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五章)

第二百七十五章  重回王座


  打下晖眏城,蹇宾没有多说什么,当场就将蹇宏砍杀于城墙上,是蹇宾亲自动的手,下手的时候蹇宾没有犹豫,满脸恨意!滔天的恨意!为自己的母亲,也为自己,还为天玑的百姓!

  一刀不足以消解自己的恨意,蹇宾一刀一刀,像要把蹇宏捅成筛子,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甚至像一滩血肉,血溅在蹇宾的脸上,溅在衣服上,他毫无知觉,周围的将士不敢吱声,直到齐之侃将他拉开。

  “阿蹇,够了,够了,他已经死了。”

  然而蹇宾恨恨的说:“不够!不够不够!我怕他还会醒过来!”他的眼中没有光亮,只有血色,看不清楚现实和臆想,只是恨恨的盯着那团血肉。

  齐之侃察觉蹇宾的不对,将蹇宾扶起来,手掌盖在蹇宾的眼睛上,“阿蹇,别看了,他不会再醒过来了,别看了,阿蹇!”

  蹇宾的手松开了,剑应声落地,随着剑落地瞬间,蹇宾也晕倒在了齐之侃的怀里。齐之侃紧紧的抱着蹇宾,眼睛生涩。

蹇宾终于又再次站到了自己的王宫,快五年了,他离开了这么久,蹇宾走进了自己的咸池宫,这里的宫殿还在,但是牌匾已不在了,屋里的东西全部都被砸坏了,院子里的草木都被焚烧殆尽,这里俨然是一个废宫。

  蹇宾走在这里,看着屋里的蛛丝,有一股发霉的味道,齐之侃跟在后面,把窗户全部打开,让阳光照射进来。

  后面跟了侍卫,齐之侃吩咐他们找人过来收拾这里,齐之侃事无巨细,如何收拾,添些什么,院子里要种植什么花草,都一一给人吩咐下去,蹇宾反而像是一个客人,看着这宫殿发呆。

  吩咐妥善,齐之侃上前道:“阿蹇,你看现在这里还不能住人,你是不是要到别的宫殿暂住。”

  蹇宾摇摇头,“这是我的寝宫,我不住在这里,还能住在哪里呢?”

  齐之侃没有办法,最后只得将蹇宾带出宫了,他拉着蹇宾来到自己曾经的将军府,不过这里与咸池宫差不多,齐之侃亲自收拾了一下,收拾出了一间干净的屋子给蹇宾住下,蹇宾倒是没再说什么。

  歇了几日之后,蹇宾终于站在大殿上,这是他重新掌权之后第一次上朝,朝中多半是之前攻打晖眏城的西北的将士,还有一些没有跑掉的大臣们。

  蹇宾按照之前的承诺,一一给有功的将士们封赏,而一边的大臣只有默不作声的听着。

  齐之侃再次被封为上将军,进封为忠烈侯,赵保定封为都尉大将军,亲封为西北新统帅。

  其余的将士依次封赏,并且留了几人在京任职,留下五万将士戍守王城,其余将士由赵保定即刻带回西北。

  而此时,宋安隆统帅的军队终于赶到了晖眏城郊区,蹇宾命齐之侃出城迎接,顺便收归所有,宋安隆自然是乐意之至的。

  天玑在蹇宏手里几年,国破民苦,民生凋敝,蹇宾无暇休息,在命齐之侃去收编剩下的一下世族部曲之时,自己也开始重新执掌朝政。

  蹇宾对之前归附蹇宏的大臣们表示,只要他们忠心自己,自己就不会为难他们,但是也要考察考察这些墙头草的忠心有多大?

  此话一出,各个大臣就把自己的家财都拿出来,进献给蹇宾,蹇宾只是看着这些大臣们谄媚的脸,然后都一一笑纳了,全部放进了国库。

  同时,蹇宾颁布了一系列的政令,第一就是命令各郡县停止修筑神像庙宇之事,停止大工事,解放百姓,放百姓回归田地,宣布为了休养生息,免农民三年地税,听到诏令的农民都欢呼鼓舞,甚至敲锣打鼓的颂扬王上。

  这只是暂时的一种休养生息的政令,蹇宾看着文牒,商户之流,百姓户口,只觉得头又开始晕了。

  太多东西需要改变了,自己责任重大,为了天玑,更为了百姓。

  经过了一年,之前世族大家的部曲全部被齐之侃收编,同时到各个边塞加强边防,把宋安隆的军队分解,也是为了分散宋安隆的权力和影响力。

  齐之侃重新加强了南边和东边的边防,整顿了军队,也重新选拔了一些年轻的将领,同时在农忙的时候让戍守的将士帮助农民,而在戍边的将士也鼓励他们就地生息,屯田种植。

  一年之后,齐之侃才回到王城,蹇宾就如齐之侃第一次出征回来那样,站在王城门口亲自迎接齐之侃。

  “王上,末将回来了。”

  只是这一次蹇宾没有多做什么,只是站在原地,对齐之侃笑笑:“辛苦齐将军了!”

  齐之侃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看着蹇宾,蹇宾这才上前执了齐之侃的手,“随我进宫细细说吧。”

  齐之侃咧嘴笑开了,幸好,王上还是自己的阿蹇。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