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狗娃的春天(二十八)

(二十八)


  快过年了,村子里出去找活儿干的人回家过年。

  这两年突然兴起了出去到城里去打工,尤其是年轻人,有些过年都不回来,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习惯回老家过年的。

  蹇宾忙着贴对联呢,突然听到不远处好大的炮声,蹇宾放下对联就出去到处张望,这才看到对面那家常年不开门的屋子,门打开了,就是那儿在放炮。

  齐之侃也走出来看,蹇宾忙问:“那家是谁啊?放好大的炮!”

  齐之侃说:“那家姓若,叫若木华,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师,后来也出去了,这都好几年没回来了,今年还回来过年了,肯定是挣到钱了。”

  蹇宾撇撇嘴,“是吧。”

  第二天,若木华在二愣子家买了一头猪,准备杀年猪,要宴请村里的人,让村里的乡亲们跟着热闹热闹。

  蹇宾垫着一个板凳,隔着围墙看他们赶猪,蹇宾其实有点怕猪,他总觉得猪很可怕,所以当村民都围着看的时候,他只敢隔着围墙看。

  他看得正起劲儿的时候,一个年轻小伙子抬头看见了蹇宾,于是走上前,隔着围墙问:“你就是狗娃娶的男媳妇儿?”

  蹇宾看着他,没说话,没想到那头猪突然冲出了人群,从蹇宾的视线里就感觉猪直直的往自己的方向冲,蹇宾吓一跳,一下子从板凳上摔了下来。

  “哎哟!”

  那个小伙子赶紧绕过围墙,来到正门,跑进来,扶起蹇宾,“你没事儿吧?摔疼了吗?”

  蹇宾甩开了小伙子的手,揉着自己的手肘,“你是谁啊?我没见过你。”

  小伙子理了理衣服,咳嗽两声,开始自我介绍:“我叫东子,就是你对面那家的,我两年前跟我爸到城里去打工了,今年过年才回来的。”

  蹇宾想起昨天齐之侃给自己说对面那家叫若木华,看来就是一家的,蹇宾抿着嘴,“哦,过年好!”

  小伙子到城里混了两年,见得多些,但是也没见过像蹇宾这么好看的人,他笑着说:“我听他们说了,你叫饼饼,差不多我走的时候你嫁给狗娃的,今天看见,你长得真好看。”

  蹇宾被夸,心里美滋滋的,招呼着:“你进屋坐吧,我给你倒水喝。”

  小伙子拒绝了,“不了,我还要跟着把猪赶回去,一会儿就杀猪了,晚上一起到我家吃饭吧。”

  蹇宾点点头,“好!”

  蹇宾一直看着猪被赶到对面,好多人帮着杀猪,尽管隔这么远,杀猪声他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又好奇,一直盯着。

  齐之侃背着草回来,对蹇宾说:“老婆,一会儿我要去帮若家忙,你要跟我一起去呢,还是晚饭的时候再过去?”

  蹇宾看了看对面,说:“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还没看到过杀猪呢。”

  齐之侃收拾了一下,就带着蹇宾过去了,他们到的时候,猪已经杀好了,开始分割猪肉。

  一些人开始搭建做饭的台子,一些人分割猪肉,一些人做其他的,大家人多,干事儿倒是麻利。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