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变小魔咒(第一话)

  大概就是王上莫名其妙等比例变小了,然后每天会长一截儿,最后长到正常身形就恢复了的故事。

第一话  王上变成了两寸小人儿


  齐之侃匆匆的赶往咸池宫,刚到宫门口,内侍们就团在齐之侃的面前,七嘴八舌的说了事情的始末。

  “好了,大家再去别处找找,务必要找到王上。”

  内侍们听吩咐只好又出去找人了,可是他们都知道,哪儿哪儿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王上。

  齐之侃进来,听内侍说王上吃了中饭就午睡了,内侍一直守在门口,也就一个时辰的工夫,内侍进去唤王上的时候,竟然发现王上凭空消失了,这一下子把咸池宫都急翻了,才急急的让人去请上将军的。

  环视了四周,确实没看到人,齐之侃仔细查看屋子,若是有人掳走了王上,必然会留下什么痕迹,当齐之侃弯下腰查看床边的时候,他发现有什么东西拽自己的袖子,然后他一抬头,就看到了……

  王上……的……

  小人儿……

  齐之侃瞪大了双眼,嘴巴保持着微张,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猜想。

  大胆猜想一:是谁把泥塑小人做得这么像王上的?

  大胆猜想二:难道是王上的孩子?

  大胆猜想三:国师搞的鬼神小把戏?

  大胆猜想四:高傲端持的王上居然喜欢人偶玩具?

  大胆猜想五:王上……

  “齐之侃!你不识得本王了?!”

  小小的声音打断了齐之侃的猜想,他左右看了看,确实屋子里没人,确定声音是从这个小人身上发出来的,他再次石化了:小人儿还会说话?

  只见王上小人儿背着手立在那儿,恩,太小了,神态都看不清楚,齐之侃蹲下来,与小人儿对视。

  看着齐之侃,蹇宾其实才稍微镇定一点,鬼知道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枕头变成了一个巨型软垫是多么的惊慌,他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接受自己变成了一个小人儿,而不是自己宫殿里的东西变大了。

  齐之侃迟疑的唤了声:“王上?”

  蹇宾抿着嘴,不安的说:“小齐,我变小了,怎么办啊?这是什么鬼把戏啊,我为什么会变小啊?”

  齐之侃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看跟自己等身的手指戳到自己面前,到蹇宾下意识的后退,他才不要被巨型手指摸呢,结果一退被被子绊住,坐倒在被子上。

  齐之侃收回手指,迟疑的问:“你真的是王上?”

  蹇宾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好笑的说:“不然呢?你当真以为本王会凭空消失吗?”

  不会凭空消失,但是会凭空变小,齐之侃这么想着,还是不相信,他想了想,问:“那王上还记得我们初次相遇在竹屋里遇到日食,王上对末将说的话吗?”

  蹇宾知道齐之侃是在考验自己,不过他不生气,自己都无法消化自己变小的事实,何况是唯物主义的齐之侃,他仰着头,说:“有你在,我不怕。”

  一字不差,齐之侃确定是面前的小人儿是蹇宾,其实也是给蹇宾安慰,蹇宾也确实被安慰到了。

  有你在,我不怕。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

  蹇宾之所以躲着内侍,就是为了等齐之侃,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唯一想到的就是齐之侃,他这样不可以给别人看到,但是齐之侃是例外,因为齐之侃是他最信任的人。

  蹇宾觉得这样跟人说话好累,头都伸累了,他发现自己变小了就躲在枕头下,那些内侍都是蠢蛋,掀被子掀了几遍就是没动枕头,而且他也不敢离开床,这床对现在的他来说太高了,他下不去,他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摔下去会不会被摔个七八块,所以他只好不安的等着齐之侃的到来。

  齐之侃伸出手,蹇宾就爬到齐之侃的手掌上,齐之侃把蹇宾“拿”到桌子上,然后蹲在地上,这样蹇宾就不用抬头看着齐之侃了。

  蹇宾问:“小齐,我知道你不信鬼神之类的,但是本王现在变成这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本王想找国师来看看。”

  齐之侃一听国师就不甚赞同,“王上,国师也不过是会卜测天气而已,末将觉得不可找国师,一旦被国师等人知道王上变小了,后果不敢想象。”

  其实蹇宾又何尝不知道呢,可是这是什么事儿啊,这个样子他还怎么活啊,而且也不知道缘由,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或者说能不能恢复。

  两人讨论了半天决定先暂时不告知朝堂的任何人,想看看情况,然后再做打算。

  这么商量好了之后,蹇宾这才正视了自己的情况,以自己的世界来说,自己当然是最正常的,然而对面的齐之侃就真的好大啊,蹇宾气闷!

  齐之侃也打量着这样的蹇宾,真的好小啊,齐之侃脸上不敢怠慢轻笑,仍然是正直的模样,其实内心的弹幕在飞速弹出:

  这样的王上好可爱啊!

  天啊,怎么办,太可爱了!

  好想戳一戳!

  不知道手感怎么样?

  为什么衣服也跟着变小了?

  这么小,他身上东西齐全吗?

  他要怎么吃饭呢?

  好像一只小宠物哦!

  当内侍焦急忙慌的进来的时候,齐之侃已经淡定的站在殿中。

  “将军,还是没有找到王上。”

  齐之侃说:“不用找了,我已经知道王上的去向了,王上出宫休养,过段时间就会回来,你们不要张扬,谁要是敢张扬出去,本将军定会要他好看!”

  内侍们都跪下来表示明白了,齐之侃很满意,然后大步出去了。

  出了宫门,蹇宾就从齐之侃的衣领上探出个头,他快要被闷死了。齐之侃看到蹇宾探出头,低下头对蹇宾说:“王上,再忍一下,马上就回到将军府了。”

  蹇宾撇撇嘴,又缩进齐之侃的衣领中,齐之侃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将军府。

  回到将军府,齐之侃将马丢给下人,自己几步跨回内屋,胸口没动静,齐之侃试着唤了声:“王上?”

  还是没有响动,齐之侃伸手在自己衣领里探了探,没有摸到人,赶紧解了腰带,脱了衣服,没想到蹇宾就直溜溜的从衣服上滚下去了,听到“啊”的一声惊呼,齐之侃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捞,蹇宾终于落到齐之侃的手掌之中才免于被摔死的可能。

  蹇宾在齐之侃的衣服里睡着了,滚到了齐之侃的腰上,所以齐之侃在衣领上摸的时候才没摸到他,刚好解了腰带就掉下去了。 

  蹇宾被这么一摔,脑袋荡得晕晕呼呼的,齐之侃将蹇宾放在桌子上,蹇宾本想保持形象的站着,可是他真是累死了。

  “小齐,本王累了,本王要休息。”

  齐之侃蹲下来,说:“是,末将这就去准备。”

  齐之侃想的是:要去弄一个小床,然后裁剪一套小被子,还有小椅子小桌子,反正就是啥都要小的。

  看着齐之侃起身就要离开,蹇宾喊住了齐之侃,“小齐,你要去哪里?”他不要一个人待着,这张桌子就是一个牢笼,他想下去都下不去!

  “末将去弄小床之类的,给王上休息。”

  蹇宾摇摇头,“不要了,做这些这么麻烦,我去你床上就是了,你不会介意吧?”

  齐之侃当然不介意,又回去伸出手,可是蹇宾没有动,齐之侃问:“王上不上来吗?”

  蹇宾别别扭扭的说:“本王想洗澡。”

  齐之侃点点头,想说这洗澡怎么洗啊?他瞥见桌子上的茶杯,再打量了一下王上的身量,于是让人去准备水,把茶杯茶壶都清洗赶紧,烧了一壶干净的水。

  当一杯水放在桌子上的时候,蹇宾真是觉得尴尬,这是什么鬼啦?叹了口气,蹇宾还是脱了衣服,齐之侃一瞬不瞬的盯着蹇宾,看到蹇宾脱衣服,有点尴尬的低头看着地板,但是他又不敢离开,怕蹇宾一不小心就淹死在了茶杯里。

  一想到王上可能会淹死在茶杯里……咳咳……齐之侃快要憋不住了!

  可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衣服,谁告诉他,他该穿什么啊??

  齐之侃只有将自己身上雪白的内衬撕下一块,叠了叠放在桌子上,蹇宾很想吐槽,你好歹也弄一块没穿过的白布啊,想着也算了,洗了澡麻溜的翻出茶杯,裹着那块白布就去拉齐之侃的袖子。

  齐之侃吩咐人烧水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准备了饭食,然后让人准备了肉粥和小点心。

  看着饭粒都变得巨大的蹇宾,有点无奈的伸手撑着脸,最后还是齐之侃专门用刀做了一个小小的木勺子,用小酒杯给蹇宾盛了一碗肉粥,蹇宾喝了两口就饱了,最后抱着一颗杏仁啃。

  齐之侃全程观摩了蹇宾这个吃相,在蹇宾看不到的地方脸都笑眯了,内心一直在飘着好可爱的弹幕。

  晚上睡觉,齐之侃给蹇宾做了一个小枕头,还有一床小被子,就在齐之侃的旁边枕头上。

  变小的蹇宾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王上模样,但是齐之侃知道他内心的惊恐不安,比如一直都不让齐之侃离开他的视线,齐之侃去哪儿也都要带着他,他很小,要么缩在齐之侃的袖子里,要么躲在齐之侃的衣领下,下人都没发现,睡觉的时候他也要和齐之侃一起睡,齐之侃自然是乐得不行。

评论(2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