份奏报,“前方战事吃紧,宋将军请求支援,这事儿本不该我过问,只是,王兄如此,丞相找不到人,只好托我呈递。”

  齐之侃脸色极为难看,他站起来接了书信,又看了看床上的蹇宾,这才说:“出去说吧。”

  二人走了出来,齐之侃拆开一看,脸色阴沉,蹇容着急的问:“战事很严重吗?”

  齐之侃把信纸捏成一团,愤然的说:“居然又是仲堃仪从中作梗!”

  蹇容自然也知道这个曾经让天玑陷入绝境的人,“天枢早都灭了,他居然还没死?”

  齐之侃沉思了很久,才说:“现在王上如此,我真的不放心……”

  蹇容自然知道齐之侃说的是什么意思,齐之侃不是不想上战场,而是放不下蹇宾。

  可是天玑一统天下,幅员辽阔,现在四处都是起义军,天玑的将领都被派出去了,连西北大营的赵将军都领着十万大军东出镇压起义军了,蹇容也无能为力。

  这天,蹇宾醒来后感觉身体好些了,在齐之侃的服侍下下了地,外面阳光甚好,齐之侃带着蹇宾出去走走。

  来到凉亭里,蹇宾坐下来,看着站在一边的齐之侃说:“小齐,你也坐下吧。”

  齐之侃依言坐下,蹇宾看着齐之侃说:“小齐,我想马上就立蹇华为太子。”

  齐之侃知道,蹇宾是在急,不过这个时候立太子也是好的,给了天玑一个定心丸。

  “阿蹇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天玑自从斩了国师实行新政以来就很少祭天了,但是这祭天之礼还是要行的,尤其是立太子之事。

  祭天大典由丞相代为主持,蹇宾头戴高冠,墨发及腰,身着虎纹白衣王服,外罩一件厚重的宫装,两肩高飞,裙裾曳地,远远看去,像是从天而降的神,他站在高高的祭台上,念着祈福保佑天玑的颂词,那么遥远,那么高不可攀。

  随后,蹇容牵着蹇华的手,一步一步的登上祭台,站在蹇宾的身边,宣示着天玑的继任者。

  齐之侃根本没听见祭台上念的什么立太子的话,他只是痴痴的盯着那个人,想要把他的每根发丝就刻画在心里,这个他爱了一辈子的人。

  太子之事就此定了下来,接下来就是集中全力镇压起义军了,祭天礼毕之后,蹇宾就和齐之侃商议此事。

回到咸池宫,蹇宾就脱下了厚重的宫装,得了轻便的蹇宾步子都畅快了些,他拿出地图,让齐之侃一同来看。

  “赵将军在昌蒲,宋将军在黄巢,而其他几个将军的部队分散在玉衡,泗水等附近,现在最大的缺口是雁山,这里是重要的军事要地,只要守住这里,反贼就上不来,我想让小齐去这里,只是又要劳累小齐了。”

  蹇宾说了半天,齐之侃都没有反应,蹇宾这才抬头看着齐之侃,“小齐?”

  齐之侃回他一个笑容,蹇宾有些泄气,闷闷的说:“小齐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齐之侃急忙道:“我正听着。”

  蹇宾放下地图,什么都不说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齐之侃抚上蹇宾的手臂,将蹇宾转过来,“阿蹇生气了?”

  蹇宾抿抿嘴,“没有,我只是,舍不得小齐。”

  这话齐之侃憋了很久,反而是蹇宾先说出来,齐之侃将蹇宾按在肩膀上,“我也舍不得阿蹇,但是只要阿蹇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所以我会为阿蹇镇压起义军,但是……”

  齐之侃拉起蹇宾,表情郑重地对蹇宾说:“但是阿蹇一定要答应我,等我回来,好吗?”

  蹇宾心有悲戚,他的手在袖中攥了攥,他能答应吗?他做得到吗?

  齐之侃不允许他回避,再次严正的说:“阿蹇,答应我!”

  蹇宾低下头,只是微微的点点头,齐之侃一把将蹇宾揽在怀里,紧紧相拥。

  “我答应你,一定在这里等你回来。”一句承诺,安抚了齐之侃。

  于是,齐之侃再次出发了,这个天玑的利刃,天玑的武器,天玑的功臣,为了天玑鞠躬尽瘁,征战沙场,出生入死,从蹇宾重新掌权之后便常年在外征战,一直到天玑统一,现在又要为天玑去镇压起义军,百姓都希望,上将军永远战无不胜。

  蹇宾站在城墙上为大军送行,他远远的看着齐之侃,还是那个顶天立地,器宇轩昂,英俊不凡的小齐,只是被时间打磨得硬挺了,锋利得如刀削一般,铮铮铁骨就是如此。

  最后,蹇宾还是忍不住了,他沿着阶梯走下来,朝着齐之侃走去,齐之侃也朝着他的王走去。

  两人停在城门下,隔着几尺的距离,不敢再靠近了,在大军面前,他们都怕自己忍不住,想要拥抱对方。

  蹇宾背手而立,朗声道:“齐将军,本王在王城等你大胜归来!”

  齐之侃单膝跪地,抱拳道:“末将一定不负王上期许!”

  蹇宾皱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齐之侃,心中不舍,他艰难的挪动步子走上前,双手扶起齐之侃,对齐之侃抿嘴一笑,“去吧,一路小心!”

  齐之侃眸子中的情深已经快要满溢而出了,他的王,他的唯一,他的一切,他守护了半辈子的人,他真的舍不得离开他,什么天下,什么反军,与他何干?他只想带着这人,浪迹天涯!

  蹇宾眸中含泪的看着齐之侃,两人就这么对望着,眼神如胶似漆,这辈子他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已经足够了。

  “王上也请……多加保重!”齐之侃纵有千言万语,有千般不舍,但是他也只能说这么一句保重,然后就该转身了,去战场,他齐之侃一生都只为这一人。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