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八十九章)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天玑未来


  蹇华是蹇容和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夫婿的孩子,乖巧可人,聪慧好学,蹇宾看着蹇华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和蹇华玩闹了会儿,蹇宾让蹇华自个儿去玩儿,坐下来和蹇容说话。

  “华儿今年几岁了?”

  蹇容说:“五岁了。”

  蹇宾感叹道:“容妹的孩子都五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蹇容也回应道:“是啊,不管发生什么事,时间都照样会过去,以前觉得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但是幸好还有华儿在身边,妹妹觉得,这天终于敞亮了些。”

  蹇宾点点头,他看着蹇容说:“让华儿来宫里学习吧,本王亲自教导他。”

  蹇容不解,“王兄这是何意?难道觉得妹妹连一个孩子都教导不好吗?”

  蹇宾抿嘴笑道:“容妹不要生气,只是本王有个想法。”

  蹇容更不解了,“什么想法?”突然想起什么,惊讶的看着蹇宾。

  蹇宾知道蹇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于是点点头道:“我想立华儿为太子。”

  蹇容咻的一下站起来,“王兄,这万万不可!”

  蹇宾好整以暇的问:“为何不可?”

  蹇容急的左右走了走,“华儿并非蹇氏正统,而且王兄还如此年轻,为何就想要立太子了?”

  蹇宾看着蹇容,“华儿是你的孩子,也是本王的外甥,而且也姓蹇,为何不正统了?你知道本王与齐之侃之事,本王这一生都不会有孩子的。”

  蹇容还是不能赞同,一是因为王兄还年轻,日后之事谁说得清楚?二是因为她单纯作为一个母亲,看到王兄这般辛劳,知道为王之重任,不忍自己的孩子也走上这条路。

  “王兄,妹妹知道王兄心中所忧之事,不过现在钧天还不稳,王兄也不用这么着急,这事儿等以后再说吧,等华儿大些再说,王兄觉得呢?”

  蹇宾也不想为难蹇容,也罢,蹇宾也不是今天就要封蹇华为太子,只是先给蹇容提了提,这事儿等钧天统一了再说,那样蹇华的担子也轻些,他要把所有的阻碍都清扫完才放心。

  “也好,本王也只是说与容妹一听,也没有立马就要立太子,容妹不用这么着急,都是母亲了,还这么急来急去的。”

  蹇容撇撇嘴,复又坐下来,“王兄就会教育我!”

  天玑与南宿的战争打得很焦灼,已经打了一年,齐之侃堪堪进入原天枢。

  蹇宾趁着这个时机,以战争需要为借口打压原天璇的世族,将原天璇各个世族大家的财产没收充为军用,这些世族大家各个都心中不忿。

  为了管理好原天璇,让原天璇真正成为天玑的一部分,蹇宾派了自己亲选的学士到天璇任职,夺去了原天璇地方官的职权,想要用这种方式让原天璇完全归附天玑。

  同时,之前在天玑实行的新政,也全部搬到了原天璇,让原天璇的百姓颇为不满意,这就埋下了隐患。

  有一些原天璇的世族不服蹇宾统治的,蹇宾通通以“不归附”为罪名,将这些带头闹事的世族全部斩杀,这暂时压住了原天璇的世族,但是却让世族心中的不满情绪越积越多,只等待爆发的那一天。

  时间荏苒,光阴似箭,时间又过去了一年,齐之侃还在战场上。

  蹇宾沉浸在古卷之中,想在里面寻些治国的奇招妙法,这一看便不知时日。

  蹇宾看到了什么,有些惊异,头都没抬就问:“小齐,你快来看这里!”

  顿了半天都没人回应,蹇宾从典籍中抬起头,神色憔悴,左右看了看,站起来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都找了找,内侍不解,又不敢出声,只看到王上翻东捣柜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蹇宾这才抬起头,大声的问道:“齐将军何在?”

  一个内侍忙跪下来回道:“启禀王上,齐将军在外和南宿打仗呢。”

  蹇宾敛神想了想,“哦,是啊,小齐在打仗,怎么去年在打,今年还在打,这打了多久了?”

  内侍回道:“已有两年多了。”

  蹇宾恍然回过神来,手里的古籍掉落在地,发出砰地一声响,蹇宾似乎被惊吓,退后两步,仰头看着这大殿,神色哀伤,他皱着眉,微微抿嘴,是自己派小齐出去打仗的……

  蹇宾挥挥袖子,内侍犹豫不定,蹇宾大喝一声:“都给本王滚!”内侍都被呵斥出去了。

  蹇宾幽幽的走到案前,拿起一部古籍,然后扔在地上,如此几次,最后把案桌都掀倒了。

  “小齐……我快支撑不住了,你快回来啊!”

  蹇宾晕倒在地,是第二日才被内侍发现的,这次还好,蹇宾在第二日便醒来了。

  他睁开眼睛,屋里没有人,他撑起来,披散着头发,抬眼一看,竟然看到小齐在寝殿中央站着,蹇宾大喜,掀开被子就下床来,连鞋子都没穿就跑了过去,站在齐之侃的面前惊喜的喊道:“小齐?你回来了?”他委屈的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让我看看!”

  蹇宾要去拉去齐之侃,可是齐之侃却不见了,他左右找了找,又在屏风后面找到小齐,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齐,不要躲了,我都看到你了!”可是等他走过去的时候,齐之侃又不见了。

  他伸手一抓,却是虚幻,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想起小齐满身是血的画面,他抱着头大叫:“啊啊啊啊!小齐死了!小齐死了!是我害死的小齐,小齐,你回来啊!”

  外面的内侍听到叫声,急忙进来一看,看到王上趴在地上,抱着头缩在一起,几步上前扶起蹇宾,但是蹇宾咻的坐起来。

  他惊喜的叫道:“小齐!”然后指着面前的内侍数着:“一个小齐,两个小齐,三个小齐,四个小齐……”歪着头想了想,“怎么会有这么多个小齐?”

  内侍不明所以,吓得不敢动,蹇宾猛地退后两步,指着他们:“大胆贼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假扮小齐!本王要将你们通通拖出去砍了!”


评论(5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