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

【齐蹇】乱世之王(第二百五十三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公孙殒命


  慕容离看着公孙钤说:“就如你看到的,我在这里,并没有失踪。”

  公孙不解,冷冷的问:“那你这么做有何目的?”

  慕容离笑了笑,“公孙兄已经猜到了吧,为何还要问?”

  “我想听你亲口说!”

  “我就是想让天权打过来,南宿一起加入最好,我就是想灭了天璇!”

  公孙怒极攻心,猛然拍着桌子,才发现自己心口刺痛,“你……刚才的茶……”

  “有毒。”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这么做?”

  “我是谁?我是慕容离,瑶光旧人!”

  公孙终于明白了,他捂着胸口,“原来是瑶光国的人,你是瑶光王族之人?”

  慕容离面无表情的看着公孙,“是,我是瑶光王子,一个不为人知的瑶光王子。”他冷眼看着公孙嘴角溢出了乌黑的血迹,“公孙兄,你是个君子,我慕容离真心佩服你,只是错就错在你是天璇的人,你站在陵光的身后,而我最恨的就是陵光,所以,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承蒙你的信任,欠你的,我来世再还吧。”

  公孙的意识越来越淡,他伸出手,“不要……”不要什么,他已经无力再说出口了,他无力的倒在茶桌上,还剩最后一点意识想到了陵光,慕容离肯定不会放过陵光,他已经不能再帮陵光了。

  “王上……”

  公孙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慕容离弯腰拿起一杯酒,将酒洒在公孙的面前,最后看了一眼公孙钤,丢了酒杯,然后毅然的离开了。

  接下来就是齐之侃了!

  陵光召见齐之侃商量应对天权和南宿之策,没说两句,就有人来报:“王上,王上,不好了,不好了!”

  齐之侃退到一边,陵光皱了皱眉,“什么事不好了,是天权直接打进来了?”

  侍卫跪下来,痛心的说:“公孙副相,被发现死在了家中!”

  陵光晃了晃,后退几步,齐之侃眼疾手快的扶住陵光,也是心中骇然。

  陵光推开齐之侃,“你说什么?公孙副相……死了?”

  侍卫点点头,“是……”

  陵光觉得上天一定是在跟他开玩笑,直接晕倒在地。

  等他醒来,裘月在床边,“王上,您终于醒了。”

  陵光猛然下床,裘月拉住陵光,“王上,您刚刚醒来,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陵光推开裘月,“不不不,我要去看公孙,我要去看他,他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下午,陵光终于赶到了公孙的府上,下人们都在烧纸祭拜,正中间赫然是公孙钤的棺材,陵光一步步的走近,当他扶着棺材的时候,眼泪哗的就掉下来,他将头伏在棺材上,内心悲痛欲绝,隐隐的发出呜咽,令下人看了也不忍。

  最后,公孙在陵光的亲自操持下,葬在了公孙一族的陵园中,陵光一个人在公孙的墓前站了很久,最后终于不支的晕倒在墓前,被内侍侍卫带走了。

  而一直隐身在草丛后面的仲堃仪看到陵光走了之后,这才现身出来,手里拿着酒,走到公孙的墓前,神色哀痛。他蹲坐在墓前,倒了两杯酒,一杯洒在了公孙的墓前,端起另一杯仰头喝尽。

  “公孙兄,承蒙你的不弃,真心与我结交,我仲堃仪能结交到你这样的朋友,荣幸之至。”他仰头看了看天,苦笑道:“可惜你我都被慕容离算计,慕容离先是害死吾王,谋算天枢,现在又将你害死,慕容离啊慕容离,你可真是心肠歹毒啊,我仲堃仪发誓,一定要让慕容离尝到失去的滋味!”

  越说到最后,仲堃仪越是咬牙切齿,最后捏碎了酒杯!

  公孙钤死了,天璇陷在危险之中,不过还有个齐之侃,这是陵光最锋利的武器,他心中已然想通,这一切都是慕容离的诡计,公孙钤也是被慕容离害死的,他不会畏惧,一定要阻击天权,阻击南宿!

  齐之侃已经开始调拨军队,带领20万军队即刻前往泗水,这是天权的必经之路。

  刚刚到了泗水,齐之侃就开始布置各个军队的位置,这里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地势,两军作战,必定是要正面开战的,而且是将士的对决。

  齐之侃看了看地图,天权要攻进来,必然会渡过泗水河,而据他所知,天权并不擅长水战,于是在泗水河布下重防,天权想要攻过来,也要看看自己答不答应!

  果然不出所料,天权的军队在通过泗水河中受到齐之侃的重击,天权军队根本过不了泗水河。

  双方在经历了十天的对峙,本来无计可施的天权军队,在南宿军队的支援下,开始通过泗水,这南宿军队看来是特意做过水战训练的。

  不过齐之侃不急,还有重头戏在后面等着天权呢!在天权通过泗水河之后,双方终于在泗水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齐之侃手下20万军队,对抗敌方25万军队,齐之侃命军队按照自己之前的操练,军队组成善变方阵,灵活进攻,同时在两侧以重弩攻击,后方间隙是骑兵。

  双方正面开战,齐之侃不急不忙的指挥作战,天权出动轻箭,齐之侃指挥方阵用盾抵挡,方阵中人手一盾,这装备实在是厚实,而天璇的方阵毫不畏惧,边扛着盾,边前进,两方逼近之后,齐之侃指挥骑兵急速上前,方阵瞬间变换位置,让出一条通道,骑兵瞬间至上,打了天权一个措手不及,天权的方阵被扰乱,此时天璇的将士呐喊着冲上去,和敌方杀成一片,瞬间厮杀震天,擂鼓激荡,齐之侃站在高位上,面无表情的指挥着自己的大军。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有人倒下有人追击,让他突然想起了曾经在天枢王宫遇到的那个弹琴之人,那人琴音正适合现在的场面。

  双方在泗水交战了几天,天权已经出现败势,连善战的南宿军队都有点不支,这个齐之侃果然是领兵奇才。

  执明坐镇大军之内,已经开始焦躁不安,这一仗打了这么久,不知道阿离怎么样了。


评论(16)

热度(29)