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相识一场,如梦一场(下)

  从那天晚上起,易柏辰就开始在客厅睡,直到易柏辰离开的那天,他们才再次坐下来说话。

  马振桓下班之后回来,就看到三个大大的行李箱,而易柏辰坐在沙发上。

  “我要走了,凌晨的飞机。”

  马振桓木然的放下东西,倒了一杯水,就站在饭桌旁,两人背对着,马振桓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你还会回来吗?”

  易柏辰说:“马马,对不起,以前对你说的话,我没能做到,你怪我也好,恨我也好……我知道你放不下他,他快出狱了,你去找他吧。”

  马振桓紧紧的握住杯子,像是要把水杯捏碎,这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要离开,却好像是最委屈的,他苦笑一声,“你既然要离开,我找不找谁都与你无关了。”

  他们都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爱情不是他们的唯一,但是他们却渴望爱情,可是爱如果变成了负担,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走下去,他们都爱累了。

  最后,易柏辰还是走了,把他们同居了四年的记忆全部带走了,马振桓甚至不用刻意收拾都看不出这里曾经还有一人存在过。

  易柏辰其实为了收拾干净自己的东西费了很大的心思,他不想让自己成为马振桓和陈向熙的矛盾,就像他和马振桓一样,他只是希望马振桓好好的,他希望马振桓得到幸福,如果他的幸福只能是陈向熙给予的,那么,他就退出,趁陈向熙还没回来之前,自己彻底的消失。

  易柏辰其实也累了,他刻意的学陈向熙,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他以为他的爱可以冲破一切阻碍,可是最后发现,这个阻碍好像就是自己,所以他选择离开,成全马振桓和陈向熙。

  两人都不知道,那一晚,他们都哭了很久,可是他们都看不到对方的泪水。如果他们可以回到最初的那样,不再强装坚强,或许他们还能挽回对方。

  半年后,马振桓去监狱接陈向熙出狱,可是去的时候才被告知,因为表现好,陈向熙一年前就已经出狱了,这个消息让马振桓楞在那里许久。

  在易柏辰离开的半年里,马振桓竟然一次也没有想起来看过陈向熙,他望着天空苦笑:他们这一年的挣扎究竟算什么。

  几经联系,马振桓终于见到了陈向熙,他做着送外卖的工作,本来马振桓想约他去外面坐坐,但是陈向熙拒绝了,他们就在路边叙了旧。

  “我一年前出狱后去找过你,你知道你在电视台工作,我很容易就找到了你,我没有想做什么,只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看样子还不错,我看到你男朋友来接你下班,你们,恩,很亲密,我不想去打扰你们,害怕给你造成困扰,后来又去找过你几次,但是,呵呵,不凑巧,每次都是你男朋友来接你下班,我始终没有机会,后来也就算了。”

  马振桓笑笑,是啊,一年前,他们还是那么相爱。

  “你现在过得好吗?”

  陈向熙摊摊手,笑着说:“就这样吧,你知道,我坐过牢,还是经济犯,没有哪家企业会用我,所以我只能做不用档案的工作,比如送外卖。”

  马振桓说:“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看这些的,你送外卖是屈才了,你能力那么强,不要泄气,我可以帮你留意一下工作。”

  陈向熙偏头看他,笑着说:“你看不起送外卖的?也是,你现在可是出名的主播,肯定看不上这个。”

  马振桓有些生气,“陈向熙!你非要这么说话吗?”

  陈向熙不想再看马振桓,双手插在裤兜里看向别处,“好了,就这样吧,我也要去继续送外卖了,我们再见吧。”

  马振桓心中凄然,有种闷闷的感觉,望着陈向熙的背影,竟是留下了眼泪。

  陈向熙也红了眼眶,八年前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他的人生都完了,所以他跟马振桓分手,把他推开,在狱中也不见他,他不想给马振桓任何机会,他不能给马振桓幸福了,可是出狱之后,他还是想看看马振桓过得好不好,当他在电视台门口堵了几次,都看到一个男人接马振桓下班,他们是那么亲密,他知道,自己不该再出现在马振桓的面前了,所以他不再去见马振桓。

  可是,心,还是爱着的。

  陈向熙狠狠的踢了一下路边的栏杆,猛然转过身,冲到马振桓的面前,狠狠的拥抱了马振桓。

  “答应我,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拥抱了好久之后,陈向熙才放开他,伸手擦着他的脸,“别哭了,就这样就很好,我也很好,你也很好,就这样吧,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再见!”

  而这离别的拥抱恰好被街道对面的易柏辰看到,他终是放心不下马振桓,在长沙忙着新业务开拓了半年,这才终于有点时间休息,他直接坐飞机回到上海,而在路上就直接看到了这一幕,易柏辰沉默了良久,然后直接叫司机又开往机场,已经没有必要了。

  两年后,易柏辰回到上海,因为工作关系刚好收到电视台节目组的邀约,而一同受邀的人就是他现在正在交往的对象,两人在工作中认识,刚好比较聊得来就在一起了。

  直到来到电视台,易柏辰才知道他们要上的节目的主持人是马振桓。

  这一期节目是关于环保问题,那人是新能源投资人,和易柏辰这个经济记者一起上节目关于环保问题的探讨。

  节目是直播的,大家提前做好核对沟通,易柏辰看到马振桓很大方的打了招呼,并介绍了身边的人。

  马振桓看到易柏辰给那人倒水,他们看稿子低头说着什么,然后两人都笑出来,那人带着眼镜,看起来很儒雅,两人都穿着正式的灰色西装,看起来就像是情侣装一样。可是在马振桓别开眼神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那个人抬眼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敌意,马振桓想确认一下,可是他们又低头看稿子了。

  这期节目很顺利,除了马振桓、易柏辰和那个投资人,还有一个环保评论专家,四个人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场发表言论,氛围很好。

  下了节目,马振桓作为节目的主持人,主动向易柏辰表示感谢。

  “易恩,晚上有安排吗?一起吃个饭吧。”

  易柏辰刚要说话,刚才还在角落打电话的人立马走过来对易柏辰笑着说:“餐厅定好了,他们已经在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易柏辰笑着回答:“好。”然后对马振桓耸肩摊手表示:“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已经定好了,谢谢你的好意。”

  马振桓看着他们离开,在门口拐角处,他清楚的看到那人悄悄的拉了易柏辰的手,两人一同消失在走廊里。

  马振桓看着因为刚才的紧张而被自己捏皱的纸杯微微出神,然后走到角落,将纸杯丢到垃圾桶里,他站在这里,回想起了他和易恩相识的画面,已经七年了,可是他们已经不再是七年前的他们了。

  他和易柏辰相识一场,却如梦一场,不管多真实,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评论(3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