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四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夺下王城


  赵保定在与蹇宏僵持之际,也与城外的护军打了几仗,但是都被赵保定打败。

  眼看着时间过去了,赵保定有些心急,在派出去的探子查探过后,知道西侧防守最为薄弱,而这怕是与南宿占领冀中有关。

   而齐之侃率领的部队一路打到了晖眏城,与城外的赵保定成功会师,赵保定将此前蹇宏的疯狂之言告知了蹇宾,蹇宾也陷入了难局。

  正当僵持不下的时候,有一个人给他们行了方便,当蹇容出现在军营的时候,蹇宾差点没认出她。

  蹇容一身士兵装扮闯进军营,被当做奸细,蹇容大喊着认识蹇宾,是来给他们通风报信的,将士这才将蹇容押送到了蹇宾面前。

  蹇宾站起来,蹇容挣开了押解自己的士兵,一个箭步冲进了蹇宾的怀里,差点把蹇宾扑倒,幸好齐之侃伸手揽了揽。

  “王上哥哥……”蹇容泣不成声,她终于又见到了哥哥。

  蹇宾也抱着蹇容,幸好,蹇容还在,他抚着蹇容的头,“容儿……”

  两人相拥了一会儿,蹇宾才拉开蹇容,伸手给蹇容擦了泪,蹇容突然想起自己这次出来是有重要的事的,她急切的抓着蹇宾的手臂,“王上哥哥,快,现在西门已经无人看守,你马上带着人从西门进去!”

  蹇宾问道:“为何西门无人看守?”

  蹇容绞着衣襟支支吾吾的说:“因为,我,我,我把他们全部都毒死了……”

  她没有说她是怎么做到的,蹇宾盯着蹇容,蹇容躲开了蹇宾的眼神,蹇宾叹了口气,“容儿,以后有王兄保护你。”

  蹇容却笑看着蹇宾:“容儿也会保护王兄的。”

  于是,蹇宾决定由赵保定带着一队将士从西门摸黑进入,然后齐之侃继续在北门守着,两人一攻一守,务必将蹇宏拿下!

  本来是夜,突然火光相接,巡城的守军和赵保定的大队直接兵戎相见,晖眏城正式打开战局!

  蹇宏睡不好,刚眯一会儿,侍卫就来报,“启禀王上,大军,大军冲进王城了!”

  蹇宏吓得站起来,“这么快就冲进来了?他们竟然不怕本王毁了晖眏城吗!”

  蹇宏在殿上焦急的踱来踱去,几个还没跑的大臣站在一边也无计可施,蹇宏气愤,把这些大臣呵斥下去了,大臣们如获大赦,滚也似的就跑了。

  蹇宏又急冲冲的朝一个偏僻的院子里走去,魏淑兰被自己转移到了这里。

  门被打开,魏淑兰被吓得缩在了墙角里,她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仍然能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是的,她被蹇宏用极尽残忍的手段挑断了手筋脚筋,眼珠被挖了出来,舌头被割掉,不能行,不能动,不能见,不能说,然后只要蹇宏想起来了,就会派人来折磨她。

  魏淑兰是求死都不能……

  蹇宏捂着鼻子,这个屋子都是污臭,蹇宏让人去将魏淑兰押出来,魏淑兰听到了,她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侍卫也只有捂着鼻子把魏淑兰拉起来,拉到院中,蹇宏让人将魏淑兰丢到了水池中,然后再拉出来,权当是洗个澡了。

  做完这些,已经天亮了,蹇宏命人将魏淑兰带上,他要和蹇宾来一场赌局。

  王城的守卫军一直后退,赵保定攻到了王宫,然而王宫却如一座无人宫殿,别说蹇宏了,连宫女内侍都没看到。

  赵保定命人搜查各个宫殿,突然一声响动,赵保定拿着剑慢慢的走过去,一剑挑开帷布,后面瑟瑟缩缩的躲了十几个宫女内侍。

  “不要杀我们,求求您开恩,不要杀我们!”

  大家都跪下来磕头,赵保定说:“只要你们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杀你们。”

  “是是是,我们都说,我们什么都说!”

  “蹇宏呢?”

  一个内侍说:“王上……不,蹇宏跑了,我们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是啊,我们也不知道……”

  赵保定最后放了这些宫女内侍,这才发现宫里看似安静,其实到处都藏着内侍宫女,也是啊,他们能躲到哪里去呢?赵保定立马带着部队前往北门。

  而此时,北门的蹇宾已经和蹇宏正面对上了!城墙上,蹇宏站在上面,朝蹇宾大喊:“蹇宾,你好得很,夺我王位一次还不够,还要夺第二次!”

  蹇宾冷然道:“蹇宏,这个王位是谁的,你心知肚明,那份诏书倒是伪造得很真,连我都被骗了,现在你还有脸说我夺位?”

  蹇宏心口起伏,抓着廊杆大喊:“不,你胡说,诏书是真的,父王亲选的太子是本王!”

  蹇宾冷笑:“看来扶你上位的慕容离把你都骗了,呵呵,蹇宏,我懒得与你多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莫要再挣扎了,你现在没有退路了,你且看看你后面。”

  蹇宏胡乱的看了看后面,自己的守军全部都被灭了,不远处立着的是赵保定!

  蹇宏慌乱不已,一手拉过伏在地上的魏淑兰,将她按在城墙上面,“蹇宾,你看看这是谁?”

  蹇宾大惊,出口喊道:“母后!!”

  魏淑兰唯有耳朵还能听,她听到了蹇宾的呼唤,她想要抬头看看蹇宾,可是她什么都看不到,眼睛没了,什么都看不到;她想再唤一声宾儿,可是,舌头没了,什么都叫出来;她想向宾儿挥挥手,但是她手筋断了,动弹不了。

  “啊……啊啊啊……”

  使劲儿的张口,可是……做不到……

  蹇宾想要策马上前,被齐之侃拉住,“小心有诈!”

  蹇宾忍了忍,指着蹇宏,“蹇宏,放了我的母亲,我给你个全尸!”

  蹇宏疯了一样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全尸?本王不稀罕,本王就算死,也要拉上你们母子陪葬!”

  蹇宾沉了沉,望着蹇宏喊道:“你要怎样才能放了我母亲?”

  蹇宏很满意这样的蹇宾,他笑得得意,“让你的走狗全部退兵一百里,以冀河为界,冀河以南是本王的,冀河以北就当送与你,你看这个条件还不错吧。”

  蹇宾沉下脸来,齐之侃上前道:“王上,这万万不可,绝对不能再放蹇宏一次,不然以后危害甚大。”

  蹇宾何尝不知道,若不是自己小时候心慈手软,自己又怎能沦落到这个地步,自己的母亲又怎么会被蹇宏这般对待?

  可是,那是自己的母亲……

  蹇宾皱着眉,正在犹豫,而此时,城墙上的魏淑兰不住的挣扎,“啊啊啊……啊……”

  她想让蹇宾拒绝,她不要让宾儿再次错过了杀蹇宏的机会,她不要成为宾儿的绊脚石!

  她好想再看一眼宾儿……她的孩子……

  蹇宾就这么看着,双手紧攥,指甲刺破了手心,殷红的血渗出来。而城墙上,魏淑兰终于挣扎出去了,她腾空了,她从城墙上跳下来了。

  “母后……母亲……娘……”

  魏淑兰在落地的刹那笑了,她听到了宾儿在呼唤她,她这一生得先王的宠爱,有宾儿这么个孩子,她很满足。

  她满足的离开了……

  蹇宾飞奔上去,不可置信的跪在魏淑兰的面前,愣了半晌,才大哭着抱起魏淑兰,把娘使劲儿的抱在怀里:“娘!!!!”

  蹇宾哭得撕心裂肺,令在场的将士动容,齐之侃走到蹇宾身边,紧紧的搂着伤心欲绝的蹇宾,感受着蹇宾的伤心。


评论(2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