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五十五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记忆回来


  齐之侃的剑生生的停在了半空,听到此话,他收回了剑。齐之侃?他不是没听说过齐之侃,天璇曾经吃了败仗,就是天玑的齐之侃领兵,被称为不世将才,而齐之侃也战死在沙场,从此天玑再也没能恢复过来。

  “你说什么?”

  慕容离转过身,对齐之侃说:“我说,你是天玑的齐之侃!你不是缺了一部分记忆吗?那我告诉你,你缺的记忆就是齐之侃的记忆,你想不想听听这个故事?”

  实际上,不管齐之侃愿不愿意听,慕容离都要讲这个故事。

  “你在小时候随同裘鸿将军上了战场,攻打天玑,后来战乱之中,年纪尚小的你失踪了,不知怎的,失了记忆,流落天玑,后来遇到了当时的蹇宾,你在天玑长大,然后成为蹇宾的侍卫,蹇宾极其宠信你,最后封你为上将军,统领天玑大军,攻打天璇,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的时候,你因为背后的箭头形印记被认出是当年被认为是死了的裘振,陵光为了留住你这个将才,害怕你对天璇不忠,所以让人封了你齐之侃的记忆,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吧。”

  齐之侃心中震荡,自己确实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他们都告诉自己是在战争中失去的,他有过怀疑,但是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自己姐姐,相信陵光。

  “哼,你休想利用我失去记忆来编造故事!”

  慕容离摇摇头,“你当年极为效忠蹇宾,那你知不知道你效忠的蹇宾现在是什么处境?曾经我们一同去天枢祝过寿,在宴会中弹琴的人相比将军还记得吧,那人就是蹇宾,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呵呵,我倒是开始为蹇宾不值得了。”

  齐之侃退后几步,他不相信……是了,绝对是慕容离的诡计!

  慕容离继续说:“当年陵光找的是一个叫毕且的人封了你的记忆,而现在住在你府上的吴钺的腿,就是毕且所诊治的,你可以回去问问吴钺。”

  齐之侃快马加鞭的赶往将军府,他急切的想要证明慕容离是在说谎!

  本来齐之侃是在军营的,而突然出现在将军府,让下人奇怪,齐之侃制止了下人要去通报裘母的行动,说自己只是回来有点事情,不要惊动老夫人。

  齐之侃直接找到了吴钺,吴钺正在编书,他这几年在毕且那里学到了很多治病救人本领,准备把那些学问都记录下来,他已经想好了,即使不能为官,以后开一家医馆也是可以谋生的,在山上的日子倒是磨平了他的性子。

  齐之侃急冲冲的进来,陵雪也在旁边,她有些欣喜:“将军怎么回来了?”

  齐之侃不理会陵雪,直接对吴钺说:“吴钺,我有事问你!”

  吴钺被问得一愣,随即点点头,“将军请问。”

  齐之侃就问道:“给你治腿的人是不是叫毕且?”

  “是,怎么了?”

  “毕且是不是会一些歪门杂术,比如说能封人记忆?”

  吴钺点点头,“毕先生确实喜欢研究疑难杂症,我当年的腿也是他觉得有兴趣才给我医治的。”

  齐之侃脸色难看至极,逼近一步问:“那封人记忆呢?”

  面对齐之侃强大的压迫力以及要吞人的表情,吴钺有些局促,他说:“是,是,是……毕先生会……我也从毕先生那里学到一些……”

  齐之侃再问:“那毕且有没有跟你说过曾经封过别人的记忆?”

  吴钺点点头,“他说过,曾经受王上的请求,给一个人封过记忆,但是毕先生并不知道此人是谁。”

  齐之侃眉头紧锁,但是也不能证明什么,他又问:“那你会不会解封记忆?”

  吴钺有点无措,他说:“我,我学艺不精,还没到达毕先生的水平,我……”

  “你帮我解封试试。”齐之侃直接打断了吴钺的话,既然慕容离这么说,那肯定暗中查探过,他既然连吴钺和毕且都知道,此事不简单!那干脆让吴钺替自己解封试试,不管自己是不是被毕且封过记忆,自己确实失去了一段记忆,他想找回来。

  陵雪有些奇怪,“将军……”

  齐之侃看也没看陵雪,只对吴钺说:“现在就开始。”

  吴钺有些不敢,但是看着齐之侃冷厉的眼神也不敢拒绝,他只好试试。说实在的,他自己也想试试,当年学的时候,就觉得很是神奇,不管记忆是不是被封的,失去记忆也确实可以找回来,他想试试看。

  一切准备就绪,齐之侃直接躺到床上,看着吴钺给自己施针,长长的细针插在自己的头上……

  陵雪在外面很着急,吴钺好半天才出来,陵雪急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了?将军他还好吧?”

  吴钺表情凝重,“他现在在沉睡之中,一切要等醒过来才知道,雪儿你别急,就算不能解开记忆,也不会有其他事的。”

  两人都离开了,只剩下躺着的齐之侃,他进入了沉睡状态。

  “你是谁啊?”

  “我吗?我姓齐,叫齐之侃……”

  “你是谁?”

  “我是裘振。”

  “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

  “我是谁?”

  “蹇宾……”

  “……”

  “承君情谊,无以为报,唯肝脑涂地,以谢君情!”

  “你我之间,不必言辞承诺!”

  “阿蹇,我,齐之侃,喜欢你,这一辈子都会永远陪在阿蹇的身边,不离不弃!”

  “小齐,你要记住你今日说的话!若敢食言,我定不饶你!”

  “臣,心意如初!”

  齐之侃猛然醒来,不自觉的呢喃道:“心意如初……阿蹇……”

  慕容离坐在桌子旁边,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看到一直在梦魇中挣扎了半天的人陡然坐起来,他嘴角微微弯了弯,“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想起来了吗?”

  齐之侃抱着头下了床,头痛欲裂,心痛难耐,“慕容离……你……”

  他想起来了,他是齐之侃,他错了!!

  错得不可饶恕!!

  他怎么可以忘记了阿蹇!!

  “虽说你去天璇,但是天玑也是你的家,你在天玑长大,也承了天玑的许多情,你要切记,本王不管以后和天璇如何,你都不能出现在攻打天玑的阵营之中。”

  “我谨记!”

  我居然忘记了……

  我居然率兵攻打天玑……

  阿蹇……

  慕容离走到齐之侃身边,“看来是记起来了,但是我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得很。”

  齐之侃沉浸在自己无边的自责中,慕容离丝毫不理会齐之侃的伤痛,他继续说:“你不仅忘记了蹇宾,你还攻打天玑,让蹇宾难以为继,蹇宾被其兄蹇宏夺了王位,送往天枢为质,而孟秦对他可是上心得很,他……”

  “你住嘴!!!!”

  齐之侃刚刚恢复记忆,头晕目眩,大吼一声又不支的栽倒在地,他想要阻止慕容离侮辱蹇宾!

  慕容离笑笑,“这就受不了了?蹇宾在天枢是什么境遇,你在天枢的时候不是都看到了吗?而且据说蹇宾刺杀孟秦是在床上,呵呵,如若不是如此,蹇宾又怎么会有机会下手呢?”

  那些记忆正在泉涌般的涌进齐之侃的脑海里。

  “不,我不是蹇宾,我只是蔚泽君!”

  “你怎么会认识蔚泽君呢!你可是天璇的大将军啊!”

  齐之侃终是闭上眼睛,泪水划过脸庞。

  阿蹇……

  我负了你……

  我答应过你,一生一世陪在你身边……

  我食言了……

  齐之侃心脏剧痛,终于不能承受的倒在了地上。

  慕容离走上前,蹲在齐之侃的面前,“不愧是不世将才,吃了我的药还能坚持这么久,你就安心睡吧,天璇和天权的战争,就不用你插手了,我不过是惜才,且先留着你吧。”

  说罢,从暗处出来个人,是慕容离的暗卫庚辰,两人将齐之侃秘密带出了将军府。


评论(3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