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九十七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探寻老妪


  蹇宾其实不是真的那么任性,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小齐,我曾经在逃亡途中遇到一个人,她曾给予我帮助,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齐之侃问:“哦,是何人?我一定要去当面感谢他。”

  蹇宾淡笑的说:“钧天国冉太子妃,开阳国公主佐辛。”

  齐之侃一愣,这……在他认为,钧天国是很久以前的历史,居然还有人活到现在吗?

  “钧天国的人竟然活到了现在?”

  蹇宾长舒了一口气,说:“是啊,而且当时看起来还很健朗,除了耳朵不太好,还能自己一个人做饭洗衣。”

  齐之侃说:“阿蹇的意思是想要去见见这位公主,然后请她出面劝阻那些打着钧天国后人旗号的起义军吗?”

  蹇宾站起来,“不,我只是想要去看看她,她一个人孤寂的生活了那么多年,我曾经在心里发誓,等我重登王位,一定要去看看老夫人的,若是她愿意,我也可以接她回宫。”

  齐之侃脑中算了算,说:“可是这都十多年过去了,老夫人不知还在不在世?”

  蹇宾看了看齐之侃,也表示伤感,“就算老夫人去世了,我也想去看看,就当是还了这个愿了,不然我心里一直都于心不安。”

  齐之侃点点头,表示明白,可是眼下南方有乱军,倒也不打紧,他可以陪蹇宾走一趟,虽然不想蹇宾出去受累,但是,他知道蹇宾不走这一趟,肯定放不下这件事。

  蹇宾出宫,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在齐之侃的护佑下带着一队精锐前往,而且那里也有驻军,也没有大的问题。

  春意盎然,好久不见的风光,其实蹇宾也是想出来看看,他怕自己没有时间再看到天玑的风景了,若是可以,他真的希望再次微服出巡,再走一走天玑的山川河泽,这是他拼了命打下来的天下,他还来不及看看它的美好面貌,他心中不甘。

  齐之侃看着蹇宾趴在马车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之景,心中慰藉,蹇宾确实在宫里待得太久了,这样出来走走,或许对他身体有好处。

  蹇宾掀帘探头问:“小齐,到哪儿了?”

  齐之侃驱马到马车前,看着蹇宾说:“到甽隅了。”

  “甽隅……”

  齐之侃也抬头看了看周边的封景,说:“是啊,曾经我们来过的甽隅。”

  蹇宾回忆起了那个时候,他们经历暴风雨,顺水来到甽隅,遇到了很多事情,也是在那里,第一次听说南宿这个国家,时间过去很久了,算算已有十七年了,但是记忆却很清晰,就像昨天发生的那样。

  他们在一处原野停下来休息,蹇宾被颠得有些疲累,恹恹的被齐之侃扶下马车,来到一处草地上坐下。

  “阿蹇,喝口水吧。”

  蹇宾接过水壶,仰头喝了一口,将水壶递给齐之侃,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水渍,他问:“小齐,如果当初你没有再次遇到我,你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齐之侃回答不出来,他自从遇到了蹇宾,就没有想过没有遇到蹇宾的样子,他也仰头喝了一口水,这才幽幽的说:“大概还是行走江湖吧。”

  蹇宾撑着下巴看着齐之侃,他接着齐之侃的话说:“然后会遇到一个漂亮的姑娘,再然后就是娶妻生子吧。”

  齐之侃弯了弯嘴角,顺势在蹇宾的身边坐下,“或许吧,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不是吗,阿蹇不要再问我这样的问题了。”

  蹇宾沉了沉脸,“小齐,如果我死了……”

  “阿蹇!”

  齐之侃猛的打断了蹇宾的话,将蹇宾掰向自己,蹇宾低着头,不知道怎么面对齐之侃,齐之侃说:“阿蹇,不要说这样的话。”

  蹇宾抬起头淡然的笑了,“我不怕死,我只是担心小齐。”

  蹇宾顿了顿继续说:“我怕我死了,小齐会伤心难过……”

  “我也会死!”

  蹇宾惊骇的看着齐之侃,齐之侃哽咽的说:“如果阿蹇死了,我也会死,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齐之侃定会追随阿蹇到底!”

  蹇宾被齐之侃坚定的神色所震动,他抿了抿嘴,伸手抚上齐之侃的脸,“小齐,你真傻……”

  齐之侃抓住了蹇宾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脸上,“我齐之侃,只心系阿蹇一人!”

  蹇宾笑了,他靠在齐之侃的怀里,看着面前的灿烂美景,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也算是值了。

  蹇宾一行终于到达了昱照山下,蹇宾按照记忆找到了当然老妇人的住所,这里的屋舍还在,不过已经破败,周围依旧是了无人烟。

  只是上一次是大雪纷飞,这次却绿草盎然。蹇宾下了马车,一个人走在前面,脚步却有些怯意,其实能活那么久本就是罕见了,这都十年过去了,能再次看到奇迹吗?

  屋子的门倒在地上,蹇宾刚要踏进去,齐之侃先一步用千胜斩断了蛛丝网,清理出一条路来,然后才让蹇宾进来。下意识的,蹇宾唤了一声“老夫人?”

  自然是无人应答。

  蹇宾深吸了一口气,朝更里面走去,齐之侃一路用剑隔开了蛛网,蹇宾突然顿住,齐之侃随着蹇宾的目光看去,床上躺着一具枯骨,规规整整的,双手交叉,似乎是死前的刻意等待。

  蹇宾幽幽的朝那具枯骨走去,伸着颤抖的手想要去摸一摸老妇人的头发,还未触及就被齐之侃抓住了手,蹇宾失神的看着他,齐之侃不忍,放开了手,蹇宾摸上了那灰白的发丝。

  “我来晚了……”

  静默许久,齐之侃忍不住唤了一声:“阿蹇?”

  蹇宾这才回过神来,“把老夫人好好安葬吧。”

  就在屋子的旁边,侍卫挖了坑,将这具枯骨埋下,齐之侃做了一块墓牌,蹇宾亲自刻字:佐辛之墓。

  在刻字的时候,蹇宾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刻了老夫人的名字,这是她的名字,也是她的一生,老夫人后来活得透彻,必不会逃避自己的名字,所以蹇宾才如此刻。

  蹇宾站在墓前,“老夫人,您说的对,权势累人,不过人都没得选择,就像您,就像我,老夫人最后孤独一人,在这荒芜之地尝尽冷暖,但是心还保持着明亮,我甚是佩服,只愿自己也能做到像您这样。”

  齐之侃站在一边,心中默默的感谢了老夫人曾经对阿蹇的照顾。

  做完这些,蹇宾心中开朗,他这一趟不是说一定要见到老夫人,他只是来还一份恩情,而现在他亲手安葬了老夫人,觉得更是做了正确的事情,这一趟,他是值得的。


1、本来确实有打算让蹇宾亲征的,但是又觉得这样的话,蹇宾就真的太任性了,所以写到半道拐了个弯儿去安葬了老妇人,但是觉得这样处理更好,圆了蹇宾的一个心愿,同时也呼应前文。

2、之所以把老妪写成开阳公主,是想带开阳出场,这样就集齐了北斗七星:天玑、天璇、天权、天枢、瑶光、玉衡和开阳,冉太子妃这个称号更增添传奇色彩。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