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上谷温泉


  冬天很冷,尤其是南宿,比之天玑的冷更甚两倍,而且带着些刀子般的风,蹇宾越到后面越少出门,天天缩在屋子里,毓埥怕他闷死了,想起泡热汤,于是琢磨着干脆带着蹇宾出去走一趟,泡泡热汤,而且热汤也对身体有好处。

  毓埥去找蹇宾,蹇宾竟然在抚琴,毓埥从来不知道蹇宾会弹琴,又怕他见到自己就不弹了,于是站在外面伴着寒风听了好一阵儿。

  倒是姜芍出来才看到毓埥,“啊,见过南宿王!”

  姜芍的声音传进了蹇宾的耳朵里,蹇宾果然就不弹了,毓埥晃了晃头,笑了笑,背着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你的琴声真是如你的人一般,清冽动听。”

  蹇宾站起来,坐到椅子上,“过奖。”

  毓埥走近几步,在蹇宾的侧面坐下来,“今日身体如何?”

  蹇宾道:“我本无病,劳南宿王费心了。”

  等了好久,蹇宾也没等到毓埥再说话,他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毓埥,“南宿王今日来是有何事?”

  毓埥放下茶杯,这才想起来似得,“啊,对了,却有一事,或许你也有听过南宿有一热汤,上谷汤,都说热汤对人身体好,本王见你最近足不出户,不若出去泡泡热汤吧,也许你的病就好了。”

  蹇宾也懒得再纠正自己没病的事,本想拒绝,但是看着毓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眼神也就作罢了,左右都拒绝不了,何必浪费口舌,况且自己确实待腻了。

  “好,那就劳烦南宿王安排了。”

  毓埥点点头,他没想到蹇宾这么爽快,准备好的言辞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也许蹇宾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才这么爽快的,毓埥站起来,两手合在一起,说:“那行,你也准备一下,明日就出发。”

  等毓埥走了之后,蹇宾想了想,好像这个上谷汤临近祁昆山,而且离曲沱也比较近,他心中有了些想法。

  毓埥出行,向来是骑马的,只是照顾蹇宾,这才让人准备的马车,蹇宾上了车之后,看见毓埥正要进来,蹇宾狠声道:“南宿王不是喜好骑马吗?”

  被这么一说,毓埥顿了顿,看了看蹇宾冰霜的脸,和生人勿进的姿态,伸手指了指,又收回来,退了出来,一个人站在马车面前背着手生闷气,想了想,又不对,倒是把这个不知好歹的蹇宾惯出毛病了,于是转身,掀开帘子就进去了。

  毓埥坐进来,坐在了蹇宾的对面:“本王今儿就坐马车!”

  蹇宾见状,站起来,“那我骑马!”说着就要下车,被毓埥拉住,“你就不能安分点儿?”

  蹇宾呵笑一声,“不能!”

  毓埥扶额,站起来把蹇宾按在凳子上,“算了,本王不跟你计较,你且安生坐着吧,本王还是比较喜欢骑马。”

  所以败下阵来的还是毓埥。

  王上要去上谷泡热汤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百姓们对自己的王上很是敬重,爱看热闹的围观王上出行的队伍。

  一个路边茶肆里生意特别好,因为王上的队伍会经过这里,百姓们都早早出来等着了,大家都在叽叽咋咋的说着毓埥英勇的事迹,只是有一个人却与这样的环境格格不入,这人戴着斗笠,着一身白衣,桌子上用布包起来的东西不用猜都知道是刀剑之类的武器,他慢吞吞的喝着茶,连眼睛都没抬过。

  他喝了茶,叫来老板,问道:“你见过这个人吗?”他展开了一幅画,画中是一个人,即使是画,也能看出这是个美人,画得也是极好的。

  老板摇摇头,“这样的人我见过一次就应该有印象,但是我确实没见过。”

  他收了画,继续喝茶,老板摇摇头走开了。

  不一会儿,大家开始躁动起来,“哎,来了来了!”

  王驾队伍从前头过来,他们终于目睹了王上英雄的身姿,南宿崇拜强者,而毓埥不仅是他们的王,还是南宿一顶一的勇士,他们自然崇拜,不似一般对君王的畏惧,而是对勇士的敬重。

  一个人看着马上的毓埥,又看看后面的马车,奇怪道:“王上每次都是骑马的,这后面马车上是谁啊?”

  另一个人附和道:“是啊,难道是王后?不对啊,王上没有成婚啊,那是谁啊?”

  大家都唧唧歪歪的猜测,齐之侃已经喝完了茶,拿起剑,丢下铜板,准备离开。

  外面很是热闹,蹇宾好奇,于是掀开帘子看了看,大家刚好看见。

  “啊,我看到一个顶好看的人,不是王后也肯定是未来的王后!”

  “哎哎哎,我也看到了,美人配英雄,和我们大王绝配!”

  齐之侃本是无意,只是眼角随意瞟了一眼,或许是对美人的条件反射,朝马车处看了一眼,只是看到刚刚放下来的一片布帘,并没有看到人,他没有停留,转头又穿进了人群,朝更深处都走去。

  刚才的老板本就一直盯着大道,跟百姓一样想见识大王的英姿,刚才虽然短暂,但是确实看到了马车中的人,只是一眼,他觉得和刚才那人的画中之人很像,可是刚才那人已经走远了,老板只是摇摇头,继续去烧茶了。

  齐之侃穿过了人群,他要去一个地方,之前有人告诉他,这里有一家酒楼,经营的是一个寡妇,但是她手上的人脉四通八达,知道的消息很多,可以找她帮帮忙。

  这是一家很不起眼的酒楼,齐之侃找了半天才找到,刚一进来,就有一个女人上前揽着自己的胳膊,齐之侃立马扯开,退后两米。

  “哎呦哎,这谁家的俊郎,长得真叫一个俊啊!”说着又要靠上来,齐之侃用剑柄阻止,“不要再靠过来。”

  女人扭着身子,用帕子擦了擦脸,不在意的继续笑着说:“俊哥哥是住店呢,还是吃饭呢,还是找乐子呢?”

  齐之侃只说:“吃饭。”


评论(2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