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狗娃的春天(三十一)

(三十一)


  蹇宾其实也有点担心齐之侃生气,但是想着凭什么干涉自己,自己和人说话都不行吗,也就和若向东出来了。

  若向东领他道了后山的大石头上,无外乎就是劝说饼饼要有自己的思想,要独立,不要靠别人,自己出去闯荡出一片天地。

  蹇宾其实也不是个勤快的主儿,小时候舅舅就没让他干过半天的活儿,好吃懒做真的就是形容他的,后来嫁给齐之侃,更是被捧在手心里宠着,齐之侃什么都随他,要吃药穿也没委屈他,他觉得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挺美好的。

  可是经不住被人迷惑,若向东把外面的世界说的太美好了,他觉得城里就是天堂,他开始向往了。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蹇宾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若向东坐下来,挨蹇宾极近,蹇宾有点不适应,想要挪一挪,可是却突然被若向西揽住了肩膀。

  “怕什么,有我呢,我教你啊,保管你一学就会,只要你跟着我,我罩着你。”

  蹇宾站起来,拍掉了若向东的手,“罩着你是什么意思?”

  若向东也站起来,笑嘻嘻的说:“就是保护你的意思。”

  蹇宾嘟囔着:“我才不要你保护呢,我有老公保护我!”

  若向东听到了蹇宾的嘀咕,他看着蹇宾,“你其实被骗了,中国是不允许男人和男人结婚的,你们不是正式的夫妻。”

  蹇宾不高兴了,大声说:“怎么不是了?我和狗娃都上床了,我们还举行了婚礼的,我们是正式的夫妻!”

  若向东听到上床,凑上来,邪笑的小声说:“你喜欢做那档子事儿吗?”

  说着手揽在了蹇宾的腰上,“饼饼,不如你跟了我吧,我肯定比狗娃要懂得疼你。”

  说着就要亲上蹇宾的脸,蹇宾死命的挣扎,突然听到大喝一声:“放开他!”

  蹇宾放下心来,是齐之侃来了。

  若向东有些不爽,刚放手,齐之侃就上前将蹇宾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挥拳打向了若向东,若向东被打倒在地上,嘴角已经破皮流血了。

  齐之侃对若向东警告道:“若向东,你要是再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的,我就打得你找不到东南西北!”

  若向东摸着嘴角,啐了一口血水,满脸都是不服,但是他也不敢怎么样,从小他就打不过狗娃,这点他不得不承认。

  “别这么大火气嘛,都是男人,你老婆也是男人,又不是女人,那么计较干嘛。”

  齐之侃从小就看不惯若向东,狠声道:“你也知道,饼饼是我老婆,你要是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若向东双手举起来,“我就奇了怪了,饼饼怎么就看上了你,大老粗一个!”

  蹇宾站出来,气愤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老公长得比你帅!人也比你好!”

  若向东真的被蹇宾这句话逗笑了,这么直白的话也就只有蹇宾这样的人说得出来,更是对蹇宾起了兴趣,不知道床上是怎样的迷人风情,不过也只有想想了,或许真的可以把蹇宾骗出来。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