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哥不是哥(十)

  还记得《哥不是哥》吗?之前就说过大家要喜欢就再开篇的,一直都没有开,但是我都记着呢,今天想起来了,恩,先把之前的章节回忆一下吧。

(一)点击  (二)点击  (三)点击  (四)点击  (五)点击  (六)点击  (七)点我  (八)点我  (九)点我

 

第三篇  那些年他们为对方打过的架

(十)幼儿园

  其实想想,我和蹇宾吧,从小到大,打过的架真的不少,不说谁欺负谁,但是绝对两人都是有错的,这一点,蹇宾那丫的肯定也不会反驳,人人都以为他好脾气,性子好,乖巧听话,学生眼中的好榜样,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爸妈眼中的宝贝,但是,但是,这丫的其实脾气特别怪!

  尤其是对我!

  如果说蹇宾的脾气是被爸妈惯出来的,那我的脾气就是被蹇宾磨出来的!

  哎,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蹇宾计较啦,不过休想我叫他一声哥哥!

  啊呢,所以为什么蹇宾这丫的可以对别人笑得那么开心,偏偏对我就是拳打脚踢?

  气不过!

  算了,我才懒得管他呢,爱和谁玩儿和谁玩儿去,反正我也不跟他玩儿!

  可是,还是看不过眼,什么鬼?就那么喜欢那个小丫头片子?齐之侃闷闷的自己玩儿积木,总觉得阳光很刺眼。什么嘛,明明他也说想玩儿积木,想堆房子来着的!

  不一会儿,齐妈妈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带着蹇宾走到齐之侃面前,齐之侃装作没看见的继续玩儿积木。

  齐妈妈蹲下来对齐之侃说:“小侃,我们要回去了哦。”

  齐之侃继续无视齐妈妈和蹇宾,好吧,其实最主要的是无视蹇宾,谁叫他刚才只顾着和小丫头片子玩儿的。

  齐妈妈对齐之侃向来没什么耐心,或许一个妈妈把耐心都用在了大儿子身上了也就不再有耐心带小的了。

  齐妈妈去拉齐之侃,齐之侃死犟着不动,被拉烦了开始吼:“我还要玩会儿啦,才不要回去呢!”我的积木还没有堆完呢!

  齐妈妈无奈点了点齐之侃的脑袋,“你这个小子!”但是公司又急着让她去公司,没办法,她转身对蹇宾说:“宾宾啊,现在妈妈要急着去趟公司,你帮妈妈照顾一下弟弟好不好?”

  蹇宾乖巧的点点头,小手还在妈妈的脸上摸了摸,学着妈妈对他的样子说:“妈妈放心吧,我会照顾弟弟的。”

  齐妈妈很欣慰,又把蹇宾抱在怀里使劲儿揉了揉才放开,然后从包里摸出一包小零食给蹇宾,把大门的钥匙和一张大钱放在蹇宾的衣服口袋里。

  “小侃,好好听哥哥的话,知道吗?”

  齐之侃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齐妈妈也只得先去公司了,走的时候和邻居说了说话,请邻居帮着照看一下孩子,要回去的时候把两个孩子也帮忙带回去一下。

  看着妈妈走了之后,齐之侃死死的盯着蹇宾,蹇宾才不管他呢,撒腿就跑到那个小妮子的面前继续画刚才没画完的画。

  我老大火气了,心想:算了,才不管他呢,等我搭好积木我就赢了!

  可是,有谁在跟你比赛吗?好像没有吧。

  我认认真真真的搭自己的房子,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一个人挡在了我的面前,我明显感觉到太阳不见了,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挡住了太阳,我不耐烦的吼了一句:“走开啦!”

  这人是楼下的胖小子,才几岁啊,就长成猪一样,以后岂不是会变成大象?我想象了一下大象的身体加这小子的脸,恶寒的抖了两抖。

  “把你积木给我玩儿。”

  哈?要玩我的积木?想得美!

  “不要。”

  胖子叉着腰,气势汹汹的说:“你不给我玩儿,我就给你踩烂。”

  “你敢!”

  刚说完,死胖子就一脚把我刚刚搭建好的房子给踢飞了,真是气死我了,我还没给蹇宾看呢!

  我抓起积木就往胖子脸上呼过去,胖子不愧为胖子,确实是重量级的,给我压过来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等我觉得我要被压死的时候逆着光突然看到了天使,啊,不是,是蹇宾,他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胖子吃痛松了手,我刚要站起来,又被胖子给绊倒了,好死不死刚好摔到石子上,手被石子压出血了。

  蹇宾把齐之侃拉起来护在身后,母鸡护小鸡的仰着头:“不许你打我弟弟!”

  胖子可是这个片区的霸王,擦了擦鼻子招呼着围过来的两个小跟班就开干。

  于是就看到在小区的游乐场里看到几个小孩子在……干架……

  蹇宾指甲尖利,抓着胖子的脸就开始画画,额,胖子脸上横七竖八的红痕,最后哇的一声哭出来,因为哭声引来了家长。

  胖子的家长看着自家宝贝疙瘩脸都被抓花了,拉过儿子怒目瞪着蹇宾:“你干嘛打我儿子?你看看你把我儿子打成啥样子了?我知道你是齐家的孩子,我要找你爸妈理论。”

  蹇宾也没好到哪里去,脸上也被打青了,衣服都被扯坏了,但是还是把齐之侃护在身后,蹇宾仰着头死死的跟胖子妈互瞪着,人小气势不能输!

  胖子就知道哭,我听着可烦了,不就是哭么,谁还不会了,我心一狠,再把已经开始凝血的伤口掐出血,然后从蹇宾身后跳出来,伸出手也开始哭:“你看,你儿子把我打出血了,疼……我要告诉我爸爸妈妈,是你儿子打我的,呜呜呜……”

  胖子妈看到齐之侃手流血了,再看看自家儿子,自家儿子还大一些,也不好再说什么,拉着儿子就走了。

  等人走后,齐之侃一抹脸,哪里还有什么眼泪。

  可是蹇宾这丫的就被骗到了,看着他要哭不哭的样子,我简直无语凝噎,就算痛也是我痛好不好,你做什么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啊。

  “弟弟,我带你去看医生吧,妈妈有给我钱,我带你去看医生。”说完话蹇宾咧嘴就哭了,倒是把我给吓一跳。

  “哎,是我受伤,你哭什么!”

  蹇宾吸吸鼻子,指着齐之侃的手问:“你痛不痛啊?”

  齐之侃本来还想吓吓蹇宾的,看到蹇宾哭也被镇住了,“不痛啦。”

  “真的吗?”

  “真的啦。”

  “可是你都流血了。”

  “那是我自己掐的,就一点点痛。”

  “一点点痛也是痛啊……”说完撇嘴又要哭,我真是服了他了,伸手在他面前,“那哥哥吹吹就好了。”

  蹇宾抹了一把眼泪,将信将疑的问:“真的吗?”

  我大大的点了个头:“恩。”

  蹇宾低头在我手上呼呼的吹了十几次,最后还是小女孩的妈妈过来给我买了创可贴贴好,蹇宾倒是不再和小女孩一起玩儿了,我们先回家了。

  一路上蹇宾都小心翼翼的,算了,今天看他那么帮我打架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他和小妮子玩儿不理我的事情了。不过我还真的对蹇宾刮目相看了,没看出来啊,对付胖子都没见输的,不愧是我的哥。

  回到家里,蹇宾把身上所有的零食都给我,我其实不爱吃零食的,不过看蹇宾那么诚心诚意的份儿上我还是勉强接受吧。

  恩……刚才我好像叫哥哥了?


(好久没写这文了,语境和感觉都有点乱了。)

评论(2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