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二百九十二章  精神问题


  太阳炽热,齐之侃将蹇宾抱到一棵树下,凉风吹拂,倒也爽快。齐之侃半躺着看着蹇宾,他的阿蹇瘦了,下巴尖都出来了,脸已经快只剩一半了,齐之侃心疼的摸着蹇宾的脸。

  为什么天下大局已定,阿蹇还是这般忧心?连睡觉都皱着眉。

  蹇宾许久不曾好好入眠,在太阳下终于得到安眠,忽然飞来一只黄蜂,嗡嗡嗡的声音吵醒了蹇宾,虽然齐之侃在一瞬间就把黄蜂打下,但是蹇宾还是醒了。

  他睁开眼睛,入眼的是齐之侃的脸。

  “阿蹇,还是吵醒你了?”

  蹇宾似乎没有听到齐之侃在说什么,只是撑起来,颤抖着伸出手,摸着齐之侃的脸,一副不可置信,下一秒就扑到了齐之侃的怀里。

  “小齐,你没死,真好,你还活着!”

  齐之侃觉得奇怪,但是感受到怀里的蹇宾极度不安,他安抚着蹇宾,“阿蹇莫要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忽然想起什么的蹇宾又突然从齐之侃的怀里抬起头来,看了看齐之侃,定了定又缩回去了,他想起来了,小齐回来了啊,刚才他们还在水里欢爱,自己刚才又魔怔了,蹇宾有点害怕,不敢让齐之侃知道,他默然离开齐之侃的怀抱,撑起来抱着膝盖怔怔的看着泉水。

  齐之侃有些担心,蹇宾的情绪变化实在令他捉摸不透,他唤了一声:“阿蹇?”蹇宾也毫无反应,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等了好久,蹇宾才站起来说:“回去吧。”然后也不管齐之侃径自去牵马,齐之侃只好跟上。

  回到王宫,蹇宾也没什么精神,两人默不作声的吃了饭,蹇宾只说自己要休息,叫齐之侃先回去,齐之侃虽然不放心,但是看蹇宾不想说话的神情也只好先退出来,但是他并没有走,而是守在外面。

  齐之侃在外面驻足良久,抬头看着夜空,想起上次他们在这里说的话,一个人死后会变成什么?

  齐之侃转头看了看旁边自己还是侍卫的时候住的地方,他抬腿走上去,轻轻推开门,里面的东西都跟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齐之侃慢慢走进去一一抚过,没有半点灰尘,看来是时常有打扫。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回忆起了那个时候的他们,那个时候的日子真好,齐之侃长叹一声。突然他听到什么声音,是蹇宾的寝宫发出来的。

  “不要!不要过来,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齐之侃觉得奇怪,忙从密门穿进去,一进去就看到蹇宾举着剑对着前方。

  “阿蹇?阿蹇!”

  齐之侃刚要走过去,蹇宾就将剑转向他,“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再杀你一次!”

  齐之侃急道:“阿蹇,是我啊,我是小齐。”

  “不是,你不是,小齐已经死了,你不是他,你骗人!”

  齐之侃心中疑惑又急切,他完全无视蹇宾手里的剑,不管不顾的上前,蹇宾的剑直接刺中齐之侃的胸口,血瞬间冒出来了,但是其实也只是皮外伤,只是齐之侃身着白衣血迹才异常明显。

  而看见血的蹇宾受到惊吓,双手松开,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他被惊醒的后退几步撞到了椅子,就这么直直的倒在地上。

  齐之侃全然不顾胸前伤口,几步就要上前,蹇宾双手伸出来阻止。

  “不要,流血了……小齐浑身是血,小齐死了……不不不,我不想杀你的,是你要抢窝头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齐之侃上前一把抱住了蹇宾,他艰难的开口:“阿蹇,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阿蹇,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小齐啊。”齐之侃上战场杀敌无数都没有眨一下眼睛,现在这个男人却哭了,抱着蹇宾哭了。

  听到齐之侃的声音,蹇宾似有感应,他终于冷静下来,摸上齐之侃的脸,看到齐之侃满脸泪水,他心疼的给齐之侃擦泪,伸手抱着齐之侃,“小齐,不要哭,不要哭,没事的,不哭不哭。”

  齐之侃不知道此时的蹇宾是不是认出了自己,他撑起来看着蹇宾,“阿蹇,你认出我了吗?”

  蹇宾努力的挤出笑容,他说:“傻瓜,你是小齐啊,我怎么会认不出小齐呢。”

  齐之侃忽的就笑了,蹇宾继续给齐之侃擦拭眼泪,齐之侃拽着蹇宾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

  过了一会儿,齐之侃将蹇宾抱起来放在床上,蹇宾都安静的看着他,齐之侃一起身,蹇宾就拉住齐之侃,“不要走!”

  齐之侃冲蹇宾笑笑,“好,我不走。”说着就躺下来睡在了蹇宾的身边,蹇宾一直死死的抓着齐之侃的手。

  齐之侃不知道蹇宾睡着没,只是试探的唤了一声:“阿蹇?”

  蹇宾回了一声,齐之侃掰开蹇宾,“你没睡着?”

  蹇宾摇摇头,“我睡不着。”

  齐之侃问:“阿蹇常常睡不着吗?”

  蹇宾低低的说:“不知道,开始是不敢睡,后来是睡没睡我也不知道。”因为他常常出现幻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清醒的,什么时候又是梦魇,他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了。

  看着这样的蹇宾,齐之侃也不忍再问,看来自己猜的没错,蹇宾精神上出问题了,明天一定要让御医好好看看。



评论(3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