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二百五十九章  南宿王宫


  毓埥确实有一统天下的野心,朝堂上,一些大臣都在劝诫自己,趁着现在的势头,一举拿下天玑,那样至少钧天的一半都在南宿手中,但是有一部分人觉得南宿一连打了几场大仗,将士疲累,现在应该休养生息,保存实力,等时机成熟再进攻天玑。

  两方的人各持己见,毓埥有点被吵烦了,说了句散朝就先出来了。走到内院,就看到那抹白色。

  蹇宾被毓埥请到南宿,安住南宿王宫内已经大半年了,毓埥回忆起刚开始遇到蹇宾的样子,那个时候蹇宾在晕迷中,全身破烂不堪,脸上也没有一块干净的地儿,后来他醒了,经过梳洗之后,毓埥才看到此人的真面目。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样一抹白色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完全和之前的那个狼狈的人联系不起来,他恍惚间觉得此人当属仙池。

  风姿卓绝,俊美无双,实乃美人也!

  不用想都能知道,蹇宾在这一路上遭受的苦难,身体可以说是坏透了,来到南宿就一直时好时坏,毓埥命人找了最好的药材补品也收效甚微。

  天玑尚白,蹇宾爱着白衣,一袭白衣上身,更是出尘之姿,像极了古诗里的芳草美人。

  如果你没惹到他的话,如果他没心情理会你的话,真的就如天山上的雪莲,清冷孤绝,不食人间烟火。

  但是……实际上……他的脾气真的很坏……比如现在……

  蹇宾一把掀翻了内侍的药碗,脸色狠厉的瞪着内侍:“我说了,我不喝!还不快滚!”

  美人还是美人,只是脾气火爆了点。

  毓埥走上前,看着内侍跪在地上收拾碎碗,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蹇宾转过身,就看到毓埥好整以暇的脸,心中更是郁闷,“南宿王!你不信守承诺!”

  毓埥挑挑眉,“本王怎么不信守承诺了?”

  蹇宾呵笑一声:“你答应过我,我身体好了就允我离开,可是你却迟迟不放我走!你究竟想怎样?”

  毓埥挥挥手,“去再端一碗药过来。”

  内侍回道:“是!”

  蹇宾哼了一声,“我说,我没病!不用再喝什么药了!”说着不想理会毓埥,直接离开。

  毓埥伸手拉住蹇宾的手腕,迫使蹇宾面对自己,“这是太医开的药,还是你在怀疑整个南宿的大夫?你这么发脾气,害的是你自己!”

  蹇宾好笑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不用南宿王费心,你只管放我离开就是!”

  毓埥放了蹇宾,“如果你真的那么着急要回去收服天玑,本王可以帮你,不就是一个蹇宏吗,本王率兵攻下天玑,将天机送与你怎样?”毓埥现其实在矛盾,打天玑是迟早的事儿,只是要一个理由而已。

  蹇宾微微仰着头,挑着眉说道:“不怎么样!天玑是我的天玑,我不允许任何人进犯天玑!而且我不要任何人的怜悯,我自会用自己的手亲自将天玑夺回来,不劳南宿王费心!”

  毓埥盯着这样的蹇宾,如果说静态的蹇宾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芳草美人,那动起来的蹇宾就是姿态傲然的大猫,张牙舞爪,禁止任何人靠近,但是神色鲜活,表情丰富,他更喜欢看到这样生动的蹇宾。

  毓埥叹了一口气,“好了,本王不与你争论了,一会儿气血升腾,太医又要头疼了,你好好将养吧。”说完毓埥就转头走了,留下气儿还没顺的蹇宾,咬牙切齿的一把折断了旁边的树枝!

  等毓埥走后,姜芍才上前,“公子,我们回去吧。”

  蹇宾负气的背手昂首挺胸的朝自己的寝殿走去,回到住处,姜芍才说:“公子不应该跟南宿王置气的。”

  蹇宾不满,“是南宿王无理!”

  姜芍觉得有些好笑,且笑意不小心爬上了嘴角,被蹇宾发现,他歪着头,“你笑什么?”

  姜芍说:“我说了,公子可不许生气!”

  蹇宾动了动嘴角,“知道我要生气就不要说了!”

  姜芍知道蹇宾真生气了,于是说:“公子这样,好像讨不到糖吃的小孩……”

  蹇宾冷冷的喊了一声:“姜芍!”姜芍立马住口。

  蹇宾实在是不能不着急,他已经在南宿待了半年多,上次南宿冲忙出兵就灭了天璇,天璇已灭,他不知道齐之侃怎么样了。

  他刚刚到南宿的时候确实身体抱恙,不能行动,他都有好好的吃药,为了让自己快点好起来,他没有任性的资本。

  但是,现在自己好了很多,虽说没有完全恢复到强健,但是离开南宿去天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奈何毓埥一直不松口。

  蹇宾不知道毓埥在打什么主意,他并不十分信任毓埥,要是毓埥这个时候攻打天玑,天玑就真的完了。

  姜芍端来药,“公子,还是先把药喝了吧。”

  蹇宾叹了一口气,从姜芍手里端过药碗,一口喝了苦如黄连的药汁。

  姜芍说:“公子,其实,我觉得……”

  蹇宾将药碗递给姜芍,“有什么话就直说,在我面前,不必顾忌。”

  姜芍说:“我觉得公子的病其实与公子的脾气有关……公子有时候太任性了……抑制不住脾气……人家都说养病就要心态端和的静养……”姜芍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抬眼瞧着蹇宾。

  蹇宾苦笑一声,“你说得对,只是我静不下心来,我在担心,担心天玑,我只想快点离开南宿,姜芍,你明白吗?”

  姜芍只觉得自己不懂事,刚刚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公子心中的苦,她岂能体会一二。

  “公子,对不起,姜芍失言了!”

  蹇宾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