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八十五章)

第三篇  统一钧天

第二百八十五章  斩杀国师


  等到齐之侃的气息慢慢的平缓下来,确定齐之侃睡着之后,蹇宾突然睁开眼睛,眼里哪有一丝的混沌,清明如月,他悄悄的撑起来,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齐之侃,全身发冷,他双手环抱着自己,突然他听见了什么声音,撕裂的,沙哑的,带着磨牙的惨厉,他慢慢向蹇宾靠近,从黑暗中走出来,张牙舞爪的,但是却没有头,是那个曾经被自己砸死在采石场的抢窝头的人,不不不,是那些被自己砍了头的世族,他用颤抖的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心里默默的念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早上齐之侃醒来,却发现蹇宾已经不在床上,他摸索着穿好衣服下床,蹇宾正坐在外厅的躺椅上,手里拿着地图。

  齐之侃上前立在一边,两人都没有说话,倒是蹇宾见齐之侃过来,招招手说:“过来坐吧。”

  齐之侃依言坐到了蹇宾的旁边,他伸手揽上蹇宾的肩膀,发现是凉的。

  “阿蹇是在这里坐了多久?怎么身子这么凉?”齐之侃握着蹇宾的手,在自己手心里给他温暖。

  蹇宾笑笑,放下地图对齐之侃说:“还好,我也没觉得多冷。”

  齐之侃摇摇头,“阿蹇还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转头看了看,发现炭火确实微弱,也是,内侍还以为王上没起来,也就没有进来加炭。

  齐之侃起身去拿了件风衣给蹇宾披上,蹇宾却把齐之侃拉下来,“小齐,马上就开春了,本王又有事要累你。”

  齐之侃知道蹇宾的意思,而且他也想把原天璇拿下来,他说:“我不累,那我今日就去军营整顿一下,把粮草集结起来,这场仗始终要打,不如就这个时候,阿蹇觉得呢?”

  蹇宾自然希望越快越好,于是点点头,只是有些不舍,他靠在齐之侃的肩上,齐之侃顺手将他揽在怀里,脸贴在蹇宾的发顶上。

  “这一趟路途遥远,小齐要格外小心。”

  “我明白。”

  刚刚开春,齐之侃就又出征了,带着两万王城将士,奔赴艋舺点兵,一路东进,直攻瑶光,这一战,务必要夺下瑶光!

  齐之侃离开了,蹇宾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未休息就有人来上报,说是抓到国师了,现在正押着国师赶回王城。

  蹇宾攥紧了拳头,重重的捶在案桌上:终于抓到这个散布巫仪之术的若木华了!在自己新政时期就到处散步谣言,国师,他是非斩不可!

  不消半月,若木华被押送回来,直接送到了蹇宾的面前,蹇宾看着若木华,围着他转了几圈儿。

  若木华心中畏惧,还想着挣扎一下,他伏在地上,给蹇宾磕头,龇牙的求蹇宾放过他。

  “王上,王上,臣自知有愧于王上,王上若是能饶恕臣,臣以后定当竭尽全力,唯王上马首是瞻!”

  蹇宾呵笑道:“哦,国师有愧于本王?那你说说,你究竟有愧于本王什么?”

  国师忙说:“臣不该听信那贼子蹇宏的一面之词和伪造的诏书就误信蹇宏,也不该在王上回来之际没有给王上协助,因为害怕而独自逃跑。”

  等了半晌,蹇宾才说:“就这些?”

  国师惶恐,不知道王上想听什么,蹇宾走到国师面前,“国师想不起来了?”

  若木华颤抖着,只能伏在地上,“还,还请王上明示。”

  蹇宾背着手,“你屡次利用谣言陷害我天玑的上将军,又屡次利用巫仪造谣本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国使臣重礼,尤其是私放天璇使臣出逃,和天枢使臣勾结,害得我天玑粮食减产,国家动荡,百姓饿死,这还只是一部分,你推蹇宏这个逆贼篡位,兴修庙宇神像,苛待百姓,国师,你当真是天玑的千古罪人!”

  若木华惊恐,“王上,王上,这,臣一时鬼迷心窍,请王上开恩啊,王上!我能卜测天象,卜测农时,请王上免去我国师的身份,就做一个小小的农官,给百姓卜测天象吧,臣愿意用毕生所学为王上分忧啊,王上!”

  蹇宾只觉得好笑,这个若木华真的好不要脸,死到临头还在为自己求情。

  蹇宾不想再听了,甩甩袖子,大喝道:“来人,把国师关入大牢!”

  后来蹇宾将国师所犯的所有罪状全部详细列出来,然后张贴在各个城门闹市,让百姓知道这个巫师是个什么货色,并斩于北门,将国师尸首吊于城门数日,以告慰神灵!


(小齐去打瑶光了,也就是原天璇的东半部分,这一次,将收回原天璇的所有疆域,然后和南宿形成南北对峙的形势,之前毓埥打天权的时候,天权就灭了的,目前原天权和原天枢都被南宿占领,天玑将开启统一钧天的使命。)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