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九十四章)

第二百九十四章  农民起义


  蹇宾身体越来越差,常常陷入晕厥,就是醒来也不是完全清醒的,而齐之侃也被他派去曲沱监督修筑防御工事,身边没了说话的人,蹇宾越来越暴躁。

  这日醒来便看到蹇华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蹇宾伸手摸了摸蹇华的脸,蹇华立马撑起来,看见舅舅正看着自己,他惊喜的喊道:“舅舅,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娘。”

  蹇宾还未说什么,蹇华就跑没影儿了,他睁大眼躺着,不一会儿,又听见蹇华的声音,“舅舅,娘来了。”

  蹇宾一偏头,果然看到蹇华拉着蹇容朝自己走来。

  蹇容走到蹇宾的床边,“王兄,你可算是醒了,我和华儿都担心死了。”

  蹇宾要坐起来,蹇华很懂事的扶起蹇宾,蹇宾看着华儿,很是欣慰:“华儿长大了。”

  蹇容看着蹇华也很宽慰,她说:“是啊,我们都老了。”

  蹇华这时候出口道:“娘才没有老,舅舅也没有老。”

  蹇容伸手捏了捏蹇华的脸,“就你嘴甜!”

  蹇宾面容憔悴,心力不济,但还是担心朝局,于是问:“我晕迷的这些日子,朝中没出什么大事儿吧。”

  蹇容有些焦虑,她不知道该不该跟蹇宾说,蹇宾就是受政事所累,连御医都说蹇宾活不了多久了,一切看天意吧。

  见蹇容半晌都未开口,蹇宾心中有些急切,“容妹,是出什么事了吗?”

  蹇容有些犹豫,不知如何开口,蹇宾从蹇容的脸上移开,转而看着蹇华,抿笑问:“华儿,告诉舅舅,出什么事儿了?”

  蹇华看看母亲,又看了看舅舅,这才说:“华儿说了,舅舅可不要太伤心,舅舅答应华儿!”

  蹇宾无力的点点头,答应道:“好,舅舅答应华儿,说吧。”

  蹇华才说:“听常叔叔说,有人造反了,外面又打起来了。”

  蹇宾闻言心中惊诧至极,心中一急,胸口阵痛,他捂着嘴忍了忍,终究还是吐了一口血,吓坏了蹇华。

  “舅舅!”

  “王兄!”

  蹇宾脸色煞白的倒在床头,嘴角是殷红的血,衬着脸更是死寂一样的苍白,他颤抖着手抓着蹇容的手:“容儿……你告诉本王……谁敢造反?”

  蹇容心急如焚,眼泪扑簌着往外掉,无奈手又被蹇宾死死拽住,她只好对蹇华大声道:“华儿,去,快去叫御医!”

  蹇华撒腿就跑,蹇容给蹇宾擦着嘴角的血迹,安抚着蹇宾:“王兄,你慢着点儿,别急,不会乱的,天玑好好的,不会乱的,只是一小部分不成气候的野军,宋将军已经去镇压了,不会出乱子的。”

  蹇宾仰头瞪着双眼看着蹇容,蹇容一个劲儿的对他点头,蹇宾胸口起伏着,还是觉得顺不过气,最后又晕了过去。

  “王兄!!”

  御医来看了,蹇华很急,几次想要上前去问御医,都被蹇容拉住,“华儿,乖,别去打扰御医给舅舅看病。”

  看着御医出来,蹇华挣脱了蹇容几步跑到御医面前,“我舅舅没事儿了吧?”

  蹇容也上前,问道:“孔御医,王上如何?”

  孔御医摇摇头,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是啊,话都已经说尽了,也没有别的话可说了。

  蹇容眼里含着泪,双手捂着脸躬着腰,为的是不让自己哭出来,她转过身,慢慢走到蹇宾的床前。

  蹇华看着母亲神态,也知道舅舅情况不好,跑到床前摇着蹇宾哭喊道:“舅舅,你要快点好起来,你说过要教我写字的,舅舅,你快好起来吧。”

  蹇容将蹇华拉到身边,半蹲着擦了擦蹇华脸上的泪珠,殊不知自己也哭了,蹇华也伸手给娘擦了擦。

  “娘,不哭。”

  蹇容猛的搂住蹇华,“娘不哭……”然后拉起蹇华,“走吧,我们先出去,舅舅要好好休息,一会儿华儿给舅舅煎药可好?”

  蹇华郑重的点点头,“恩。”

  得知农民起义的齐之侃放下手里的驻军事宜,立马飞身赶往晖眏城,急急忙忙的赶到咸池宫的时候,正看到蹇宾在教蹇华练字。

  蹇华一眼就看到了齐之侃,惊喜的转头对蹇宾喊道:“舅舅,齐将军回来了!”

  蹇华拿起自己写的字跑到齐之侃面前,献宝一样举着刚写的字开心的说:“齐将军,你看,这是我写的字,你看像舅舅的字吗?”

  齐之侃笑着拿过一看,边看边点头道:“恩,像,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蹇华眨巴这眼睛心领神会的斜看着齐之侃,背着手装作小大人一样说:“齐将军夸我也不忘连带着夸舅舅!”

  蹇宾觉得好笑,对蹇华喊道:“华儿,你先出去玩儿吧。”

  蹇华撇撇嘴,垂头丧气的回道:“好吧。”但是突然眼珠子一转,问蹇宾:“那我一会儿可以找齐将军学剑术吗?”

  蹇宾笑着说:“行,舅舅答应你。”

  于是蹇华开开心心的出去了。

  蹇宾看着齐之侃说:“这个孩子,跟以前容儿一样,喜欢粘着你练剑。”

  齐之侃走上前对蹇宾说:“蹇华一眨眼就感觉长大成人了。”

  蹇宾放下笔,“可不是吗,快要十岁了。”

  齐之侃将蹇宾轻轻揽住,气息呼在蹇宾的脸上,“阿蹇想我吗?”

  蹇宾挑挑眉,“不想。”

  齐之侃假装受伤的说:“真的不想吗?”

  蹇宾转过身,对着齐之侃的嘴就亲了亲,“想的,想得日夜难寝。”

  齐之侃笑着说:“那可就是我的不是了。”

  蹇宾挣开了齐之侃的怀抱,换了严肃的表情问:“小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齐之侃看着蹇宾,眼神中充满思念和怜爱,一时间并没有回答蹇宾的话。

  蹇宾也没有再追问,他也好久没见小齐了,着实是想小齐了。想起蹇华,蹇宾开口说:“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和你说过。”

  小齐这才回过神问:“是何事?”

  蹇宾往前走了走,背着手说:“我想立蹇华为太子。”

  齐之侃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这是极好的。”

  蹇宾转头看着齐之侃,“你不惊讶吗?”

  齐之侃走下来站在蹇宾面前,“其实我早已猜到了,你对华儿的关心和教导,恐怕是一直有这个打算。”

  蹇宾抿嘴笑了笑,“还是小齐懂我,我本想等华儿大些了,就将天玑交到他的手上,那样我就可以和小齐浪迹天涯了。”

  齐之侃心中激荡,这是蹇宾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说着他们的未来,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吗?

  他双手紧紧的抓着蹇宾的手臂,语气都有些变调的问:“阿蹇,你说的是真的吗?”

  蹇宾笑着点头,“当然是真的。”可是下一秒又沉下脸来,“可是,天玑之重,我不忍华儿承受,所以一直也没下定决心,这不,又出乱子了。”

  齐之侃敛神道:“阿蹇说的是南方的起义之乱?”

  蹇宾点点头,“是啊,我本为了百姓,结果却被百姓所愤恨,恨不得我死,就算是死也要造反。”

  齐之侃说:“阿蹇不要太过忧心,你是为了百姓谋福利,只是下面的人没有做好,而且宋将军已经去处理了,应该不是问题。”

  蹇宾笑着说:“小齐就是因为这事才急忙的回来的吧?”

  齐之侃点点头说:“我得到起义军闹事的消息,怕阿蹇忧心,这才回来,我想要陪在阿蹇的身边。”说着执起蹇宾的手,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彼此。

  他们总是聚少离多,但是心都在彼此的身上,看着齐之侃风尘仆仆的脸,蹇宾心中难受,他欠小齐太多太多。


(又是把自己写哭的一章,我这人虐别人永远都是先把自己虐死。“不会乱的,天玑好好的,不会乱的”这一句就虐哭我,想蹇宾这样为的是什么,不过就是天玑长安,可惜乱是真乱了。越写到结局越急,我都乱了。)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