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伤口擦药


  齐之侃拿着药掀开帐帘就进来了,蹇宾还泡在水里,被齐之侃这么直接撞见瞬间冷下脸来,“出去!”

  齐之侃却似没听见一样,直直的朝蹇宾走来,蹇宾就这么看着齐之侃。

  齐之侃拿过帕子,对蹇宾轻言轻语的说:“阿蹇别泡了,水都凉了。”

  蹇宾低着头,孰料齐之侃直接把蹇宾从水里捞出来,蹇宾气怒,使劲儿的拍打齐之侃,齐之侃眼睛都没眨一下,随手用帕子把蹇宾包起来。

  然后,他看到了,蹇宾身上纵横交错的鞭痕……

  蹇宾自己胡乱的穿上衣服,以前他们可以赤身裸体,坦然面对,而现在,他竟不敢这样赤裸的面对齐之侃。蹇宾在逃避,他身上的伤不想被齐之侃看到。

  齐之侃在蹇宾看不见的地方攥紧了药瓶,强自镇定后,换了温柔的语气说:“阿蹇,我给你擦擦药吧,这天气热了,不好好处理会感染的。”蹇宾不说,他不会问。

  蹇宾无意识的问了句:“姜芍呢?”

  齐之侃顿了顿,“她歇息了。”

  这几年蹇宾和姜芍算是相依为命一起过来的,没了姜芍在身边,蹇宾有一丝无措。

  齐之侃又重复了一遍:“阿蹇,你躺下,我为你擦药。”

  蹇宾这才躺下露出了背,蹇宾虽然身体不好,在逃这么久,倒是意志坚定,之前的伤口痕迹都已经不见踪影了,现在的伤口是之前在采石场被鞭打的。

  齐之侃倒出药轻轻地给蹇宾擦拭,一直担心的问痛不痛,蹇宾闷闷的,一声不吭,痛急了只是咬住自己的手背。

  背上的触感消失了,一睁眼,齐之侃正握着自己的手,“阿蹇痛了就咬我吧,不要伤了自己。”

  许是经过几年,一切都要靠自己的蹇宾突然被这么温柔的对待有些发怔,他抿着嘴,又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眉宇间皱了皱,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齐之侃心疼急了,放下药,给蹇宾披上衣服,将他抱在自己怀里,“阿蹇,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蹇宾在齐之侃怀里闷着泪流,人在被关心的时候是最脆弱的,蹇宾也不例外。

  蹇宾在齐之侃怀里直接睡着了,齐之侃低下头,抚摸着蹇宾的脸,在蹇宾的头顶亲了亲,又握住蹇宾的手,摸着竟有些刮人,仔细一看,蹇宾的双手有好多条口子,齐之侃眨巴着眼睛,仰头顿了顿,不让自己哭出来。

  他的阿蹇高高在上,从小锦衣玉食,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可是却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齐之侃不知道该怎么弥补自己不在的日子里蹇宾所受到的伤害,他甚至不敢问,阿蹇能回来已是最好!

  蹇宾被什么吓到,陡然惊坐起来,看着自己双手都缠着纱布,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西北军营了,而且他还遇到了齐之侃。

  他再也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

  放下心来的蹇宾又倒了下去,躺在床上,四肢放松展开,他真的好久没有睡过床了。

  齐之侃端着水进来,就看到蹇宾还躺着,但是眼睛是睁开的,“醒了吗?”

  蹇宾幽幽的坐起来,盘腿坐在床上,齐之侃给他擦洗脸,蹇宾严肃的问:“天玑现在是什么情况?”

  齐之侃给蹇宾说了天玑现在的国政民生,蹇宾听到最后已经忍不住要捶桌子了。

  “这个蹇宏!好得很!这是要把天玑毁了才甘心吗!”

  齐之侃说:“现在百姓疾苦,民不聊生,各个地方的郡县都开始蠢蠢欲动,王上这个时候出来行事,定能得到拥戴。”

  蹇宾苦笑一声:“我被推下去的时候也不见哪个郡县子民维护,我真的能得到拥戴吗?”

  齐之侃抚上蹇宾的手腕,“阿蹇要相信自己!你是天玑真正的王!”

  蹇宾呼了一口气,不在意的点点头,是啊,他已经不在意百姓对他的看法了,他只是一定要夺下自己的位置而已。

  “阿蹇先坐一会儿,我去端饭。”

  不一会儿,齐之侃把饭食端来,蹇宾一看就知道是齐之侃亲自做的,看起来很有食欲的蔬菜粥,还有凉拌小菜。

  蹇宾张开双手看了看,然后举起来,“你把我包成这样,我怎么吃饭?”

  齐之侃端起粥碗,“我喂你。”

  吃过饭后,蹇宾出了帐篷,赵将军正在练军,是之前齐之侃留下的练军方法。

  蹇宾走到阵前,赵保定让开一步,蹇宾背着手,对着将士喊道:“各位将士,我乃天玑正统之王,现在天玑被奸人霸占,百姓疾苦,天玑危矣,大家愿不愿意随本王讨伐奸人?”

  将士齐声大喊:“愿意!”

  蹇宾满意的点点头,“好,诸位将士听好了,再过几日我们就挥师东出,讨伐蹇宏和国师等人,只要在战场上立下战功的人,人人有赏,到时候封赏进爵,本王绝不食言!”

  将士一听能封爵封赏,都大为振奋:“誓死保卫王上!”

  “誓死保卫王上!”

  鼓动了将士,蹇宾便召集裴赵二人和齐之侃一起商议作战路线,几人站在沙盘前讨论。

  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从向郢经过,然后南下鹿阳,再进攻晖眏城,一条是通过突阪,从云关向下进攻晖眏城。各有各的说法,一时间争论不下。

  显然,从鹿阳进发是最近的路,但是齐之侃却认为应该走云关。

  蹇宾问:“齐将军为何坚持走云关?”

  齐之侃说:“我之前寻找阿……我之前走遍天玑,天玑朝政现在全权被国师等世族大家控制,他们屯养了很多私兵,因为之前南宿的侵扰,南方洪夷、令支和大丰等多地已经变成南宿的领地,西南军营和东南军营已经不复存在,但是世族大家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私自围田屯兵,在鹿阳、黔昌等多地都有大量的私兵,若是走鹿阳,会立刻就对上这些装备齐全的私兵,西北战士虽然勇猛善战,但是终究是远距离作战,恐有不利。”

  蹇宾这是第一次听到世族大量养私兵的事,自己为了成功逃到西北,尽量不与人接触,这才知道天玑已经大规模的出现了私兵,天玑现在怕是已经变成了一个个的小侯国了!

  蹇宾凝重的看着沙盘,沉默了半饷说:“那就按照齐之侃的路线走,裴将军和赵将军觉得如何?”

  二人听了齐之侃的话也点头同意。

  整军出发的前一晚,蹇宾找来姜芍,希望姜芍暂且留在西北军营中,等他们拿下来晖眏城再回来。但是姜芍坚持要跟着大军一起走,蹇宾也没有说什么,既然想跟着大军走,那就走吧。

  刚遣走了姜芍,齐之侃又过来了,说的话居然跟自己和姜芍说的话一样。

  蹇宾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我是天玑的王,攻打晖眏城怎么能缺了本王,齐将军不必再劝本王了。”

  齐之侃是担心蹇宾,毕竟开战就会有危险,他现在是一丁点儿危险都不愿蹇宾去涉足。

  看着齐之侃担心的神色,蹇宾坐下来,叹了一口气,“还担心我呢,你呢?你现在又不是一个人,其实你才是不用跟我趟这趟浑水,这是我的事情,你不必参与。”

  齐之侃猛的抬头盯着蹇宾,蹲在蹇宾面前,双手紧紧的抓着蹇宾的双臂,“阿蹇,不要这样说,不要推开我!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阿蹇!”

  蹇宾苦笑一声,“你在天璇不是已经娶妻生子了吗,你现在应该待在你的妻儿身边,而不是……”

  “不!阿蹇,我没有娶妻生子,我爱的是你,我怎么会……”齐之侃陡然想起来,又急切的说:“你说的是陵雪?我和她只是假成婚,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我是为了帮她,她当时怀了爱人的孩子,被逼着嫁给别人,我只是……我真的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相信我,阿蹇!”

  如果这个事实在三年前听到,蹇宾觉得自己会开心得想要欢跳起来,可是到底不一样了,自己曾经为了这个消息心碎到死究竟是为了什么?蹇宾突然觉得想笑,笑自己傻,也笑这个可笑的误会,他盯着齐之侃,淡淡的问了句:“是真的吗?”

  “是是是,我爱的人是你,我此生绝不会娶别的人!”

  蹇宾笑了笑,齐之侃一把将蹇宾抱在怀里,“阿蹇,求求你,不要推开我,时至今日,我已经不求你能接受我,但是,请让我陪在你身边!”


(夺权了,请大家一定要仔细看哦,不可以只看感情不看剧情哦!)

评论(5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