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八十八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开战南宿


  齐之侃又说:“阿蹇,国事重要,还是要注意身体,先喝点粥吧。”

  蹇宾只说:“先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吃。”

  齐之侃却不动,只是端着粥碗看着蹇宾,蹇宾无奈,“你啊,这脾气是越发犟了,我吃便是了。”说着接过齐之侃手里的碗,硬是喝了两口,可是胃里翻腾,终是咽不下去,拿开粥碗,捂着胸口咳嗽起来。

  齐之侃急忙上前接过蹇宾手里的碗,一只手给蹇宾拍着背顺气。

  “阿蹇,可是又不舒服,我去叫御医。”

  蹇宾拉住齐之侃,“别去,我没事,只是没什么胃口。”

  齐之侃神色难过,他早已从孔御医哪里询问到王上已经无法入眠,时不时的晕厥已是常态,身体已经负荷不了,再加上王上日夜忧心国事,殚精竭虑,累身累心,要想根治,已经不可能,而且王上似乎还出现了幻觉,恐怕更难了。

  齐之侃执着蹇宾的手,“王上,你是天玑的王,我不知道该不该劝你放下国事,即使我劝你,我知道你也是不肯的,但是,你也是我的阿蹇,为了我,我求求你,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吗?”

  蹇宾无奈的笑笑,摸着齐之侃的脸,“小齐说的我都明白,我知道的,我会好好的,钧天还未一统,我也不敢死,你放心吧。”

  两月后,蹇宾召来齐之侃和自己亲选的丞相在宣政殿商议对付南宿的法子。

  蹇宾没有坐在正殿,而是让人设了塌席,和臣子面对面的议论。

  齐之侃比丞相先一步到宣政殿,他亲手煮茶,端了一杯给蹇宾,蹇宾喝了一口,夸赞道:“小齐的茶还是原来的味道。”

  齐之侃笑道:“王上喜欢就好。”

  丞相来了,给蹇宾行礼之后又向上将军致意,蹇宾让他随意些,齐之侃又给丞相倒了一杯茶,蹇宾笑着说:“丞相还没有尝过我们天玑上将军的煮茶工夫,你尝尝,定会念念不忘的。”

  丞相有些惶恐,低着头端过茶:“多谢上将军的茶。”

  看着丞相喝了茶,齐之侃没说什么,倒是蹇宾迫不及待的问:“如何?”

  丞相忙说:“实在是好茶,没想到上将军还有这么好的手艺。”

  蹇宾笑得开怀,齐之侃谦虚道:“江湖手艺而已,丞相谬赞了!”

  丞相倒是知道齐之侃原本是江湖人士,客气的说:“我听闻齐将军本是江湖人士,如今已是王上的臂膀,王上是爱才之人,我等为臣的实在是荣幸。”

  蹇宾说:“丞相这话我爱听,不过今日本王找你们来可不是听你们称赞的。”

  齐之侃皱了皱眉,出口道:“王上是想攻打南宿?”

  蹇宾抿抿嘴,点点头,“正是,不知道可否?”

  齐之侃说:“此时攻打南宿,其实是好时机,因为南宿刚刚进驻钧天,民生不稳,而且百姓尚未完全归顺,这个时候攻打南宿,可以得到钧天百姓的支持。”

  蹇宾低头喝了一口茶,然后问丞相,“丞相觉得呢?”

  丞相想了想说:“齐将军所说也不无道理,但是,臣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休养生息,现在天玑国土扩大,尤其是原天璇和瑶光等的地界,百姓还不稳,这几年一直在打仗,消耗也很大,南宿兵强马壮,恐对天玑不利。”

  这一点确实是事实,齐之侃看着蹇宾,蹇宾没有表态,又让他们说了一些看法,如果打仗又该怎么打,打下来了又该如何管治等等的问题。

  蹇宾突然觉得头晕,他用手按了按太阳穴,齐之侃看到了,对丞相说请他先行回去,此事再行商量。

  丞相也看出蹇宾心力不济,于是起身告退了,齐之侃这才来到蹇宾身边,将蹇宾抱在怀里,“阿蹇是又头晕了?”

  蹇宾没有回话,只躬着头急沉的说:“一定要打南宿,就是这个时候!小齐,一定要打南宿!不然就没机会了!”是的,他没机会了,他怕自己看不到钧天统一的那天。

  齐之侃点点头:“好,我听阿蹇的,我就去打南宿!”

  蹇宾突然抬起头,抓着齐之侃的衣襟:“你要好好的,不要受伤!要好好的,你若受伤了,本王心痛!心痛难忍!”

  齐之侃鼻子一酸,脸贴在蹇宾的脸上,哽咽的说:“好,我会好好的,不让阿蹇担心。”

  于是,齐之侃又出征了,他调拔了除了西北大营的其他天玑将士南下攻打南宿,先是进攻原天枢,齐之侃是不世将才,有超凡的将才之能,领兵如神!而南宿的毓埥也是一位极具军事才能的王,而且南宿将士都勇猛善战,两国一旦大规模的展开战斗,就停不下来了,所以这一仗打了足足三年,不过这已是后话了。

  齐之侃出征后,蹇容不放心蹇宾,时常进宫看望王兄,于是放下了女宫的事情,今儿又带着小儿子来宫中给蹇宾请安。蹇华是蹇容和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夫婿的儿子,如今已经五岁了。

  蹇宾看着小小的蹇华,倒是露出了笑容,刚想要抱起蹇华,可是被蹇华躲开了。

  蹇宾佯装生气的说:“华儿不乖了?”

  蹇华看着母亲,母亲只对她笑着点点头,蹇华才支支吾吾的说:“母亲说,舅舅身体不好,华儿比去年重了,怕伤着舅舅。”

  蹇宾好笑的看着蹇华,又询问的看着蹇容,蹇容摆摆手:“这可不是容妹教他的,是他自己说的。”

  蹇宾蹲下来,和蹇华对视,“华儿这么小就这么会体贴人了啊?”

  蹇华开心的揽上蹇宾的脖子,“所以舅舅要快点养好身体啊,到时候华儿陪舅舅出去骑马。”

  蹇宾惊异的问:“华儿还会骑马了啊?”

  小小的蹇华说到骑马就很开心,“是啊,我还会骑射呢,我长大后要像齐将军一样厉害,然后帮舅舅去打仗!”

  蹇华的马术还是蹇容亲自教的,他很喜欢骑马,小小年纪就能骑射,他想长大后也要像齐将军一样,帮舅舅去打仗,他不想看到舅舅整天沉着脸,他喜欢看舅舅笑,舅舅笑起来最好看了,比娘亲还好看,但是这话他不敢在娘亲面前说,这是一个秘密!


评论(2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