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二百六十七章  江湖侠士


  待几人坐下来,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原来,早前齐之侃散布江湖朋友寻找蹇宾王的消息,江湖中人大多都知道了,确实有帮着留意蹇宾王。但是,在他们认为寻找蹇宾王事小,现在摆在他们面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天玑当权的苛政问题。

  齐之侃曾经官至天玑上将军,打了几次胜仗,威名远播,深受将士们的崇敬,连老百姓都对齐之侃尊崇至极,而齐之侃早年在江湖游历之时,也得到了很多江湖人士的敬佩,所以如果这个时候齐之侃能站出来,率领江湖人士,引领百姓,推翻蹇宏和国师等人的暴政,天玑才能活下去。

  齐之侃和邱九听了几人的话,陷入了沉思,其实他们几个人只是几个代表,还有很多为了此事而聚集在越丘,都希望齐之侃能站出来。

  齐之侃叹了一口气,“蹇宏和国师等人的弱民政策,齐某也见识过,只是齐某何德何能,能带领大家?齐某也知道各位都是为了受苦受难的百姓,天玑这几年在蹇宏的统治下确实越来越势弱。”

  齐之侃顿了顿,“但是,想必大家也知道齐某在找寻蹇宾王,只有找到蹇宾王,让蹇宾王带领大家,才是最好的选择。”

  一人有些急,“可是,且不说蹇宾王现在不见踪影,就是还活着与否都不知道啊。”

  几个人跟着附和,齐之侃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家不解的看着齐之侃,齐之侃这才觉得自己失礼了,收了手,放在桌下,只是攥得紧紧的,他说:“齐某一定会找到蹇宾王,我在这里感谢大家的高看,不过我相信,我一定就可以找到蹇宾王的。”

  这话是说给他们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他一定会找到阿蹇。

  那些江湖侠士走了之后,邱九有些的担心的看着齐之侃,但是他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对他点点头,“我支持你!”

  聚集在越丘的江湖侠士虽然没有得到齐之侃的答复,但是,通过相处之后,更加了解齐之侃,他们也就更敬佩齐之侃,真正的仁义侠士,不为别人的拥戴而轻易改变自己,也不为虚名出头,他们都愿意跟随齐之侃,务必要找到蹇宾王。

  所以当齐之侃秘密北上的时候,已经有一支游侠的队伍,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分散在越丘以北,齐之侃和周明陈敖汇聚之后,三人再次北上。

  从曲沱到西北军营,这一路,齐之侃已经寻了一遍,没有寻到之后,才往东前进,去了夜宁,宋安隆的军队驻扎在了夜宁附近,但是仍然无功而返,他秘密见了一次宋安隆,可是仍然没有结果,这才又折回越丘。

  这一次他要更仔细些,他不知道他的阿蹇正在经历什么,他想都不敢想,一想就心痛得不能自已。

  而此时的蹇宾正在前往西北军营的路上,他和姜芍穿越了祁昆山脚下的密林,一路采取迂回的方式,走一天山脚,再往山上走一天,这样就尽可能的避免遇到山下的守军,但是又加快了速度,只是两人再快也还是太慢了,他这一路也走了两个月了。

  蹇宾失力的坐倒在石头上,天气变暖了,春天来了,他丢了累人的披风,拄着树枝,真的是快到极限了。

  “姜芍,歇一会儿吧。”

  姜芍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干粮早就吃完了,又是春天,山上连个野果子都没有,姜芍听到水声,支撑着站起来,“公子,我去看看。”

  蹇宾也听到了水声,知道姜芍想要做什么,两人的默契已经达到不用多说什么就能明白对方想的什么,蹇宾点点头,然后倒在石头上休息,太阳晒得暖洋洋的,蹇宾闭着眼睛感受着和煦的阳光。

  姜芍回来了,但是什么都没带回来,衣服还湿了,蹇宾撑起来说:“算了,我们再坚持一下,就要到了。”

  蹇宾用树枝支撑着站起来,忽然,他瞥见一只雪白的兔子,蹇宾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拿起树枝就朝兔子追去,姜芍也想跟着追上去,但是她饿的跑不动了,只能呆在原地。

  没一会儿,蹇宾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只兔子,姜芍眼神发光,上前道:“公子抓到了啊!”

  蹇宾笑着点点头,看着兔子:“是一只怀孕的兔子,跑得慢,才被我抓到的。”

  姜芍接过兔子,腹部已经鼓得很大了,她伸手摸了摸,然后看着蹇宾,蹇宾苦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再不吃东西的话,真的就走不出去了。”

  蹇宾又拿过兔子,眼睛都不眨的用削尖了的树枝直接插死了兔子,姜芍有些不忍,蹇宾抬头对姜芍道:“你别看了,去找些干柴来吧。”

  蹇宾一个人处理兔子,这一路上,他不止一次的这样剥着动物的皮,然后冷静而熟练的破开肚腹,挖出内脏,然后架在火上烤,这是自己维持生命的食物,自己要活下去的能量!

  姜芍抱着干柴回来,蹇宾正从水池边回来,两人默默的配合,一人生火,一人穿兔子,然后就上火烤,不一会儿,就能闻到烤肉味儿,两人都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两人并不是每天都能抓到猎物,他们只吃了半只之后,其余半只就收起来,食物要合理规划。

  又走了半天,蹇宾觉得心中开始激荡,他终于看到了西北军营的地界,蹇宾狠狠的抓着树干,对姜芍说:“姜芍,我们就快到了!”

  姜芍上前看了看也很高兴,“公子,我们终于成功了吗?”

  “是的,我们终于要成功了,”蹇宾忍不住眼角生涩,随即用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袖子擦了擦眼角,“现在我们就往下面走,但是要斜着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

  姜芍重重的点点头,“恩!”


(请注意兔子~)

评论(2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