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九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砍杀世族


  当毓骁赶到庆榆的时候,发现主将并不是齐之侃,这才知道被摆了一道,与宋安隆大军对战起来。

  而此时齐之侃带着一队精锐铁骑秘密开往原天璇,直逼瑶光,此战可谓是声东击西的典范,为后人津津乐道。

  而此时还在往回赶的执明却怎么也没想到,南宿竟然趁自己不在之际,攻打天权,领兵的赫然是毓埥!乱了乱了,这个世道已经完全乱了,执明收拾好了心情,领着大军直奔天权,可惜已经晚矣,天权终究是毁在自己手里。

  执明想:自己终究成了天权的罪人!

  而在天玑的蹇宾也在大刀阔斧的收拾天玑的世族,经历几经变故的大臣们都看出蹇宾变了,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蹇宾了,他依然还是一不高兴就喜欢摔奏折,甚至在大臣们面前掀案桌,只是他会笑着笑着就要了你的命。

  蹇宾开始下狠手了,他给了这些墙头草的大臣们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他对这些大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臣们都惶恐不安,若是蹇宾像以前一样,直接拉出几个大臣砍了,他们倒是觉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样却让人一直提心吊胆的。

  而现在,天玑终于恢复了一点,农民重新回到田地,那些宗庙神像的工事也全部停了,蹇宾开始行动了。

  在一个月内,蹇宾接连抓了十几人下狱,都是以反叛之罪,可是他们自从蹇宾重新登位,一直都伏低做小,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儿,齐之侃之前就把他们的部曲都全部收编,他们哪里还有什么谋反的企图?

  朝堂上安静的掉针可闻,他们现在都不敢上朝了,不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会不会是自己。

  蹇宾深呼了一口气,看着下面一个个低着头诚惶诚恐的臣子,拿起一份奏折,“昨日本王收到一份奏报,说是……”

  蹇宾抬头看了一眼下面的臣子,听到自己说话,头低的都快要到脚背了,他觉得好笑,走下来,在前面左右走了两圈儿,然后定在典客令的面前,往前走了走,歪头看着典客令,典客令像是见到鬼一样,吓得直哆嗦。

  “就是你,魏大人。”蹇宾直起身子,理了理袖子,说:“魏大人,你啊,可真是我天玑的好臣子啊,利用职务之便,收了很多使臣的钱财吧,这可是私通之罪啊,魏大人可否知晓?”

  魏洵吓得立马跪下来,“王上,臣冤枉啊,臣真的冤枉啊!”

  蹇宾弯下腰,对着魏洵说:“冤枉?你是在说本王错了吗?”

  “臣,臣不敢!”

  蹇宾拂袖,背身而立:“来人!拉下去!”

  魏洵跪着拉着蹇宾的衣服,“王上,臣真的冤枉啊,再说,臣去年已经将那些使臣孝敬的银钱全部都上交王上了啊。”

  蹇宾笑着点点头:“恩,是,本王还记得,所以,以你之位,决计不会有那么多钱财,而你上交之钱,正好是物证,所以,都不用审了,直接拉下去,择日处决!”

  魏洵还在挣扎,但是已经被拉下去了,蹇宾转头看着下面不敢言语的臣子,笑得得意的走出去了:放心,你们一个都没得逃!

  天牢里又进来了几个公卿大臣,侍卫给蹇宾禀告之后,蹇宾吩咐:“三天后,将这些大臣全部斩首于北门前,让百姓都看看,这就是贪官的下场!”

  这日,百姓们早早就在北门等着了,话说这两个月,他们的王上已经砍了好多个公卿大臣,深得百姓之心,虽然他们平日里也和这些个大臣不着边,但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而且在他们心里,哪个当官的不贪?所以都砍了才好!

  这次不同以往,砍的都是公卿,包括典客令和太仆等人,都是世代的贵族。

  在正午之时,蹇宾的御驾终于到了北门刑场,今日天气不错,太阳照射,仿佛让人觉得春天提前来了。

  蹇宾下了车,在百姓的注目下走到高台,望着下面被捆绑的人,嘴角弯了弯,他朗声道:“以下犯人,利用职权,贪赃枉法,夺百姓之利,犹如食百姓之肉,喝百姓之血,今,证据确凿,固将罪犯斩首以示百姓!”

  百姓都欢呼起来,这个时候都将手里的烂菜叶子甩在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人身上,蹇宾一声令下,死刑就开始执行,不消半刻,就见一颗颗人头滚落,蹇宾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行刑的过程,背着手仰头看了一眼太阳。

  天玑的世族被蹇宾以极端手段清理了大半,一些世族开始想要逃离晖眏城,但是蹇宾怎么能让他们逃呢?他要把这些世族全部斩杀,有这些世族在,永远都是祸害!

  蹇宾已经连借口都懒得找了,只要是想逃的,直接派侍卫去当场处决,以绝后患!

  而那些世族的钱财则全部被自己收归国库,自己上位之时,空空如也的国库现在已经充盈了。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