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沦为苦役


  蹇宾和姜芍两人又行了两日,终于到了宁俸,也就是西北大营所在的地界,两人都小心翼翼的朝西北大营的方向前行,许是好久不曾在平坦的地面上行走,没有树林的遮挡,蹇宾的心一直提着的。

  本来是低头直行,突然听到声“站住!”蹇宾顿了顿,然后加快了脚步,可是最后还是被拦下来了。

  蹇宾第一次发现自己那么害怕当兵的,看着当兵的走过来,他很想转身就跑,可是怎么跑得过呢,姜芍扶着蹇宾,两人就这么立在原处。

  两个当兵的走了过来,蹇宾一看,是县城戍军。

  “你们打哪儿来的?要去哪里?”

  姜芍陪笑的说:“军爷,我们是流浪到这儿的,想去投奔亲戚。”

  戍军用剑挑起姜芍的脸,“哟,是个女娃子,啧啧,都看不出长相了。”

  另一个士兵问:“你们亲戚在哪儿啊?”

  姜芍又说:“在,在宁俸北边。”

  “宁俸北边儿?那里可是西北大营,你亲戚在里面当兵?”

  “应该……是。”

  一个士兵把姜芍拉开,姜芍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地上,蹇宾也被另一个士兵推到在地。

  士兵嘲讽的说:“西北大营岂是你们想进就能进的地方?不过看你们可怜,我明白,不过是为了讨口饭吃,爷赏你们,跟爷走吧!”

  两个人一人架起一人,蹇宾的手被反剪在背后,完全动不了,姜芍也被挟制,她央求道:“军爷,军爷,放过我们吧。”

  蹇宾一咬牙,一脚重重的踩在架着自己的人脚上,那人吃痛,稍微松了下手,蹇宾一挥手,一个手刀砍下,可惜速度和力道都不足,反被士兵打下,蹇宾急中生智,弯腰就抓了一把沙土,往士兵的脸上扑去,士兵眼睛沾上沙子,退后几步,痛得直嚷嚷。

  “姜芍,快!”

  姜芍也一口咬在放在自己胸前的手,两人合力解决掉士兵,可惜,他们能解决两个士兵,却再也没有力气解决更多的了。

  当远处又跑过来几个士兵,蹇宾和姜芍还是被抓了,两人被毒打了一顿,最后都晕了过去。

  蹇宾二人是被水泼醒的,醒来才发现自己被扔在了附近的采石场,蹇宾忍着全身的痛支撑着站起来,看了一眼,这个采石场很大,半座山都在挖采,采石场上面站了一圈儿带着武器的守卫,下面也有,里面的工人有年轻人,也有老年人,甚至还有小孩子。

  他们脸上都是死灰一样,远处的一个老人背不动石块而露出痛苦的神色,没支撑多久就倒了下去,守卫的立马上前鞭打一番,见老人还是不动了就让人把他抬了出去。

  蹇宾被推了一下,踉跄了几步,那人大吼道:“喂,刚来的,还不快点去搬石头!”

  姜芍见势立马上前道:“好好好!我们这就搬。”

  蹇宾和姜芍在守卫的驱使下也开始搬石头,可是两人也并不任劳任怨,各种躲闪下,终于挨过了一天,开饭的时间到了。

  不是每人分配,而是几个大桶,大家看到了,都一拥而上的去抢,只有抢到了才有得吃。

  姜芍拼命的往前挤还是挤不进去,还被那些人推倒在地,要不是一个人拉了她一把,她估计就要变成人肉酱了。

  那人看了姜芍一眼,看出她是个女人,把自己怀里的三个窝头拿了一个给姜芍,姜芍感激的直说谢谢,然后拿着窝头就跑到蹇宾面前。

  蹇宾坐在最角落,背靠在石块上,目睹了刚才的一出抢粮大战,全身发冷,他的子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蹇宏,你究竟在做什么?!

  姜芍掰了半个窝头递给蹇宾,蹇宾却偏过头,并不接。

  “公子,吃点儿吧。”

  蹇宾依旧没有反应。

  姜芍有些急,“公子,你不是说为了活下去,什么都要忍吗?不吃点东西怎么能活下去呢?”

  蹇宾还是没有反应。

  殊不知,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一个瘦弱的中年男人看着姜芍手里的窝头眼睛都在发光,他刚才没有抢到窝头,自己已经饿了一天了,他看了一眼周围,见没什么人,而且这里比较隐蔽,于是他慢慢的靠近,然后一把抢过姜芍手里的窝头。

  姜芍被吓了一跳,而此时,蹇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抡起一块石头就往那人的脑袋上砸去,那人被砸到在地,脑袋上赫然被血浸湿,蹇宾猛然站起来,又捡起石头狠狠的砸那人的手,如此几十下,直到那人的手被砸得血肉模糊,连筋骨都砸成了血泥,那人嘴里发出凄惨的呻吟,蹇宾一时间有些发怔,竟生生的愣在了那里。

  姜芍被蹇宾突然散发的戾气吓住了,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蹇宾刚才做了什么,虽然他们现在在最角落,但是也怕那人的声音引来守卫,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拉开蹇宾,蹇宾听着那人的呻吟,心中骇然,看着这人脑袋被自己砸出血,手被自己砸断,地上的石头都被染成了血红色,蹇宾猛然退后一步,坐倒在地。

  “公子,公子,这,我们该怎么办?要是守卫来了,我们肯定活不了了!”

  蹇宾脸色发沉,冷冷的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砸死!”

  然后姜芍就这么看着蹇宾抡起石头一下一下的又砸向那人的脑袋,直到脑袋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形状,变成一滩血肉,姜芍上前一把拉住蹇宾,“公子……别砸了……别砸了,够了!够了!他已经死了!”

  蹇宾像是才醒过来,看着眼前的景象,手中的石块掉了,他全身开始发抖,想要逃离,可是却发现自己全身都瘫软了,他手足无措,全身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姜芍上前一把抱住蹇宾,眼泪刷的就掉下来,“公子,公子别怕,我在,姜芍在,别怕,没事了。”

  蹇宾埋在姜芍的臂弯里,他眼睛转动,又盯着那团血肉,然后闭上眼睛,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暴了?

  最后,两人合力将那个人的尸体拖到了隐秘的石缝里,然后把那些沾血的石头都藏起来,等一切都处理好了,蹇宾终于又捡起了那半个窝头,上面粘了些血迹和石灰,他慢慢的把外皮撕掉,然后坐在地上,一个人默默的啃起来。  

  他要活下去!


(上一章是兔子,这一章是人,都是蹇宾内心变化的表现。预告:下一章,齐蹇重逢!)

评论(4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