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八十二章)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国家政策


  蹇宾的脾气越来越难以捉摸,上一秒还笑意盈盈,下一秒就将你打入天牢,朝中的人越来谨小慎微。

  蹇宾广贴告示,请天下有能之人来天玑,由此特意将之前的天宫署开辟出来,以供这些贤能之才人住,而天宫署也被蹇宾重新命名为大稷馆。

  放眼望去,现在整个钧天大陆局势已经开始明朗,天权都被南宿灭了,瑶光还在挣扎,之前突然冒出来的开阳王也不见踪迹。而大家都猜测,天玑迟早要收拾了瑶光,所以整个钧天大陆就剩下天玑和南宿。

  蹇宾这几日都在和大稷馆的学士议政,蹇宾坐在一群学士里,倒是不拘小节,大家围着蹇宾,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自己的看法,蹇宾都一一细听,听到好的还让政策便让人记下来,果然人多,计谋也多,蹇宾很多都没有想到的都被提点了。

  蹇宾根据这些人的言辞和论辩,让人都记下来,根据他们的才能,暂时分配在各个职位上,先试炼半年,然后看成效,再决定任用与否。

  除了选用人才,蹇宾还颁布了一部法令,为律令,约束全国百姓,实行轻罪重罚,以达到威慑百姓的作用。

  刚开始百姓还非常的支持,只要犯法,就会受到严重的处罚,而且是连坐的,渐渐地,百姓开始有所怨言。

  蹇宾一步步的收了世族的权力,将世族手中的通商权下放给商人,同时把铸币、采盐、铸铁都收归国有,都由中央派专人负责,百姓不能私自经营。

  为了保证农民的收益,蹇宾还实行了平衡法,专门成立一个部门,为物价署,在农民丰收的时候,派专门的负责人以一定的物价去收农民的粮食,让农民不至于因为贱价伤心,而在农民减产的时候,又将谷仓的粮食按照一定的价格卖给农民,让农民不至于因为价高而饿肚子。

  同时准许农民到国有的山川水泽打猎捕鱼,但是要通过专门的司署登记,为此成立了物税署,农民在有收获的时候要缴税。

  关于商人,蹇宾施行了对商人征收财产税的政策,商人要如实的上报自己的财税数额,同时鼓励百姓监督,若是有商人少报或者私藏财产,就有严酷的法律等着这些商人,而举报者则有奖赏。

  而且,对商人,也有一定的限价规定,按照商品的类别,也实行了限价,商人不得随意的囤货抬价,这样使得商人出现巨富的机会就减少了。

  对商人的这一系列措施也是为了不让商人囤积财物,以至于又出现世族的情况,尤其是擅养私兵。

  对于士兵,蹇宾采取了齐之侃的意见,军营一般驻扎在边界,人烟稀少,于是鼓励士兵就地驻扎,闲时种田,战时为兵,这样不仅能减轻国家的负担,还能开垦荒地,让更多的荒川变为良田。

  这一年里,蹇宾颁布的这些政策都一一施行下去,要看到成效还要几年的时间,但是蹇宾不怕,他已经选用了一批新的有用之才,把这些学士安排到各个职位上,以新人做新政,反而更利于新政的施行。

  只是尚不知道效果如何,只有等待时间的验证。

  这日,蹇宾特意的着装了一番,今天是他27岁生辰,去年和齐之侃说好一起庆生,结果因为边防出了点事情,齐之侃急急忙忙赶去处理,结果又错过了。蹇宾倒是没什么,但是齐之侃却耿耿于怀,早几日就念叨了。

  蹇宾好笑,最近他都忙着和学士讨论新政,差点都忘记自己的生辰了,倒是齐之侃还记得。

  昨日姜芍就带着贺礼进宫给自己提前祝寿了,想来也是很久没见姜芍了,这个曾经对自己忠心耿耿不离不弃的婢女,蹇宾一直心存感激,待姜芍自然也与别人不同。

  当初蹇宾重掌大权的时候,姜芍就拒绝留在宫里,后来她嫁给了一个米商,在王城有几个铺子,生活还算安逸,而如今,姜芍已经怀了孩子,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个母亲。

  思绪飞到了昨日,姜芍对自己说的一番话。

  “王上,恕姜芍多嘴,王上是天玑的王,但是,王上更应该为自己而活,曾经齐将军问我关于王上的事情,姜芍希望,您和齐将军要好好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间。”

  蹇宾笑笑,这个姜芍。

  “王上!”蹇宾一转身,就看到齐之侃,齐之侃今日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朝装,两边高高翘起,人也格外的精神,他就这么笑看着自己,蹇宾一时间被晃了心神,他走过去,理了理齐之侃的衣襟,“小齐今日真是丰神俊朗,好看极了。”

  齐之侃深情的说:“在我心里,阿蹇才是最好看的。”

  蹇宾命人在庭院中摆了宴席,虽只有两个人,但是宴席上的菜色却十分丰富,蹇宾让人准备好饭食之后就把人遣走了,这个偌大的庭院中就只有齐蹇二人。

  蹇宾端起酒瓶要给齐之侃倒酒,却被齐之侃夺过,“阿蹇今日是寿星,理应我来服侍你。”

  蹇宾笑笑,随了齐之侃,齐之侃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在蹇宾手里,自己端起一杯。

  “阿蹇,生日快乐!”

  蹇宾却不喝,偏着头问:“我的生日礼物呢?”

  齐之侃急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蹇宾,蹇宾高兴得拿过来,一打开,是一对木雕的人偶,蹇宾拿起来一看,一个是自己,一个是齐之侃,雕得极为精致,惟妙惟肖,任谁一眼就能看出来。

  蹇宾心中欢喜,他知道这是齐之侃亲手为自己雕的,但是蹇宾故意撇了撇嘴,“本王的生日,你就送我这个木雕?没有别的了吗?”

  齐之侃有些窘迫,他急忙说:“阿蹇是天玑的王,我想了很久,总觉得一些金银器物都太俗气,而且阿蹇也看不上那些,所以……阿蹇如果不满意的话……”

  “不满意!”蹇宾气呼呼的抢断了齐之侃的话,齐之侃脸色更羞愧了。看着这样的齐之侃,蹇宾觉得有趣,他挑着眉看着齐之侃:“我要你!你自己就是最好的礼物!”

  齐之侃一听,忽的就笑开了,握着蹇宾的手,“可是,我本来就是你的啊!”

  蹇宾笑意更浓了,“我知道。”


(又过了一年了,大家看到没,时间过得飞快,26岁还是没有一起过,27岁终于一起过生日啦~那些新政都是蹇宾和大稷馆的贤士们一起议出来的,能让天玑焕然一新的革新政策,这为后面攻打南宿统一钧天创造了条件。)

评论(3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