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八十章)

第二百八十章  小齐返回


  经过三个月,齐之侃终于拿下了大半个原天璇,并将自己的母亲接回到天玑。

  大军班师回朝,蹇宾在城门外迎接上将军和将士们,看着天玑大军从远处而来,蹇宾心中振奋,这就是他的利刃,这是他的军队,所向无敌的军队!

  齐之侃也看到了蹇宾,骑马跑了几步,来到蹇宾的面前,下马行跪地礼:“末将参见王上!”

  蹇宾上前扶起齐之侃,“上将军不必多礼,上将军又为我天玑立下了汗马功劳,本王高兴!”

  说着,蹇宾命人将酒倒上,一碗递给齐之侃,自己端了一碗,“来,齐将军,本王为你接风洗尘!”

  两人都仰头一口喝了碗里的酒,此时后面的大军也跟上来了,蹇宾说:“让大军先回去休整,你随我一起回去吧。”

  蹇宾拉着齐之侃正要走,齐之侃却顿了顿,蹇宾不解,“小齐?”

  齐之侃说:“阿蹇,此次我把……我把我娘带回来了。”

  蹇宾脸色以极快的速度由晴变阴,抓着齐之侃的手有些微的颤抖,他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齐之侃反手握着蹇宾的手,“阿蹇!”

  蹇宾被惊醒一般,立马换上了笑容,对齐之侃道:“对了,本王还没见过齐将军的娘亲,齐将军不给我引见一下吗?”

  齐之侃还未说什么,从后面赶到的马车上下来一个老妇人,上来对着齐之侃就唤了声:“振儿。”

  蹇宾急忙甩开齐之侃的手,将手藏在衣袖里,竟是不敢去看那个老妇人。

  齐之侃上前扶住了裘母,之前照顾裘母的陵雪并没有跟来,而是和吴钺一起离开了。

  齐之侃搀扶裘母来到蹇宾面前,“娘,这就是……”

  蹇宾还未等齐之侃说完就转身走了,他翻身上了马,没有留下一句话,逃也似的喝令随侍回宫。

  齐之侃怔怔的看着蹇宾就这么离开了……

  裘母不解,“振儿,这是怎么了?”

  齐之侃只摇摇头,“没事儿,我先送娘回去吧。”

  齐之侃将裘母送回了将军府,一刻也没有歇的就赶往王宫,此时蹇宾正在宣政殿批阅奏折。

  齐之侃上前:“末将参见王上!”

  蹇宾放下奏折,走下来笑着将齐之侃扶起来,“齐将军不必多礼。”齐之侃一直看着蹇宾,蹇宾虽笑着,但是却让齐之侃担心,他说:“阿蹇,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将娘亲带回来,你生气了?”

  蹇宾想了想才恍然想起这件事一样,退后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齐之侃,“你是谁?”

  又来了!又是这个询问!齐之侃最受不住的就是这个询问,他上前一步急切的说:“阿蹇,我是小齐!”

  蹇宾带着受伤的表情低低的说:“可是小齐不是孑然一身吗?为什么会冒出来一个娘?”

  齐之侃不知道该如何说,蹇宾问的对,自己该如何回答呢,“阿蹇……我……”

  蹇宾想了想,上前摸上了齐之侃的脸,“是我为难小齐了吗?小齐怎么露出这样的神情,我很心疼。”

  齐之侃摇了摇头,覆在了蹇宾的手上,“不,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他的错,他极力想要忘记裘振的身份,可是他不能丢下娘,可是娘的存在不就是提醒自己裘振的身份吗?

  蹇宾皱了皱眉,想了想说:“小齐没错,不要这样说自己!对了,小齐刚刚回来,我让人准备饭食,走,去咸池宫!”

  蹇宾把齐之侃拉到了咸池宫,忙不迭的又是让人准备饭食,又是让人准备热水。

  齐之侃站在一旁看着蹇宾吩咐这个吩咐那个的,热水准备好了,蹇宾挥退内侍,这才转过身就要给齐之侃解衣服。

  齐之侃忙抓住了蹇宾的手,“阿蹇,我自己来就好。”

  蹇宾甩开了齐之侃的手,“小齐打仗辛苦了,本王就想服侍小齐。”说话间,蹇宾已经给小齐解了盔甲,脱了外衣。

  最后齐之侃无奈的下到浴池,蹇宾拿着帕子给齐之侃擦身,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齐之侃的背上刀痕交错,有新伤,有旧伤,蹇宾摸着这些伤口,手都在颤抖。

  齐之侃感受到异样,转身看着蹇宾,蹇宾皱着一张脸,已经是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

  齐之侃抚上蹇宾的脸,温柔的说:“阿蹇,不要担心,那些伤都好了,一点都不痛。”

  蹇宾一把抱住齐之侃,带着哭腔的说:“可是我痛,我心痛,小齐是为了我,我知道……小齐这两年来都没休息过,一直在外打仗,我的小齐是战神,可是也是血肉之躯,刀剑无眼,受了那么多伤,我还让小齐一直打仗,伤都没好好养……”

  齐之侃拍了拍蹇宾的头,将唇印在蹇宾的发丝上,“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阿蹇莫要难过了。”

  齐之侃不愿让蹇宾服侍,但是又不能阻止蹇宾,结果蹇宾自己身上都湿了,现在是冬天,齐之侃害怕他着凉。

  “阿蹇,你也洗一洗吧。”

  蹇宾顿了顿,只说知道,可是却一直不动,齐之侃站起来,蹇宾低下头去,耳朵微红。齐之侃很久都没有看到这样的蹇宾的了,觉得这样的蹇宾很可爱,便趁蹇宾低头之际,直接将蹇宾抱起来放在浴池里。

  蹇宾吓了一跳,紧紧的抓着齐之侃,到了浴池里,蹇宾挣扎了两下,齐之侃才放开他。

  “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蹇宾还是低着头,自己在水里解了衣服,当全身赤裸之后就这么泡在水里,一动不动的,齐之侃想要给他擦身也被蹇宾制止了。

  齐之侃怕蹇宾泡久了不好,自己先起来穿好衣服,室内燃着炭火,倒是不冷,又去拿了衣袍给蹇宾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穿不好,齐之侃上前握着蹇宾的手,给他系衣带。

  两人贴得极近,气息缠绕在一起令齐之侃沉醉,旖旎的心思闯进了齐之侃的脑海,看着绯红从耳朵蔓延到脸上的蹇宾,他的心也跟着染上了桃红,于是他轻轻一拉,刚刚系好的衣带又松开了。

   这么明显的举动,这么旖旎的氛围,欲念翻涌而来。

  蹇宾依然沉默着,齐之侃就当他默认了,捧着蹇宾的脸,吻上了蹇宾的唇,真的好久,他们好久没有这么亲密的肌肤相亲了。

  这一吻温柔而缠绵,让蹇宾沉沦,待到自己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半露着肩膀,齐之侃的头在自己的肩膀上啃噬,蹇宾恍惚觉得有些痒,身上痒,心里也痒,他轻轻推了推齐之侃。

  而抬起头的齐之侃则一弯腰就把蹇宾抱起来朝床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亲吻蹇宾的眉眼。


评论(3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