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IE】相识一场,如梦一场(中)

  他是怎么被马振桓吸引的呢?或许是那人身上的气质吧,易柏辰觉得他特别好,长得特别好看,温柔,和善,在自己采访不顺的时候给予自己鼓励,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在初入职场的易柏辰心里留下了温暖的感觉。

  两人更熟之后,他才知道,马振桓有个同性恋人,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正是马振桓去监狱见那人的时候,马振桓没有隐瞒,他告诉自己,他和恋人是大学同学,他们在一起四年,那人是他的初恋,也是认定的一辈子。

  那个时候的易柏辰就有点吃味了,一辈子吗?可是对方都不见你啊,易柏辰这么想的,也就这么说出来了。那个时候的马振桓明显有点受伤,那人因为经济犯罪,被判刑8年,他们相遇的时候,那人已经在牢里待了2年了,每年马振桓都去看那人,那人都没有见马振桓。

  易柏辰觉得他喜欢上了马振桓,两人相处多了,马振桓也从沉郁中走出来,很自然的,两人就在一起了,而交往到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四年了,也同居了四年。

  四年,又是四年,与马振桓和那人在一起的时间一样长。

  刚开始,马振桓总把易柏辰当小孩子看,毕竟易柏辰小他四岁,易柏辰的开朗就像一束阳光,照进了马振桓的心里,刚开始,他不去想太多,只是觉得两人在一起开心就好。

  慢慢的,易柏辰阅历越来越丰富,他真正的成长起来,在社会上站稳了脚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马振桓想要照顾的人变成了照顾自己的人,马振桓开始有些迷茫。

  易柏辰这样的成长太像那人了,他一直忽视的问题慢慢的开始显现出来,易柏辰越是这样,他越会想起那人,甚至可笑的,他开始怀疑他的感情,他爱的究竟是谁?

  不可否认,陈向熙伤了自己的心,自从陈向熙入狱,陈向熙就跟自己说分手,他的不见不解释的态度让马振桓伤透了心,但是他们在一起四年,马振桓喜欢他,他愿意等,八年的时间,他也愿意等,但是那人却叫他不要等他了。

  马振桓以为,陈向熙会是自己的一辈子,可是感情经不起时间的阻隔,两年了,他每次去探监,陈向熙都不见自己,让他的心慢慢的凉了,而这个时候易柏辰出现了,那么朝气,那么开朗,那个时候马振桓甚至不想一个人待着,他喜欢和那个刚出社会的男孩待在一起,虽然看起来是易柏辰需要自己的帮助,自己确实也给他引了很多路,让他的采访更顺利,但是其实他知道,是他需要对方的陪伴。

  所以,当易柏辰满心欢喜的对自己说喜欢的时候,马振桓很轻松的就答应了,两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在这之前,马振桓跟易柏辰说过他的恋情,可是易柏辰笑着对他说,这不是问题,他相信他会让他幸福。

  让马振桓迷茫的是,易柏辰成长得太快,让他看到了陈向熙的影子。

  还有不到一年,陈向熙就出狱了,和易柏辰在一起的四年里,马振桓每年都会去看陈向熙一次,但是结果都是被拒绝的。

  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马振桓回到家里,依旧是清清冷冷的,马振桓有点害怕,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易柏辰不再对自己撒娇,也不再在自己面前絮絮叨叨,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再跟自己说,有什么决定也不再跟自己商量,比如他要去新区一样,今天早上听到的时候,马振桓真的不敢相信。

  马振桓不想做饭了,直接叫了外卖,反正易柏辰也不会回来吃。

  易柏辰回来的时候也是差不多晚上11点的样子,他有点生怯,甚至插了几次才把钥匙插进去,他怕面对马振桓,他怕一打开门,马振桓就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

  打开门,客厅没有人,易柏辰不自觉的呼了一口气,他希望马振桓已经睡着了,那样他就不用面对了。

  他轻手轻脚的走进来,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卧室的灯开着,但是那人已经缩在床上睡着了,那人把自己缩成一团,明明一米八几的个子,却能缩成这么小小的一团,易柏辰不自觉的弯了嘴唇,他爱这个男人,用尽一切去爱,爱到忘记自己。他走上前,发现马振桓怀里抱着个日历,易柏辰伸手去把日历抽出来,然后他看到日历被翻到的月份,还有特别标注,易柏辰觉得浑身都冷了:他在等陈向熙出狱!

  易柏辰用力的捏着日历,然后将日历翻到今天的日期放在柜台上,随手拉开被子给马振桓盖上就出去了。

  等易柏辰洗好了澡之后进到卧室才看到马振桓已经醒了,正坐在床头看着自己。

  “我把你吵醒了?”

  马振桓说:“不是。”

  易柏辰有点不知所措,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马振桓觉得好笑,拉开被子,“你上来啊,站在那里干嘛。”

  易柏辰依旧没有动,开口说:“公司要拓展业务,要开一个新区,因为我没有结婚,所以就派我过去主持,最近我这边的工作都在忙着收尾,也要做交接,所以忙了些。”

  马振桓盯着易柏辰问:“在哪儿?”

  “长沙。”

  马振桓低下头,双手交握着,低低的说:“我记得你们公司有人是长沙的,为什么派你去呢?”

  易柏辰心虚的望向别处,其实是他要求去长沙的。

  得不到回答的马振桓抬头看着易柏辰,“要去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一直?”

  易柏辰盯着地板说:“看情况,要是长沙的团队稳定下来了,我也可以申请调回上海。”

  “你厌倦我了吗?”

  易柏辰听到这话,立马抬头睁大眼睛看着马振桓,他怎么可能厌倦他,他那么爱他,爱到心疼!他说:“怎么会……”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马振桓突然大吼的打断了易柏辰。

  面对突然发飙的马振桓,易柏辰反而笑了,“你在生气吗?”

  马振桓本来想听解释,没想到对方来了这么一句,他反而跟着笑了,“呵呵,我在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易柏辰,几个月了,你自己算算,我们这几个月来说过几句话?我们这样算什么?!”

  易柏辰偏头看了一眼柜台上的日历,他怅然的问:“马马,你爱我吗?”

  马振桓被突然这么问,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屋子陷入了沉默,易柏辰又问:“我和陈向熙,你更爱谁?”

  马振桓有点无措,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说到陈向熙呢?

  易柏辰看着马振桓绞着的手指,苦笑一声,“是我自大了,曾经我说,我会让你忘记陈向熙,但是现在看来,你根本忘不掉他。”

  马振桓不安的唤了一声:“易恩……”

  易柏辰走上去坐到床边,对着马振桓,他伸出手,握着马振桓的手,在手心里摩挲,“马马,我没有见过陈向熙,但是我却知道他是什么样子,因为你清楚的给我描述过,你跟我说他是你的初恋,是你的一辈子。”

  马振桓急切的反抓住易柏辰的手:“那是以前!我们没有交往以前!”

  易柏辰望着马振桓,脸色冷下来,他说:“那这半年来你在想什么?你以前老是说我幼稚,说我小孩子,我为了你,我改,我想让你知道,我会变得优秀,我会照顾人,我会好好的爱你,守护你,给你幸福,可是,你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马振桓,你告诉我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你在数日子!你在期待陈向熙出狱!你自己都不曾发现,你在我面前说过几次陈向熙将要出狱!”

  说到后面,易柏辰已经带着歇斯底里,连带着狠狠的抓着马振桓的手,抓得他生痛。

  “我……”刚想说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马振桓才发现,易柏辰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他无法反驳。

  马振桓以为易柏辰不介意的,因为他以前也经常给易柏辰说陈向熙的,他以为这没有什么,但是其实他自己都心虚,他究竟是仗着以前也会说的事情,现在仍然觉得没关系,还是其实这是他真实的内心?马振桓自己都不知道。他最近也正为这个而烦心着,原来真的是自己影响了易柏辰。

  马振桓无法狡辩,只是低着头,易柏辰放开了他,站起来说:“对不起,我想我们都需要静一静。”

  易柏辰在衣柜里拿了被子,想要在客厅里睡,马振桓有点害怕,他追上去,“那你呢?你在害怕,所以你就逃避吗?是谁更在意陈向熙呢?我本来都忘记了,是谁让我想起来的?是你!你在刻意学着陈向熙,你在学着陈向熙的模样对我,是你让我恍惚看到了陈向熙的影子,你在我身边,却又不是你,易柏辰,你变了你知不知道?”

  马振桓哭了,他像溺水者找不到浮木的惊慌,他口不择言,只想回击这个男人。

  易柏辰听到这话身形一顿,面对马振桓的斥责,他也无法反驳,这也是他内心最大的悲哀,他是在害怕,害怕他比不上那个在监狱里的陈向熙,他学着马振桓口中陈向熙的样子,他真的变了,变得不再是易柏辰了。

  这份爱,谁都在死命的抓住,可是谁都抓不住。

评论(3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