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六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收复艋舺


  蹇宾命人摆了宴,亲自给齐之侃接风,“齐将军,这一年多亏了齐将军的奔忙,才有了天玑如今的安定,本王敬你!”

  齐之侃端着酒杯就这么看着蹇宾一口喝了杯中的酒,蹇宾喝完后看见齐之侃不动,催促道:“齐将军快喝啊。”于是齐之侃也仰头喝了酒,还未放下酒杯,蹇宾又给齐之侃夹菜,“齐将军吃些菜,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齐之侃放下酒杯伸手抓住了蹇宾的手腕说:“王上……末将自己来就好。”他想说的是阿蹇,为什么你不叫我小齐了?

  蹇宾笑了笑,说:“那齐将军就自便吧。”然后自顾自的又满了一杯,倒是真的不管齐之侃了,自己喝起来了。

  齐之侃放下筷子,低着头,周遭的空气都凝结了,过了好一会儿蹇宾才放下酒杯问:“齐将军怎么不吃了?”

  “阿蹇,叫我小齐。”

  蹇宾脸色沉下来,继续给自己倒酒,齐之侃拿开了蹇宾的酒杯,“阿蹇,你已经喝了好些了,还是少喝一点吧,酒多伤身。”

  蹇宾遽然将酒瓶砸在桌子上,怒然道:“齐将军胆子倒不小,还管起本王来了?”

  齐之侃并没有被喝住,反而更大胆些,他起身走到蹇宾身边,抚上蹇宾有些发红的脸,“阿蹇,阿蹇……阿蹇,阿蹇……我是小齐啊,我是你的小齐,我本无心为将,哪来什么齐将军,我是小齐啊,阿蹇,阿蹇……”

  或许是齐之侃的声音太温柔,又或许是蹇宾真的喝醉了,记不清谁是谁,也记不得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他闭上眼睛依恋的用脸去摩擦齐之侃的手心,而齐之侃俯在蹇宾耳边轻轻问:“阿蹇是不是醉了,要不要去休息?”

  蹇宾没有回应,继续将脸贴在齐之侃的手掌中,齐之侃顿了顿,然后弯腰抱起蹇宾,想要将蹇宾抱到屋里休息。而蹇宾不复之前疏离的态度,乖顺的靠在齐之侃的怀里,甚至还往齐之侃身上缩去。齐之侃将蹇宾放在床上,但是蹇宾却不配合,他依然闭着眼睛,但双手紧紧的抓住齐之侃的衣服,全身都想要缩进齐之侃的怀里,他带着哭腔的呢喃着:“别走……别走……别丢下我……小齐……别丢下我一个人……”

  一声“小齐”把齐之侃钉住了,好久都没有听到阿蹇这样唤自己了,可是,却只是在阿蹇醉酒之下才听到,而且是这样无助又悲伤的语气下。看着这样的蹇宾,齐之侃心痛难忍,他曾经的离开给蹇宾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恐怕不能体会蹇宾伤痛的一二,他对不起阿蹇!

  齐之侃顺着蹇宾坐在了床边,将蹇宾紧紧的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我不走,我在这里。”

  听到声音,蹇宾蓦然睁开眼睛,眼神清明,看不出一丝醉意,他一把推开了齐之侃,冷冷的问:“你是谁?”

齐之侃的心骤然缩紧,他还记得当年在天枢,蹇宾带着哀伤的神情问自己是谁,而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蹇宾。

  齐之侃半跪在床边,执着蹇宾的手,“阿蹇,我是小齐,是你的小齐。”

  蹇宾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他皱着眉又问:“你是谁?”

  齐之侃虽然笑着,眼眶却湿润了,他继续回道:“我是小齐,是你的小齐,只是你的小齐。”

  蹇宾却摇摇头,用力的甩开齐之侃的手,有些委屈的嘟着嘴说:“你骗我!你不是小齐,你不是!”

  齐之侃急切的说:“不,阿蹇,我是小齐,阿蹇,我真的是小齐。”

  蹇宾双手握住齐之侃的手问:“那小齐为什么会变成别人?”

  是啊,齐之侃为什么又变成了裘振,齐之侃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将头靠在蹇宾的额头上,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阿蹇,我是小齐,不是别人,我是小齐,我是你的小齐……”

  蹇宾抿着嘴,然后闭上了眼睛,只是手还是紧紧的抓住齐之侃的手,齐之侃就这么一直看着蹇宾。

  第二天醒来,蹇宾发现自己抓着什么东西,一偏头,齐之侃正趴在自己的床边睡着。

  蹇宾摸着齐之侃的头,“累坏了吧,长途跋涉,不分昼夜的赶回来,我却没能让你好好休息,小齐真傻!”

  齐之侃其实在蹇宾摸上他的时候就醒了,听到蹇宾的话,他抬头笑着说:“阿蹇需要我,我就会在阿蹇身边。”不过这话一出口,连齐之侃自己都觉得羞愧的低下头,曾经蹇宾在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他的身边,他不能原谅自己。

  蹇宾倒是无甚在意,像是刚才说着关心的话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他撑着起来,在齐之侃的服侍下穿好衣服,“齐将军……”

  “叫我小齐。”

  蹇宾笑了笑,并没有纠结叫法,很从容的继续说:“小齐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不然累坏了,本王哪里再去找一个不世将才?”

  齐之侃心下难受,但是也只能点头答应,在快要走出门的时候,蹇宾喊住了他,齐之侃欣喜的立马转头,眼神中带着欢喜的问:“阿蹇还有什么事?”

  被这么一问,蹇宾像是才发现是自己叫住对方的,于是笑笑,“无事,你休息好了,明日来宫里吧,本王有事与上将军商量。”

  齐之侃点点头,等齐之侃踏出了咸池宫,蹇宾瞬间沉下脸来,他抓紧了胸口的衣襟:对,就是这样,齐之侃只是自己的臣子,这是对两人最好的。

  翌日,齐之侃早早的就来到咸池宫,蹇宾刚刚起身,看到齐之侃来了,便说:“齐将军这么早啊。”

  齐之侃恭敬的行了个礼,回道:“王上有事,末将不敢耽搁。”

  蹇宾引着齐之侃走到书架旁,拿起了地图,刚唤了声“齐将军”就被齐之侃打断,齐之侃坚定的要蹇宾唤他“小齐”。

  蹇宾并没有反对,一如昨日一样,只是笑了笑,然后看着地图说:“小齐,你看,经过几次战争,我天玑现在可真是一缩再缩,经过这一年的整顿,小齐觉得现在天玑的兵力如何?”

  齐之侃回禀道:“目前除了西北大营,能调出正规军有30万,阿蹇是想打南宿?”

  蹇宾放下了地图,背着手说:“不是打南宿,而是收复艋舺,冀中是我天玑的粮仓,但是南宿也并没有很好的利用,到底是我天玑的子民,怎么可以在南宿的控制下呢?小齐觉得呢?”

  齐之侃说:“只要王上想,末将就为王上打下来!”

  蹇宾笑了,拍了拍齐之侃的肩膀,“你永远都是最懂本王的,那就这样,你去准备一下,最好在冬天之前,将艋舺收回来!”

  齐之侃回道:“末将听令!”

  本来蹇宾是希望齐之侃休息一下,倒也不是那么着急,但是齐之侃坚持即刻出发,蹇宾也不再相劝,就让齐之侃带着一队将士前往黔昌,之前齐之侃就在黔昌驻扎了重兵,因为这里是护卫王城最近的地方,但是同时也是离冀中最近的地方,于是先在这里出兵会更快,然后命令宋安隆带着军队北上支援。

  而齐之侃领兵之快,直接让驻扎在冀中的南宿士兵傻眼了,南宿还来不及反击,就被齐之侃以兵贵神速打了个措手不及,远在原天枢的毓骁得到消息立马带着后援部队前往艋舺阻击,可是,谁人能阻止齐之侃的军队?而且艋舺之前本来就是天玑的领地,齐之侃在艋舺作战过,对艋舺的地形了如指掌,再加上艋舺的原天玑百姓对齐之侃的支持以及偷偷运送粮食,齐之侃可谓有如天助,只用了一个月就打败了毓骁率领的军队,成功的收复了艋舺,冀中再次归为天玑。冀中的百姓都开门迎接齐之侃的部队,对齐之侃的军队送粮送水,齐之侃命令将士一律不得收受百姓的东西,更是深得百姓的支持。

  艋舺收回来了,而且得到了百姓的拥护,蹇宾听到消息之后心情愉悦,下一步就是南边诸城了!



评论(2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