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狗娃的春天(三十)

(三十)


  蹇宾抽出手,不着痕迹的在自己裤子上擦了擦,“外面那么挣钱吗?你一个月能挣多少?”

  若向东自豪的说:“不是我吹,我随随便便,一个月能挣五百块。”

  蹇宾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伸出手,张开五个手指头,“五百块?一个月?”

  若向东得意洋洋的说:“小意思,你跟我出去,也能挣这么多!”

  蹇宾算了算,他们一年加上粮食,种水果,齐之侃打些铁具卖,七七八八加在一起,一年也就挣两千多块,而且他们还算是村儿里挣得多的了。

  蹇宾突然觉得外面的世界是一个遍地都是钱的世界,心生向往。

  一顿饭,蹇宾都被若向东洗脑了,齐之侃一直不痛快,吃了饭,就拉着蹇宾回去了,蹇宾还沉浸在遍地黄金的世界里。

  晚上,蹇宾就对齐之侃说这个事情,齐之侃本来不想多说,但是被蹇宾提起,心里更不舒服,沉声道:“我不允许你出去。”

  蹇宾不满,“为什么?”

  齐之侃说:“你就那么相信若向东说的话?他说挣钱就真的挣钱?”

  蹇宾“哼”了一声,“人家都挣大钱回来请乡亲们吃饭了,还没挣钱吗?”

  齐之侃蹲在蹇宾的面前,双手握着蹇宾的手,“老婆,我养不起你吗?我让你饿肚子了吗?家里有我就行了,我不需要你去挣什么钱。”

  蹇宾撇撇嘴,“可是,多挣些钱,日子会更轻松一些啊,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而不是买之前看看兜里的钱。”

  齐之侃说:“现在你也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啊,你要买什么,我哪次不让你买了?你还要什么?”

  蹇宾觉得跟齐之侃说不通,只说:“反正谁也不会嫌钱多!我要进城去挣钱,以后回来盖楼房,东子说城里都是楼房,还好多层的那种。”

  齐之侃脸色更黑了,“东子?你今天才看到他一次,怎么就叫的这么亲热了?”

  蹇宾甩开齐之侃的手:“不就是个称呼而已嘛,你也是叫东子的啊,用得着这么计较吗?”

  齐之侃站起来,反手抓住蹇宾的手,“我不许你叫他东子,也不许你以后再和他来往,你想进城更是门儿都没有!”

  蹇宾狠狠的甩来齐之侃,大吼道:“你凭什么干涉我?我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两人吵了一架,隔壁二愣子都听到了,这倒是稀奇了,这两口子恩爱了这么久,终于吵架了。

  蹇宾一个人睡的,没让齐之侃上床,齐之侃也生气,自己跑到另外的房间睡了。

  第二天,齐之侃做好饭,蹇宾也不吃,他一晚上都没睡着,想着齐之侃第一次和自己吵架,心里就难受,其实他不想和齐之侃吵架的,晚上太冷了,还是和老公一起睡比较暖和,再冷都不怕,这么想着就觉得委屈。

  齐之侃把饭热在锅里,就赶着鸭子出去了,蹇宾饿了还是打开锅盖,把饭给吃了。

  齐之侃回来,看到蹇宾吃了饭,才算松了口气,可是蹇宾却不见人影,问了二愣子,才知道刚才若向东来找饼饼,饼饼和他出去了。

  齐之侃一听,赶紧放下赶鸭子的竹竿,就往后山上跑。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