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五十四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慕容出现


  天权大军终于还是败了,被逼退到泗水河以西,执明暴躁不安,毓骁和执明暂时结成联盟,也是心急如焚,于是修书毓埥,希望毓埥派兵支援。

  双方暂时休战,齐之侃也要重新整顿大军,但是王城来信,自己的母亲重病急招齐之侃回去。

  齐之侃看着信,想着暂时休战,就先回王城看望重病的母亲。他轻骑而返,倒是没花多少时间,不过三天就到了王城。

  来不及进宫禀告,直接先回了将军府,回到将军府,倒是让齐之侃惊讶了,他居然看到了吴钺。

  裘母确实病了,被气病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乖巧的儿媳居然跟一个陌生的男人深夜独处一室,在自己责难之中,那个男人居然说陵雪本来就是他的人?!裘母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齐之侃和陵雪点点头,然后先进去看裘母了,裘母躺在床上,丫鬟正在给裘母喂药。

  看到齐之侃进来,裘母屏退了丫鬟,齐之侃坐在床边关切的问道:“娘好点儿了吗?”

  裘母叹了一口气,“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齐之侃知道已经瞒不住了,将自己和陵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裘母都说了。

  裘母听了之后直叹气,她是大家闺秀出生,做不出那些大吼大叫的事情,而且眼前又是自己的儿子,她纵使想责难,也于心不忍。

  “你倒是骗了为娘这么久,这都三年了,难怪啊难怪!”裘母瞪着齐之侃,“你是好心,可是自己的终身大事,怎可这般儿戏?陵雪倒是乖巧,可惜心有所属,你虽然出于好心娶了她,就没想过为自己着想?好歹纳个妾啊!难道要一直这么耗着?”

  齐之侃低下头,知道此事是自己不对,但是他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他自己也不甚在意。

  裘母不想为难齐之侃,只说这事儿就算了,陵雪要走就让她走,以后找个说法,再给齐之侃配一门婚事就是,裘母倒也想得开。

  齐之侃出来,陵雪急忙上前,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了?娘还好吗?”

  陵雪一直叫裘母娘,也是真心感谢着裘母的,这被自己气出病来,心中十分难受。

  其实过去了这么久,整天对着齐之侃这样的男儿,她不是没有心动过,她也是个凡人,齐之侃这样的人,日日朝夕相对,她不过是一般的女子,也会心动。

  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是配不上齐之侃的,齐之侃值得更好的,现在吴钺突然回来,让她自己都没有心理准备,可是也正好了断自己的妄想。

  齐之侃对陵雪说:“没事儿,我跟娘说通了,娘不会为难你的。”

  陵雪有些难受,“是我对不起娘,对不起你……”

  吴钺上前揽过陵雪,“是我让你受苦了。”

  齐之侃这才看着吴钺,疑问道:“你的腿好了?”

  吴钺说:“我还要多谢将军,你让人带我去找的那个大夫,真是神医,我的腿完全好了,这才来找陵雪的。”

  齐之侃点点头,本想着陵雪可以和吴钺离开,去过自己的日子,但是陵雪不放心,裘母现在病倒了,而且天璇现在有难,齐之侃要出战,陵雪说要等战事结束才离开,好照顾裘母,齐之侃很是感谢,这自然是最好的。

   齐之侃没有多停留,去王宫和陵光禀明了战况之后,又前往王城军营,准备调拨一队人马,押送粮草,准备前往前线。

  最后一晚,齐之侃在军营里遇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人,他甚至不知道慕容离是怎么进来的,之前在天枢的时候见过此人两面,不过只是点头之交罢了,天璇此次战事也因他而起,而这人居然出现在自己的军营里?!

  齐之侃只是愣了一下,然后沉下脸拔剑对着慕容离,语气狠厉的说:“原来你没有失踪!你故意挑起天璇和天权的战事,目的何在?”

  慕容离毫不畏惧,甚至很自在的坐了下来,而齐之侃的剑又进了几分,慕容离伸手别开了齐之侃的剑,手上带着力道,虽不敌齐之侃,但也绝不是泛泛之辈,齐之侃以为此人不会武功,看来是自己看错了。

  “将军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齐之侃哼了一声,“现在战事已经拉开,你不会告诉我你只是在玩弄大家吧。”

  慕容离也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好整以暇的理了理头发,随便在桌子上拿出一个干净的杯子,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本是瑶光国的王子,当年天璇攻打瑶光的时候,我亲眼见证了火烧瑶光王宫的情形,我的亲人全部被烧死,只剩一个哥哥,也就是现在的瑶光侯君,你说这个理由够不够我算计天璇?”

  齐之侃皱了皱眉,心中有些动容,但是这并不是他关心的,慕容离的身世如何,与他无关!

  “你想复国?”

  慕容离说:“复国?也许吧,走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了,或许真的只是想天下大乱吧,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齐之侃心中一沉,问:“公孙钤是你害死的?”

  “是,公孙钤想要劝说执明放弃出兵,我必须得阻止。”

  齐之侃道:“可是公孙钤并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情,当年的瑶光之事,公孙钤甚至不在朝堂之列,公孙钤引你为知己,你竟下得去手?”

  慕容离终于有点表情了,他苦笑一声,“算是我对不起公孙吧,但是如果你站在我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呢?”

  齐之侃冷漠的撇过头,“我不是你,我不知道。”

  慕容离望着齐之侃,站了起来,“这是我的故事,你想不想听你的故事?”

  齐之侃皱着眉,眼神似刀的望着慕容离,“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离走了几步,摸着怀里的竹笛,“你知道你是谁吗?”

  齐之侃费解,不知道此人究竟想说什么,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刚要刺向慕容离,慕容离就开口了。

  “你是天璇的裘振不假,但是你同时也是天玑的齐之侃。”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