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狗娃的春天(二十九)

(二十九)


  齐之侃在切肉,蹇宾就一直待在齐之侃的身边,若向东走过来,给齐之侃打招呼。

  “喂,狗娃,好久不见了啊。”

  齐之侃抬头对若向东打招呼,“嘿,东子,是好久不见了,有两年了,你倒是在外面挣到钱了,本事大了。”

  若向东看了看蹇宾,笑着拍了拍齐之侃的肩膀,说:“有什么本事哦,没你有本事,两年不见,就娶到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齐之侃看看蹇宾,蹇宾对他笑笑,齐之侃也笑笑,“你也该娶亲了吧,你爸应该催你了。”

  若向东掏出烟递了一支给齐之侃,齐之侃摆手拒绝了,若向东自己点了一支,盯着蹇宾看,“我也想娶,可是没有你有这么大福气,我可遇不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齐之侃有点不不舒服,若向东一支有意无意的看着饼饼,但是又觉得是自己小气了。

  “你有本事,去城里有见识,哪里遇不到,肯定是你要求高了。”

  若向东摆摆手,“我要求绝对没你高,是吧,饼饼?”

  蹇宾蹲在一边,突然被点到名字,只随意的点点头。

  若向东也不多留,一会儿又被其他人喊走了,走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看到若向东对蹇宾眨了眨眼睛,齐之侃看着若向东走远了,放下菜刀,严肃的对饼饼说:“老婆,以后离若向东远点儿。”

  蹇宾奇怪,自己明明蹲在这儿,啥都没做,干嘛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蹇宾蹲在地上画着圈圈,没理会齐之侃。

  齐之侃想要蹇宾正面答应自己,可是自己在人家家里帮忙,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就不再说了。

  结果吃饭的时候,齐之侃因为还在帮着炒菜,蹇宾先去桌上了,谁料若向东这个主人家倒是先入座了,而且就坐在蹇宾的旁边。

  齐之侃那个急啊,可是也不好明面表现,蹇宾有好吃的倒是开心,每道菜都尝了尝。

  有些较远的菜,若向东就帮蹇宾夹,蹇宾都接受了,两人有说有笑的。

  若向东确实跟其他同龄人不一样,到底是城里混了两年,知道很多新鲜事儿,一个劲儿的在侃,一桌子的人都被他忽悠得晕晕乎乎的,蹇宾也觉得这人真厉害,知道很多东西。

  饭桌上,若向东对蹇宾说:“饼饼,你这么年轻,才十九岁,跟我一样大的,你没想过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吗?”

  蹇宾被若向东的长篇大论搞晕了,觉得男人就该出去闯荡世界,可是他舍不得老公……

  蹇宾扭着筷子,抬头望了望,看到齐之侃还在帮着炒菜,“可是我已经结婚了,而且十九岁已经很大了……”

  若向东真的是无语了,他抓着蹇宾的手,关切的说:“饼饼,十九岁耶,你知道城里的人,十九岁还在读书,十九岁真的不大,你现在跟我出去还来得及,我把我学会的都教给你,保证你赚钱。”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